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七十章大结局
    /!无广告!

    田如月淡淡的看了她们母子二人一眼,扭头看向卫晋,却见他一点也没有被抓住的窘迫,反倒淡定的朝她凑近率先开口:“媳妇,你来的正好。”

    卫晋示意她看向老夫人母女俩,“这位老妇人的女儿嫁不出去,你认识哪家的媒婆给她介绍一个。”

    众人:!!!!

    田如月想笑,憋住了。

    老妇人嫁不出去的女儿顿感颜面无存,跑了。

    老妇人想去追,可咽不下这口气,留在原地眼神不善的盯着卫晋夫妻俩。“谁说我女儿嫁不出去的?媒婆都快把我家的门槛都踏破了!”

    卫晋闻言皱了皱眉,“那你一直在我面前夸你如何作甚?我是男子不做媒婆。”

    原来惧内!老妇人算是看出来了,相貌堂堂竟然怕媳妇,身为男子可真丢脸!这门婚事怕是不成了。

    “你装什么呢?”田如月面无表情的看着卫晋,来了一招釜底抽薪,“人家是想把女儿嫁给你,你想娶我绝对不拦着。”眼角余光瞥见老妇人露出惊喜的眼神,扭头正视她,“为了你的女儿嫁过来之后不受委屈,我会休了他,让他带着你女儿离开庄园另辟天地去别处生活。”

    “什、什么?”老妇人傻眼了,惊喜瞬间变成了惊吓!

    田如月却环顾四周,“这庄园是我的,下人也是我花银子买回来的。”扭头再次盯着老妇人朝她微微一笑。“跟同一个人生活久了,我正愁怎么换个相公,你帮了我大忙。”

    老妇人:!!!

    卫晋顿时黑了脸,却什么话也没说。

    站在不远处看戏的月红跟白霜捂住嘴偷笑。

    老妇人见卫晋站在一旁一声不吭,更加认定他惧内,忽然伸手一指旁边的月婳,“她难道不是个妾?!你们别想否认,她可是亲口承认是这家庄园的妾室!”凭什么娶自己的女儿就要被赶出庄园,娶这个狐狸精就可以?!

    众人的目光刷的一下子全部集中在月婳的身上。

    月婳目光坦然的接受众人的打量,包括卫晋危险的眼神。

    田如月瞥了一眼月婳,看向老妇人露出意味不明的微笑,“她是妾室不假,不过,你好像误会了。”走近月婳伸手揽住她的肩膀一下子带进怀中,“她是我的妾室,可不是我相公的哦。”

    老妇人:!!!

    看着老妇人倏然变色的脸,田如月脸上的笑容却加深,“我刚才瞧过了,令爱娇小可人非常可爱,深得我心,你若是愿意把她嫁给我,这聘礼嘛,好说。”

    老妇人:!!!!

    众人:!!!!

    老妇人见到众人默认了,吓得连忙跑了,可是回家之前却特地去找了哑伯,辞了这份差事再也不敢上门,生怕女儿被田如月这个大魔头给强娶了回去!

    老妇人被吓走后,田如月风淡云轻的松开月婳,等着她解释。

    “我自备嫁妆,不用聘礼,愿伺候您这一世。”月婳微微向她颔首,落落大方的道出心中深藏已久的秘密。

    质问的田如月没料到事情会这样急转直下的发展!淡定的表情龟裂变得心慌起来,她万万没想到月婳赖着不走竟然是对她动了真情!

    一只强而有力的胳膊突然拉扯她,下一秒天旋地转撞进了某人的新塘,鼻尖全是他熟悉的味道,耳边乍响他阴沉中带着杀气的声音,“你若还想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以后必须离她三尺之外!”

