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一章:黄德磊婚事
    钱多多也和黄豆说了他在襄阳府的事情,和同窗的矛盾,他爹身体不好,他娘逼着他进步。而钱满满已经勇敢地伸出小手,抓住了黄豆的另一只手,正满心欢喜地看哥哥和黄豆姐姐说话。

    钱满满是个害羞的小姑娘,一点也没有大家闺秀的傲气,钱多多这次带她来就是让她多和黄豆接触,学一点黄豆身上的东西。

    如果黄豆知道钱多多的想法肯定想说,钱多多,你让你妹妹跟我学什么,学做个小泼妇吗?

    钱多多觉得,黄豆身上有一种别的女孩子没有的东西,他说不清楚,但是他希望妹妹也能有,哪怕只学个皮毛,也比现在小怂包强。

    钱家和黄家不一样,钱多多爹是个独子,被黄老汉背回来,就病了几年。好不容易娶妻,又过了几年才生下钱多多。

    钱家主母钱多多的娘是小户人家的女儿,爹是个童生,没多大出息。

    钱多多祖母为了钱家香火,钱多多的娘刚进门一年多久给钱多多爹纳了一个妾。是钱家祖母娘家的远房侄女,生了个女儿叫钱欢欢,和钱多多同龄,小一个月。

    钱家后院还有一个妾,是襄阳府巡抚手下师爷的亲妹子,生了个女儿叫钱喜喜,比钱满满大一岁。

    钱欢欢钱喜喜的出生就是为了和钱满满争宠的,她们不敢去惹钱多多这个独子大哥,但是她们敢去惹钱满满这个小妹。

    一行人欢欢喜喜来到黄老四家的小院,门前的梧桐树飘落了一地金色的叶子,踩在上面发出清脆的破裂声。

    一进院子,钱多多心里就咯噔一下,暗道一声不好,今天来得不是时候。

    黄三娘正站院子里发怒,脸上是白一阵,红一阵,看样子气得不轻。而黄四娘则坐在一边抹泪,一旁黄大娘正指着一个脸熟的妇人在骂,而黄二娘也站在灶房门口,脸上是愤愤不平的神情。

    钱多多觉得,自己今天出门肯定没看黄历,他来了黄豆家两次,两次都碰见突发事件。要是一般孩子,就没那么多想法,但是钱多多不一样,他是钱家重点培养的接班人。

    钱多多拉了钱满满一把,在大门外停住,又一扯了一把黄豆的衣袖,把提笔手里拎着的盒子拿过来递给黄豆:“黄豆,这是青娘做的点心,给你回去尝尝,我想起来和满满还要事,下次来找你玩。”

    说着,也不顾钱满满抗议,拖着她就走。黄豆拎着点心匣子有点微微不好意思,她家一直没那么多事的啊!怎么钱多多一来就碰见,难道犯冲?

    要不以后离钱多多远点?省得他一来家里就有事。

    黄豆看钱多多四人走远,拐过巷口看不见身影,才拉着黄梨进了院子。

    黄大娘已经中场休息了,正低头喝水呢,黄豆还在想这个有点面熟的妇人是谁,黄梨松开拉着她的手跑过去亲亲热热喊了一声:“大舅妈,我青青妹妹呢。”

    黄梨是黄家最小的女孩子,虽然有了两个弟弟,但是挡不住她有一颗向黄豆姐姐看齐的心。杜家大舅妈有个一岁多的闺女叫青青,可把黄梨稀罕坏了,觉得自己也做姐了,有了妹妹,小辫子都翘起来了。

    黄豆听黄梨喊才恍然大悟,这是黄梨大舅妈,她这个脑子真不好,不相干的人总是记不住。黄豆也走过去规规矩矩喊了一声:“大舅妈。”

    “嗳,小梨豆豆回来了,又长高了,更漂亮了。”黄梨大舅妈微微有点难堪,看见黄梨黄豆不由舒了一口气。

    “真不是我说话难听,没见过这么办事的,孩子还叫你一声大舅妈呢,你怎么能办这样的事。”大伯娘中场休息的有点短,看见杜家大舅妈这样又唠叨了起来。

    “大嫂,算了吧,也不能怨杜家嫂子,她也是好意。”黄三娘看见女儿回来,也不想当着孩子面多说,转身硬拉着黄大娘进了灶房。

    站在灶房门口的黄二娘看她们过来,也转身走了进去,妯娌三个开始收拾准备。

    “青青她姑,你还不知道我,嘴上是没个把门的,但是我这个人肯定没那么多坏心眼。这事只能说怪我,是我没问清楚。唉,我真想扇自己两耳光。”说着杜家舅妈就过去拉自己家小姑子黄四婶杜氏的手。

    “嫂子,你回去吧,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以后不要再提了。”说着站起来一抹眼泪进了厨房。

