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 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
    var cpro_id = "u1662291";

    var cpro_id = "u1749449";

    var cpro_id = "u1749455";

    边旭性格开朗,形象阳光,和他在一起,我就把他当成了一个小弟弟,完全没有任何压力,更不会往歪了想。

    边旭和我一样,酷爱运动,生活在这样一个压力繁重的城市里,有时候运动是缓解压力的一种最好方式,于是,我和边旭都用运动打发我们的业余时间,相同的爱好,让我们结成了忘年的异性好友。

    我有个在运动馆工作的朋友,通过她的关系,我们能租到比较便宜的网球和羽毛球场地,而这两项运动都是我和边旭酷爱的,大礼拜我们经常约到一起打网球或羽毛球,有时候是我们两人,有时候再找两个朋友,搞个混和双打。

    天气不好时,我们会去室里的几个室内游泳馆游泳,边旭的体力好极了,连续游个几千米没有问题,仰泳和自由泳姿势都很漂亮,我的速度虽然赶不上他,但在女人里面也算是很强的了,连续游个一千米对我来说没什么问题。

    我的业余时间就这样打发着,规避了那些令人乏味的相亲节目。

    实话说,相亲是对人的忍耐力和耐心的最大考验,两个大男大女别别扭扭地坐在一起,然后象例行公事一般我被人家盘问着:你是哪里人?毕竟于哪个大学呀?现在在哪里高就?对了,你结过一次婚是吧?为什么离了?离婚后孩子归谁了?

    这些基本问题掌握后,对方又开始拐弯抹角地打探我的经济情况:你现在的工作忙吗?我听说做策划的赚的不少啊!据说年薪从十几万到几十万不等,你现在能赚多少啊?对了,你自己有房子吧?

    诸如此类,千篇一律枯燥乏味的问题,几乎每见一个相亲对象,对方就会把这些问题盘问一遍,每当被他们盘问的时候,我都在心里想:这如果是在qq上聊天,我完全可以将这些问题设置为快捷回复,然后对方问一句,我就“腾”一下点一下已经设置好的快捷键,就省得我在这里浪费口舌一次又一次地向他们重复一样的问题了。

    这些问题问完后,对方又以审视的目光留意观察着我,这种目光估计是在心里进行盘算呢,将我的综合价值估计到一起,然后与他相过的其他女性进行比较,最后评出一二三等,再优中选优,决定和哪个或者哪几个继续发展。

    说实话,这种曲目真是太令人厌烦了,每到这个时候,我就感觉自己是一件商品,被人从货架上拎起来,与其他商品进行仔细比较,然后再决定将我们其中哪个最令他满意的给买回家。

    很多人的耐力和耐心都是在这千篇一律的盘问中被磨光的,这种相亲如果进行多了,人会产生严重的审美疲劳,到了那个时候,无论你接下来见的是多么优秀的异性,可能都激不起你特别的兴趣了,因为你的耐心已经被磨光了,在你眼中,他和之前你见过的那些相亲对象已经没什么差别了。

    更可怕的是,有些剩男剩女到了三十多岁时已经经历过不下百次的相亲,这样走马观花车轮战一般的相亲战术,把人的棱角和热情全都磨光了,越相到后来,人越象是一个会说话的木头,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在相亲中遇到令自己中意的对象简直就象是笑话了。

    我之所以将相亲节目暂停,不是不想丧失自己内心仅有的一点热情,因为我怕那样将来遇到真正适合我的男人时,会与他失之交臂的,因为那时候我内心的热情已经被磨没了,所以我将这种费心费神的节目暂停,到别处呼吸一口新鲜空气,而与边旭共同经历的那些运动时光,就是我到外面寻找到的新鲜空气。

    与边旭在一起是没有烦恼的,他还那么年轻,刚刚毕业参加工作,象婚姻啊,住房啊,这些劳心费神的问题还轮不到他来考虑,因为他还有的是时间来挥霍。

    他的世界是纯净的,内心是纯洁无暇的,和他在一起,我完全感受不到任何俗世间的纷扰与困惑,我们在一起的时光是快乐的,我感觉他就把我当成了一个他的大姐姐,有什么烦心事都会和我说一说,当然,更多的时候,他带给我的是快乐。

    因为边旭是搞技术的,所以我家里的电脑啊,还有其他电子设备基本都让他帮我弄一遍,边旭总是不厌其烦的帮我解决,从性格来说边旭实在是个几近完美的男孩子,既平静淡定,同时又不失热情可爱,我常在心里想,海静就是比边旭大几岁,而且现在还是名花有主了,要是早几年边旭出现在我生活中的话,我绝对会把自己的亲妹妹介绍给他,因为这实在是个靠谱的男孩子。

