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纯粹的美好
    “我以前喜欢你的时候,我就逼着自己学习,因为你体育好,我知道你可以通过体考去一个不错的学校,我怕到时候我不能和你去一所城市,我特别害怕,所以我就努力的一直学习学习,你就是我一直坚持下去的动力。所以现在我们能够这么幸福的在一起,我还真应该感谢媚颜对我说的这段话。”

    温阳亲了一下南梦,“你也应该感谢当时那么努力的你自己。”

    “是啊。”

    “抱歉,让你等了我那么久,以后我都把欠你的,都加倍补给你。”

    “你真的确定以后就爱我一个人吗?”

    温阳点头,“当然了啊。”

    “我曾经看到过这样一段话,如果你今天只看到我一个人好,那是因为你没有选择,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如果你出去了,看过了,还是觉得我好,那我才是你真正的选择。”

    温阳将南梦抱的更紧了一些,“小爷有了你,我特么谁都不想看了。”

    “就你丫会说。”南梦笑道。

    这样甜甜的恋爱,来自温阳的这个温暖的怀抱,她真的迷恋而沉陷于其中,无法自拔。

    第二天太阳升起,蓝月辉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熟睡的阮媚颜,记得阮媚颜曾说过,每天一睁眼看见阳光和你,这便是我想要的生活。蓝月辉看着熟睡的阮媚颜,便想如果在未来的某个清晨,是否还像现在一样,一睁眼,便是你暖入心房的面容。

    这天,他们来到了游乐场,蓝月辉问:“想不想玩旋转木马?”

    阮媚颜摇摇头,“可是我不喜欢旋转木马诶。”

    蓝月辉好奇“为什么呢?”

    “嗯……因为,这是最残酷的游戏,你看他们彼此追逐,却隔着永恒的距离。”

    “还真是。”蓝月辉点点头。

    “我可不希望我们这样,那我们去玩过山车吧!”

    “好好好,你乖乖在这里等着我,我去买票,不许乱跑。”

    “知道了啦”

    蓝月辉买完票回来,没见到阮媚颜,心突然悬在了半空中,立即打电话给她。

    “喂?蓝月辉。”

    “小颜!你在哪呢?不是说好不让你乱走的吗?快告诉我你在哪?”

    “我我我,我看到这里有棉花糖,我就想着买两根,可是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你附近有什么建筑物,我去找你。”

    “我在一堆向日葵的南面。”

    “好,你别动,我就来。”说完蓝月辉开始狂跑,茫茫人海中,一眼便看到了阮媚颜,而阮媚颜恰好也正好看到了他,也许最好的感觉就是,当我朝你看过去时,你已经在凝视着我。蓝月辉立马跑过去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阮媚颜喜欢那种被抱的很紧,就像,要把自己融进他生命里的感觉。

    “蓝月辉,那个,我才发现我刚刚说错了,我在北面,不是南面。嘿嘿。”

    “嗯……其实,我也分不清东南西北。”

    阮媚颜:“啊?那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蓝月辉笑了“我不需要分清东西南北,反正我会走向有你的那边。你就是我的指南针,我的心之所向”

    看着满满的向日葵,我们像太阳跟向日葵一样,彼此是彼此的生命。

    蓝月辉看着怀中的阮媚颜,他幸福的笑了笑,心里暖暖的,小颜,我走向你只奢望一缕春风,你却给了我整个春天。我走向你只奢望一捧浪花,你却给了我整片海洋。余生,我定不负时光不负你。

    蓝月辉说,如果全世界背叛了你,我就在你身后背叛全世界,如果全世界对你恶语相加,我就对你说上一世情话。同样,他也做到了这一点。

    遇到了最爱的人,从此人生一场长乐未央。

    “蓝月辉,等我们老了,和彼此一起,找一个小镇,安静的住下,早上在巷口看日出,晚上相依相偎看夕阳,你说那该会有多幸福。”

    “嗯,是啊。我们会这样的。”

    “诶,你看,那里飞的是什么?”

    “哪里?”

    “那里”说着阮媚颜在蓝月辉脸上亲了一下就跑,蓝月辉这才明白,原来被耍了,“你这丫头,你给我站住!”