    杜家舅妈尴尬地站在院子里,看了看黄豆又摸了摸黄梨的头,头一低走了出去。她自己也觉得没脸见人,真是,这办得叫什么事。

    到了晚上,黄豆才知道怎么回事。

    黄四婶的嫂子在前几天给黄德磊说了一个媳妇,是她娘家的侄女,原本说的好好的事情。黄德明结婚,杜家舅妈还借着吃酒席的机会,把自己家侄女和自家嫂子带来了。

    确实是个体面好看的小姑娘,十五岁,个子不高不矮,一笑眉眼弯弯,是个清秀好看的姑娘。黄三娘很满意,又指着让黄德磊看了一眼,黄德磊也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是脸红了,就走了。

    黄三娘觉得,只是借亲戚走动相看一眼,也没走上日程,儿子要是满意就打听打听给定下来,毕竟是黄四婶的嫂子介绍的。又是杜家大舅妈的娘家侄女,肯定不会差。

    今天杜家大舅妈来,黄三娘满心欢喜,觉得大概自己儿媳妇这件事情是没跑了。结果,杜家舅妈来了,竟然说当初她家侄女想说得是黄家老叔黄宝贵,是自己说岔了,都怨她。

    这一巴掌给黄三娘扇得,结结实实的。黄大娘在一旁听得,立刻就发火了,感情你当我们一家是傻子呢,说的是侄子,看上的是小叔?

    自从黄豆把捡到的珍珠拿出来,给家里买了地建了房,黄老三两口子一句多余话都没说,黄家其余三兄弟和自己媳妇心里都是很感动的。

    要知道他们已经是分家的了,这么一大笔钱,黄老三家一点抱怨的话都没有,让他们反而觉得内疚了起来。

    至于黄宝贵,因为小,基本都是降档和侄儿们混一起去了,要感谢也是他爹妈感谢,他完全没感觉。

    今天杜大舅妈这一出,有脑子的都知道,她娘家是看上黄宝贵的房子了。五栋房可是兄弟五个的,进门就分家。

    如果嫁给黄德磊,不说黄德磊家的房子,那可是他爹妈的,他还有弟弟,黄老三夫妻还年轻,以后说不定还能生。

    嫁给黄宝贵就是自己拥有一栋独立房产,而嫁给黄德磊就是和其余兄弟共同分一栋房产。很明显嫁给黄宝贵比嫁给黄德磊划算啊!

    黄宝贵还是老儿子,以后黄老汉可是要跟大房过的。黄老汉这么大手笔,能不给最宠爱的老儿子留点后手。

    黄德磊却是黄老三家的大儿子,下面有兄弟,以后黄老三两口子也是要跟黄德磊这个大儿子过的。

    嫁给黄宝贵就是享福,进门分家过自己的小日子,还不用照顾老人。嫁给黄德磊就是忙碌命,要照顾下面弟弟妹妹,以后还要照顾老人。

    不管从哪一方面说,黄德磊都比黄宝贵差一大截子了。

    杜家大舅妈再遮掩,也挡不住黄家四个妯娌的聪明伶俐,脑子一转就想到了。这可把黄三娘给气得,她的儿子要长相有长相,要人品有人品,竟然被别人这么糟蹋,她实在忍不了这口气。

    可是对方不是别人,是黄四婶的亲大嫂子。家里房屋被冲,一大家子住到黄老四家来,黄四婶一句话都没说,挺着大肚子忙上忙下。对黄豆黄桃跟黄梨一样看待,在黄三娘心里,这个四妯娌不是妯娌是亲姐妹一样的感情。

    她就是再生气,她也不能当着黄四婶的面,打她娘家人的脸。

    这真是又憋气又窝火还不能发泄。

    黄桃是站在黄四娘角度看问题,也觉得气愤的很,而黄豆却觉得这不是什么事情,人家挑条件好的很正常,不过在叔侄俩中间挑就不那么体面了。

    再说,这不体面也只是对方不体面,关我们家什么事,我大哥那是会找不到媳妇的人吗?再过几年,必须是小姐姐们哭着喊着求着要嫁啊!

    黄豆按自己想法劝了黄三娘,结果没落好,被火冒三丈的黄三娘一顿骂,说她心眼子都偏了,跟老叔好就忘记了谁是她亲哥了。

    要不是黄老三拦着,估计黄豆能被她娘拿鞋底抽两下子。就连黄桃也觉得妹妹过分了,怎么能偏着老叔不偏着哥哥呢。

    老叔是亲老叔没错,但是总不能比亲哥哥更亲吧。

    可怜的黄豆被冤得无言以对,她很冤枉啊,她没偏心老叔啊!她只是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谈不拢就不谈,没什么好生气的。

    而已经很生气的黄三娘却觉得,这是被打脸了,而且还是那种被打的“啪啪”响,还得忍气吞声的那种。黄三娘一下气病了,估计是夜里睡觉左思右想没睡好折腾的受了凉,加上忧思过重,整个人就躺下了。

    <br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