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卷一 天地方圆之象 第九十六章 进阶旋照
    “灵兽袋?那是什么样子的?”梁诚问道。

    “唉!你这个什么都不懂的蠢小子,老夫怎么就跟了你呢。”那油灯叹息了一声:“那玩意和储物袋差不多,但是不会隔绝天地灵气和魔气,所以活物放进去不会闷死。”

    “这个可以吗?”梁诚拿出一个褐色的小袋子,外观还挺精美,上面还用五彩丝线绣着几朵艳丽的牡丹花。

    那油灯上面火苗一闪,笑道:“这个破灵兽袋品质虽然一般,但是也还凑合,只是没想到你小子还喜欢弄这些花花草草的图形,真是个娘娘腔!”

    “这袋子是缴获的战利品。”梁诚解释道,一边看看手中这个灵兽袋,记得这东西还是刚从黄连沟到永安城时,那一对想做局害人的男女的,这个袋子装饰得这样花哨,大概是那个女子用来豢养八爪棘的。

    “好吧,那你要是有魔石的话,把它和御灵天牛的蛹一起放进去,蛹就会慢慢羽化的。”

    梁诚一听,干脆把储物袋中不认识的东西统统拿出来,放在面前,口中说道:“圣灯前辈,在下没有见过魔石,麻烦你帮着看一下,这些里面的东西有魔石没有。”

    那油灯啧啧数声,道:“你倒是攒了不少垃圾。”接着变化出一只小手很嫌弃地在里面划拉了几下,翻到一口旧箱子,打开后扒出几块黑色的石头:“嗯,这一箱子中品魔石可以和蛹一起放进去,咦!这里还有一块黑魔杨,还有其他几块也是灵木,这些也一起放进去,那天牛就喜欢啃一些木头。”

    梁诚的这些东西基本都是来自于那一对做局害人的男女。没想到居然还有魔石这一类的东西,也不知是哪里来的,估计他们可能谋害过一些魔修,但这种事情也不算太奇怪。后来一想,终于记起来了,这口旧箱子是当年在云隐宗时,门内的坊市里真元阁掌柜送给自己的东西,当时只说可能是邪教妖人之物,没想到是这就是魔石。

    梁诚按油灯所说,将这些东西和那个黑黑的天牛蛹一起放进灵兽袋然后收了起来。那油灯说了一句:“小子,你修炼了三转归元术,实力虽说在同阶之中还算可以,但最好还是赶快提高自己的实力,这样才会有一定的自保之力。另外,有不懂的东西本圣灯心情好的话可以给你指点一二,但是遇上危险可别指望本圣灯会出手相助,以本圣的层次,绝不会轻易出手结下一些不必要的因果,知道了吧?别问为什么,这种事情说了你也不懂。”说完不再理会梁诚,自己飞回丹田去了。

    梁诚想,自己自从走上了这条修真之路,从来也没有想过要去依赖别人,这个油灯真是多虑了,但说得也算是正理。提升自己的实力,确实是件刻不容缓的事情,修为太低的苦头,最近可是经常感受到,自己手握不少灵石,可是连参加一级拍卖会的资格都没有。

    于是梁诚静下心来继续接着修炼,由于已经在筑基期已经是走过一遍,又降下来夯实了基础,不存在灵力虚浮的问题,这时就可以借助丹药之力迅速提升了,梁诚取出一枚淡黄色的丹药,此丹名为玉龙丹,正适合当下服用,梁诚端详着丹药,想起了当年在云隐岛上参加飞龙大战时的情形,不由一笑,这枚丹药正是当时获胜的奖品。

    说起来现在的梁诚其实已经有了不少更好的高阶丹药,多半还是自己炼制的,可惜限于修为,用不上这么好的,这也是修为太低的坏处。

    梁诚甩了甩头,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杂念抛出脑海,然后一仰脖服下了玉龙丹,这丹药入口即化,梁诚只觉得一股精纯的药力顺着喉咙直入腹中,不一会,药力散发到了丹田之中,梁诚只觉得半边身子发冷,另外半边发热,犹如冰火两重天一般的感受让人很不舒服。

    梁诚打起十分的精神努力呼吸吐纳石屋中浓郁的天地灵气,一边维持着冷热的平衡,再慢慢引导两种力量互相融合,这个过程颇耗心力,但是效果也非常明显,只见梁诚的身体的每个毛孔都极力扩张,全身犹如一个黑洞一般发出强大的吸引力,周边的灵气剧烈扰动,随即如飓风一般吹向梁诚,然后被他尽数吸纳进去。

    这时梁诚的丹田中那个灵潭上方,灵液犹如雨点一般落了下来,潭中的灵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上涨,慢慢扩张,越来越大。