    “我就不,你追我啊,追我啊!”蓝月辉满眼笑意看着阮媚颜“追到你你就死定了。”

    时光再安也没有你在心安;阳光再暖也没有你的笑温暖;糖果再甜也没有你给我的吻甜。真想就这样和你在一起一辈子,永不分离。我们一起看日出日落,花开花谢,云卷云舒,一起去憧憬未来,实现承诺。如果你累了可以止步看夕阳,人生路上我陪你流浪。

    不需要什么山盟海誓,只需要彼此陪伴走过每个春夏秋冬。

    伴随着小假期的结束,又到了每周日晚上的开班会时间,   辅导员通知,从今天开始大家可以交材料申请助学金了,这个名额有限,一个班六十个人只有十几个人能够得到这笔助学金。沈月和阮媚颜两个人填写着申请表。

    沈月开口道:“媚颜,你知道吗?咱们班好像有三十多个人申请呢,也不知道我们有没有机会。”

    “这个不是同学们举手投票来决定的吗,试试呗。”

    柳田田说:“说是说举手表决,但是事实上都是关系户。一种是真的特别贫困的,”

    苏晴耸了耸肩“是啊。就像我们部门,大家在考勤一样多的时候,他们就会选关系好的给他们名额。”

    柳田田耸耸肩,“都说大学是一个小社会,我们这还没踏入真正的社会呢。”

    沈月点点头,“你们知道吗,前两天有两个女孩跟我一起玩,然后她们关系不合,每个人都和我说对方的坏话。然后最后你们猜怎么着?”

    柳田田接话:“然后最后她俩好了。坏话都成你说的,你成了罪人。”

    沈月激动的一拍桌子,“对,就是这样!真是气死我了,什么人都有。整的我现在里外不是人!”

    苏晴无语的看了眼沈月,“你真是,以后可长点心眼吧。”

    阮媚颜感叹一声,“小时候总是想着快点长大,想上大学,想自己工作挣钱,结果好不容易长大了,却发现这个生活根本不是自己想的那么好。”

    沈月看了看阮媚颜,“真的是,我家特别贫困,但是没有门路,根本申请不到贫困证明,没有证明,我也不知道这个助学金能不能评得上。”

    “没关系,希望可以吧。”

    柳田田开口道:“媚颜,你男朋友那么有钱,你还申请助学金吗?”

    阮媚颜愣了一下,回答:“我……”

    苏晴插话道:“人家男朋友有钱那是人家男朋友的,媚颜是媚颜,又不是两个人在一起,男生就要负责女生的所有费用。”

    柳田田尴尬的笑了笑,“我就是随便说说。”

    评比的时候,是辅导员助理带着几个同学大家举手表决意见,像沈月这样性格内向没有什么人缘又没有贫困证明的人,果然没有被选上。

    沈月回到宿舍就一直趴在床上哭,她心里难受,为什么明明真的很贫困却得不到助学金,而有的人,家境那么好,却依旧可以随意就拿到钱,同样是没有贫困证明,为什么会这样。

    阮媚颜因为有证明,被评到国家二级助学金,她看沈月一直在哭,心里也不是滋味。

    “沈月,我陪你去找辅导员吧,看一看还有没有机会。”

    沈月坐了起来,擦了擦眼泪,“找辅导员有什么用啊?”

    “就说一下你家的情况,看看能不能把你加进去。我们先去问问呗。”

    “好吧。”

    两个人去了办公室,阮媚颜在门口等沈月,毕竟这件事情涉及到沈月的家庭情况隐私,她并没有跟进去。

    沈月出来以后依旧眉头紧皱,嘴角朝下,一看就是没有成功。

    “导员怎么说的?”

    “他说这是同学们一致投票的结果,不能说因为我一个人就再让同学们重新再弄一次,而且我还没证明做支撑,他说如果下次想弄,想办法提前回老家弄一个证明。”

    “是啊,毕竟这结果同学们弄了好久的,没关系,假期你回家试试能不能弄到证明什么的。”

    沈月的眉头终于疏散了一些,“嗯,知道了,谢谢你,媚颜。”

    “等我的助学金发了,分你一半。”阮媚颜说。

    沈月急忙摇头,“不用不用,这是你应该得的,我自己还有兼职的工资,能养我自己。”

    阮媚颜笑了下,“行,那我请你喝奶茶,走。”

    “好啊!”

    在这个并不是绝对公平的社会中,能够温暖人内心的,大概这就是这纯粹而美好的友情。他们也不知道未来踏入真正的社会时,大家会变成什么样子,会不会被物质而磨平了棱角,从而变的世俗不堪,但是现在,他们是美好的,是带着完全正义的正直青春的单纯的学生。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感觉时光是最快的,如指尖的流沙般,越想抓紧,却流逝的越快。

    转眼间已经到了大四的毕业季,全班同学一起拍毕业照,穿着学士服的男生们似乎经过大学的洗礼多了一份成熟,女生们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一个个都想在毕业照上留下自己正直青春靓丽的样子。

    <br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