    日子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之间流逝。

    我的老板许文博是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除了这家广告公司以外,他还有其他业务在运作,比如一家服装设计公司,还有一家影视公司,所以他并不是总到广告公司这边来,不过,他的主要资产还是以欧林广告公司为主。

    许文博是个优秀的男人,这种优秀主要指的是他的性格和能力,他个子不高,中等身材,如果说只看外表,可以说其貌不扬,但是看综合气质,就是感觉和别人不一样,因为他的笑容和言谈里自然而然地带着一种成功人士特有的稳重和超脱,他说话语调不高,但却很有震慑力,他看着你的目光永远是微微含笑的,让你感觉自己得到了重视,这就是一个成功者的王者气概,这种气概绝不是我们普通人能具有的,只有那些经历过那大起落大是大非、对人生有大彻大悟的人,才会具有。

    因为许总并不是总来公司,所以我和他接触的时间并不多,这间广告公司主要由他委派的两个职业经理人来管理,而且,有了在益友广告公司的深刻教训,这一回我不想和老总再走得那么近,免得再引起什么不应该有的非议,影响到我的工作和生活。

    其实,我这种担心也是多余的,就象是周亚泽会有一个和他门当户对般配的未婚妻一般,这世界上好男人永远都是抢手的,不用担心会有哪个好男人给你单独剩下,许总那么出类拔萃,当然也不外乎如此。

    许总的前妻在他落难时跟人家跑了,这一点前面已经提过,不过现在他已经是这个社会上非常成功的人士了,也即人们常说的金字塔顶端的人物,所以自然有大把出类拔萃的美女主动投怀送抱。

    许总虽然没有再婚,但他是有正式的女友的,名凌薇叫是个非常优秀的女人,芳龄二十七岁,不但和得娉婷而美丽,而且学业还很精良,据说毕业于法国一所名校,学的服装设计专业,现在是业界内非常出色的一名年轻设计师,许总的那家服装设计公司就是委派给这位美丽的女友打理的。

    有时候许总来欧林广告公司时,会带凌薇过来,她的美丽是有目共睹的,相貌很清纯,走路的姿势也很优雅大方,我个人感觉整体来看并不输给赵秉燕吴嫣然之流。

    凌薇很有礼貌,每次来公司里,即使是普通员工,她也会对我们微笑致意,可见这个女人的涵养也是非常好的,也侧面印证了许总的眼光非常独到,选女人的水准也非常高。

    摆脱了相亲的烦恼之后,我有了更多时间和平时来不及走动的一些朋友来往了,这其中就包括前面提到的,在我离婚时帮我出谋划策的许心诺。

    心诺的家庭看上去很完美,优秀的老公,可爱的女儿,还有一个不服老的老公公,以及一个仪态万方的小姑子。

    有一次我去心诺那里闲坐,我们两人百无聊赖地倚靠在沙发上,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漫无边际的闲聊,聊着聊着她的话题就聊到了我们老总许文博身上。

    心诺端着咖啡杯,对我认真地说道:“海潮,你知道吗?我认识你们老总原来的夫人呢。”

    我正在翻看着一本时尚杂志,听她这样说就放下了那本杂志,好奇地追问她:“哦?你怎么会认识她呢?”

    心诺微笑着放下咖啡杯,然后轻声向我解释道:“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当时我刚毕业,在一家法律咨询中心实习,当时许文博的前妻丁芸也在那个顾问处工作,算是我的前辈吧,所以我和她一起共事了几年。”

    我感到很新奇,于是喃喃问道:“这么说,许总的前妻也是搞法律工作的了?那眼睁睁看他坐牢,他前妻怎么没救他一把呢?”

    许心诺无奈地笑了笑,微嗔地对我说道:“照你这逻辑,律师家的家属就不犯罪了吗?”

    我尴尬地一笑,然后喃喃解释道:“那几率怎么也比正常人小多了吧?毕竟常年有这么一个懂法律的人在旁边提醒着你。”

    许心诺又无奈地笑了笑,然后对我轻声说道:“据说当年许文博犯的那事儿,没人能帮得了他,当然我也是听别人说的,我那时候刚上班,也很年轻,具体详情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出了事儿后,他老婆跟别人走了,这事儿倒是真的,”说到这里,许心诺看着我,有些不解地向我诉说道,“哎,你说我也不明白丁芸怎么会做出那种事儿?平时看她人都是特别好的,不象那会在丈夫危难时刻背信弃义的人,可是她偏偏就这么做了,问题是,她走就走了吧,还跟许文博最好的朋友走了,而且最离谱的是,她最近还跟我联系了,看样子她现在的境况很不好。”

    手机请访问:  更快更省流量!

    <br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