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33章 恶魔的“出演”
    倘若这一假设能够成立,那么我们就有机会进一步锁定凶手的藏身处。

    要知道,h市的面积较为宽广,呈自东向西扁平向分布,又因为周围绵延的山脉与江河,使得当地气候一直不太稳定。

    根据风向不同,h市不同区域降雨时间也不尽相同。尤其现在处于梅雨季节,经常会有过路雨发生。

    也就是说,只要比对受害者死亡时间,以及同时间内h市的降雨分布,便不难划定出受害者死亡区域。根据三处区域,圈出大致范围,调查组也因此确定了凶手主要在h市中西部活动。

    这之后,张成龙再将程雯雯住处与另外三起凶案发生地点连接在一起,着重调查连接区域道路上的监控设备,并积极寻求目击证人。

    调查工作看似在有条不紊的进展的,但随着时间流逝,却始终未能取得突破。

    而凶手自从寄出了程雯雯的手指后,似乎也变得低调了许多,没有再对调查组做出进一步挑衅行为。

    除了程师傅,市局上下每个人也都担心着程雯雯的性命安全。没有人希望那个小女孩出事,张成龙更是每天祈祷,希望这一切只是一场乌龙,程雯雯因为一时负气离家出走,等气消了,也就回来了。

    而我依旧对叶循放心不下。

    那次争吵过后,我和张成龙之间也出现了隔阂。虽然我俩依旧在为破获凶案努力,但配合起来却总有些别扭。为了避免矛盾进一步激化,我也没再提叶循的事情了。但私下里,我还是有调查过那个男人。

    近段时间,叶循的生活几乎就是围绕着家和学校连轴转,没有出现什么太大的变动。也许,他就真的只是一个普通教师而已,我也对自己当初判断产生怀疑,并开始重新规划调查方向。

    一切都重归平静,但死者家属以及程老板却始终无法平静。他们是受害者,他们承受的痛苦是我们其他人无法感受,更是无法想象的。

    但,平静只是暴风雨降临的前奏,这样的时间持续了大概三天左右,直到第四天再次降下暴雨后,程雯雯的尸体最终被人发现,我们才知道,那个杀人的恶魔原来从未想过要停手。

    我永远记得那天的画面,小女孩冰冷的尸体躺在法医中心的解剖台上,残缺的右指以及身上遍布的淤青,鞭笞着在场每个人的神经。

    局面最终来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那个杀人的恶魔原来从没想过要停手。

    他只是在等待时机,等待一切沉寂之后,他要将恐怖引领至一个更高的高度。

    在征得程师傅的同意后,法医组同事们第一时间解剖了程雯雯的尸体,沉默像是病毒般在市局里扩散着,每个人脸上都写着不同程度的失落与绝望。

    第四起命案发生了,而我们依旧没能找出那个混.蛋。他究竟藏在何处?他究竟还要再杀害多少人才会停手?

    直到尸检结果出来后,这种沉默才被打破。

    法医在程雯雯的胃里发现了大量未消化的茶叶、纸屑、以及土块。被绑架的这段时间里,小女孩几乎没吃过任何可以算是食物的东西。

    我们无法想象凶手是怎么折磨虐待程雯雯的,但即便那混.蛋不动手杀她,以程雯雯的身体状态,要不了多久也会被活活饿死。

    我看着那一大滩粘稠状的茶叶,突然感觉后背冷汗直冒,像是被什么东西穿透身体。

    记忆画面潮水般涌上脑海,眼前出现的,是我当初与叶循交谈时的画面。

    大红袍、正山小种以及金骏眉,这几种从程雯雯胃部鉴定出的红茶种类,我当时在叶循的办公桌上也看见过。

    世界上没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巧合一再发生,就绝不是巧合那么简单了。我抓起配枪,近乎情绪失控的冲出市局,却被从身后冲上来的张成龙一把按在地上。

    “小孔...冷静,冷静。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知道他嫌疑很大,但一定要冷静。全市上下都看着,如果没有证据,咱们拿他没办法。”

    “冷静?冷静个屁,第四个了,真是那家伙干的,我会后悔一辈子的,我本来可以救她的啊!”

    “我知道,我马上找人把他控制起来,但单凭那个茶叶说明不了问题,我们一定要找出证据,知道吗?”

    张成龙派人连夜将叶循带进市局进行审问,带因为缺乏确凿证据,只能进行审问,而不能长时间拘留。

    当叶循“知道”程雯雯遇害的消息后,脸上的表情也是痛苦不已。但很快,他表示自己在案发期间有着不在场证据。

    当时叶循并不在h市,他的妻子和一名朋友可以为此证明。

    叶循的妻子,顾如芳,比他小了三岁。虽然已经三十五岁,可保养的很好,无论年轻还是现在都算是标准意义上的美人。顾如芳皮肤很白,脸上毫无血色,充斥着一种病态美。逼近夏季,可却依旧穿着长袖长裤,面对询问,也显得有些紧张。

    据顾如芳所说,案发时那两天正好是周末,她和自己丈夫带着孩子,跟随一个名叫曹斌的企业家去近郊度假。曹斌的儿子之前是叶循的学生,而曹斌之前是顾如芳的领导上司,这一来二去两家也比较熟悉,所以经常会一起相约度假旅游。

    按照顾如芳所言,张成龙也很快找来了曹斌进行审问,得出的证词与顾如芳所言相差不大。虽然证词细节都能对上,但曹斌在审讯的过程中,眼神闪烁,表现得也十分紧张。

    曹斌和顾如芳的异常表现,同叶循的坦然自若形成巨大反差。但他们的证词中却没有出现任何破绽,我们依旧拿他们没办法。

    “张队,我申请搜查叶循的住所。”

    “你疯了?我们没证据的。”

    “如果是他干的,他家里肯定会有线索。只要能在他家里找出程雯雯的dna,那家伙就完蛋了!”

    “报社记者都盯着,省厅特意嘱咐过要按规定办事,你让我怎么下命令?就算真能查出来,咱们调查组.....”

    “你没下过命令,我们也没聊过这事,是我一个人要去的。”我看着张成龙,一字一顿说道:“张队,四个人了....咱们得做点什么了。”

    张成龙直勾勾看着我,那一刻,他只是个单纯的警察,卸掉了其他所有的压力与包袱。

    片刻后,他甩给我一包烟,以及一串桑塔纳车钥匙。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