    盘踞悬浮在梁诚丹田中的那本造化真经,书皮上像绘制的油灯闪了一下,似乎对这个状况比较满意,但是经书似乎并不喜欢这种灵气弥漫,灵液乱滴的地方,忽然间一阵虚化,随即在丹田中消失,然后回到了梁诚的识海之中。

    梁诚对这些毫不关注,一心一意吸纳灵气,化解药力,这时他的修为也是快速往上涨,没过几天,修为就回到了筑基中期,然后速度稍微放缓了一些。尽管如此,这个速度也要比常人快出数倍,几个月后,梁诚的修为又提升到了筑基后期,稳稳地朝着旋照期突飞猛进。

    九个多月后的一天清晨,癸一九八号石屋大门缓缓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位青年,只见他气势不凡,眼神坚定,正是已经完全进阶旋照期的梁诚。

    这次梁诚没有施展敛息决遮蔽自己的修为,因为学子林三年一度的内院考核还有一个月就要开始了。想要进入内院,唯一的条件就是进阶旋照期,这个要求看似简单,却刷掉了学子林九成以上的学子。

    因为这些进来时修为大约在筑基初期的学子,想在三年之内进阶旋照,基本没戏。要想在三年之内完成进阶旋照的任务,天赋、财力、机遇这三者都是成功的重要因素,大部分普通学子在各方面所具备的条件都不太理想,因此很难成功。

    不过,三年之内没能进阶的普通学子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了。学院允许落选的学子们重回学子林再修炼三年,到时候还不能进阶旋照的学子不用说那肯定是要离开了,那些花了六年最终得以进阶旋照的学子还是能到内院去的。

    只不过这些学子的地位就要低得多了,只能由各长老挑选分配,然后或做个药童,或去耕种灵田,或去炼器间打下手,一天中大部分时间要干这一类杂役,修炼条件和正常进阶的学子是不能比的。但即使这样,学子们还是趋之若鹜,毕竟只要身在学院,那自己的地位、资源和机遇都要比外面的散修强得多。

    当然这些事情梁诚都不需要考虑,因为梁诚一路走来,天赋,财力和机遇每一样都不缺。结果也很明显,别人是千难万难是事情,他是轻易做到,而且一遍不够还做了两遍,正应了那句老话——人比人气人,货比货得扔。

    梁诚走出石门,准备去管事处报备一声,刚走出不远,迎面忽然走来一名中等身材,但是显得精悍非常的青年。

    这人看到梁诚从石屋走出来,开口就问:“你就是梁诚?”

    “我就是梁诚。不知道友……”

    梁诚话还没说完,那青年喝到:“等了你半个月了,先吃我一掌再说。”说罢一掌劈来,掌风凌厉,力量浑厚,看来也是个在炼体上下了不少功夫的人。

    梁诚见此人蛮不讲理,刚一见面就大打出手,心中也是火起,同时见对方进攻路数刚猛,不禁好胜心起,大喝一声:“来得好!”也是不闪不避,运劲一掌迎了上去。

    “啪”的一声闷响,梁诚感到手臂有些发麻,心中对这青年的力量颇感惊讶。那青年与梁诚对掌后“噔噔噔”连退五六步,脸上更是一片吃惊之色。

    那青年甩了甩手,笑道:“好厉害!咱们再来,这次接我一记落雷术!”说罢捏决施法,双手往外张开,不到一息时间,只见他双手指尖放出银亮刺眼的电流,随即这电流堆积在一起被他压缩成一枚小小的雷球,然后一甩手将这雷球朝着梁诚劈了过来。

    原来这是个掌握雷系法术之人,这雷系法术向来以威力巨大著称,梁诚不敢怠慢,抬手就是一记风刃朝着雷球劈去。

    如今梁诚已经是三转完成才进阶的旋照之境,丹田中的灵气浑厚无比,随手发出的风刃都是威力惊人的。只见一道巨大骇人的风刃急速飞出,“轰隆”一声将那青年发出的雷球劈成两半爆炸开,自己犹有余力,速度只是稍缓了一点,依然朝着那青年当头劈去。

    那青年脸色一白,急忙朝侧面飞身鱼跃,这才险险避开梁诚的风刃,这时“咔嚓”一声,坚硬的地面都被风刃砍出一道五尺长,约莫一尺深的裂口。

    那青年忙摆手道:“停!停!停!不打了,你果然厉害,我秦刚算是服气了。”

    梁诚冷冷瞧着那自称秦刚的青年,开口问道:“阁下一见面就对我大打出手,是来为郭维出头的吗?”

    秦刚抓抓脑门,疑惑道:“为郭维出头?谁是郭维?”

    <br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