    卫晋生气了,月婳怕是要吓坏了,抬头看去,只见月婳淡然的立于天地之间,“我身为女子,就算爱慕与她又能做什么?”瞧见田如月看了过来,对她嫣然一笑,

    “不许看她!”卫晋生气的搂紧了怀中人,强制带她离开。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皇帝稳固了政权,终于想起了卫晋夫妇。得知他们住在曾今是陈琳的庄园,带着常青前往,立刻被庄园内的建设震撼到,从此每年夏季都会来此避暑,蹭吃蹭喝,顺便看一眼他们有没有虐待圆圆。

    长此以往,十传百,百传千,庄园成了外人眼中皇家的避暑圣地,闲杂人等不敢轻易靠近,庄园的主人也被传的神乎其神。

    一年后田多贵病故,田如月回娘家上了一炷香。

    三年后月红、白霜纷纷出嫁,但是婚后依旧回到庄园继续侍奉。

    五年后太皇太后病逝,但是临死前却赐给了田如月一道免死金牌。

    多疑的皇帝立刻派人暗中监视夫妻俩,却得知田如月拿到免死金牌转手扔给了圆圆玩,圆圆又转手扔给了黑仔玩……。

    七年后祖母钱氏病逝,十年后田多财考上了秀才,此时圆圆已经十岁了,可卫晋夫妇俩还是只有他一个,皇帝以为是卫晋身体不好才没的生,对无子嗣的卫晋更加放心了,撤掉了对他的暗中监视。

    当晚,卫晋纠缠着田如月生一个他们自己的孩子,已经二十五岁的田如月终于点头同意。

    一年后生下一位千金,卫晋取名卫满,名如其意,他这一生圆满了。

    田如月以为带孩子会很头疼,谁知婆母连夫人、月婳她们抢着带,甚至连卫晋也抢着抱孩子。见到圆圆总是站在一旁眼神幽幽的盯着卫晋抱着卫满玩耍,她有些担心卫元会不喜欢满满。

    谁知卫元私下里找她,让她管管卫晋,别老是跟他抢妹妹。

    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卫满并未长成娇蛮的性子,反倒软萌可爱,平日里最喜欢黏着卫晋,卫晋不在的时候黏着哥哥卫元。

    同年黑仔老死,田如月哭着亲手埋葬,好几天食不下咽。卫晋寸步不离的安慰,卫元终于找到机会霸占了妹妹。

    不知不觉兄妹俩长大了,田如月感觉自己老了,可卫晋依旧没什么变化。卫元参加科举考试一举夺魁进入朝堂,因为他的身份,皇帝对他格外偏爱,引得其他皇子私下里纷纷想要拉拢他。

    田如月还怕他处理不当,谁知他在皇子中间混的如鱼得水。

    古代议亲早,连夫人积极的想要给卫元找一门好亲事,不停的相看其他人家的女儿。卫元拒不配合。连夫人找田如月劝劝,田如月却支持卫元晚婚。卫晋又不管,连夫人只得作罢。

    其他皇子都比卫元小,很快个子成婚,卫元却依旧孤身一人引起了皇帝的注意,私底下找他商量问他看中了哪家的姑娘,要给他赐婚。

    “臣有心仪的女子,可她的爹娘不会同意把她嫁给臣。”

    皇帝一听还得了!哪户人家敢看不上他的皇长子!让他只管说出来必为他做主。

    卫元不肯说,皇帝也不为难他,挥手让他退下,却召来常青让他私底下调查。

    他没法给卫元皇子的身份,只能在别的方面尽量弥补。

    三日后,常青把调查的结果照实回禀。

    皇帝倏然惊悚,“你说什么?他竟然喜欢卫满?”难不成卫元已经知晓自己不是卫晋亲生的身份?

    多疑的皇帝再次派人暗中监视卫晋一家子,却发现卫元对待卫满就像哥哥对待妹妹一样的宠溺,并没有任何出格的行为,只是当卫满离开之后,他一个人暗自神伤。

    没法赐婚,皇帝心里愧疚不在提及他的婚事,但是暗地里却开始留意其他大臣的公子,只等着卫满及笄之后立刻给她赐婚彻底断了卫元的念想。

    可他还没等来卫满及笄,却遭人刺杀伤重病卧床榻。

    一开始皇子们还争先恐后的伺候他,可久病床前无孝子,他这一病足足病了三年,非但没有放到日渐恶化。人临死之前就爱回忆过往,他想起了尚雯婕跟惨死的陈琳,于是频繁召见卫元。

    卫元尽心尽力的伺候他,人日渐消瘦。皇帝看在眼里,心中感动。等卫元走后私底下召见了常青,得知其他皇子明争暗斗的厉害,只等他死掉踩着他的尸体坐上皇位,气得当场写下一份遗诏,要把皇位传给卫元。

    可第二日皇帝就后悔了,召见常青命他毁掉遗诏,矮个子里挑了个高的,改立二皇子为帝,并亲眼看着常青把旧的一早扔进了火炉中烧毁。

    常青退下之后回到卧房,派人找来了卫元,拿出了完好无损的遗诏。

    卫元展开诏书看着上面恢复了他皇子的身份并封他为帝,收起来看向常青问道:“为何帮我?”想到了什么忽然戏谑的问道:“你不会是喜欢我娘吧?”

    常青没有回答,面无表情的把他赶走。转身却从暗格里拿出了一个画轴缓缓的展开,静静的凝视着,忘乎所以,以至于忽略了身后刻意放轻的脚步。

    “你竟然心悦我父?!!”怪不得至今未娶妻!

    去而复返的卫元惊悚的看着画上是一副美男卧榻图。

    常青红着脸局促的收起画,扭头瞪着他。

    “我走,我走,哈哈!”卫元作势往外走了几步,突然又回转身问道:“这幅画是哪位高人所作?”画作栩栩如生,实在让人震撼,若是面世将掀起轩然大波。

    常青没有回答,而是伸手把他推出门外,重重的关上了房门。

    卫元藏着秘密,回家就问卫晋。“父亲,常叔叔哪里竟然藏着一副惊世之作,孩儿问他是何人所作,他竟然翻脸把孩儿赶了出来,您知否?”刚问完却见到父亲立刻沉下了脸。

    该死的常青,当年明明说毁了那副画,原来一直私藏还偷偷拿出来瞧被儿子瞧见了!

    卫元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因为他又被卫晋赶出了书房。

    于是他又跑去问田如月,不着痕迹的套话。“娘,常叔叔手里藏着一幅惊世之作,我好想结交画作的主人,可常叔叔非常吝啬,不告诉我也就罢了,还把我赶了出来。”

    田如月一听儿子被欺负受了委屈,立马道:“他手里能有什么惊世之作?你说没见过娘亲的,娘亲给你画一幅画,你拿去怼到他的脸上!”

    “啊?”卫元看着田如月挥笔作画,一时不敢打扰只能在旁边静静的看着,看着看着整个人肃然起敬。看着画笔下渐渐诞生的人物栩栩如生,仿佛随时会从画中走出来。

    原来惊世之作出自母亲之手!怪不得父亲会沉下脸,原来常叔叔终生不娶喜欢的人竟然是母亲。

    田如月把画好的卫满的画像塞给了他,“拿着吧,别给你爹瞧见。”

    卫元喜不自胜的赶紧收了起来。

    三个月后皇帝殡天,因为当场没有发现遗诏,皇子们自相残杀局势一发不可收拾。最终死的死,残的残,胜利者刚想登上皇位,卫元却拿着遗诏出现。

    有老太监跟突然复活的前皇后证明,卫元在常青跟众多大臣以及张睿飞的支持下顺利坐上了皇位。

    田如月莫名其妙的成为了太后,不过,卫晋依旧是一介平民。

    田如月成为天底下最尊贵的人,没有高兴只有愤怒,第一时间回到寝宫关上门打卫晋。若不是他在暗中策划,告知圆圆的真实身份,圆圆怎么可能成为皇帝?

    门外,卫满缩着脑袋瞅着旁边的卫元,“哥哥,里面的动静好吓人,父亲肯定被打惨了,你赶紧进去救人。”

    “娘肯定会连我一起揍。”卫元一脸严肃的拒绝。

    卫满瞪大了眼睛,“你现在是皇帝,娘最多骂你几句,肯定不会动手的。”

    卫元却别有深意的瞅着她,“这件事娘不会怪我,但是另外一件事被她知晓,她一定会打断我的腿的。”

    新帝登基就必须有新皇后,卫满也莫名其妙成为后宫之首。

    事实证明打断卫元腿的不是田如月而是卫晋。

    曾今的张猎户,如今成为赫赫有名的边界战神。张睿飞应卫晋的要求帮卫元夺得帝位又返回了边疆,不过他已娶妻生子,生活美满。

    终其一生,常青未娶,守候着皇宫,站岗时总是凝望着慈宁宫的方向。

    终其一生,月婳未嫁,守在庄园站在最高处看着皇宫的方向默默的出神。【全剧终】

    ps:这本书终于完结了,感谢亲们能陪伴到最后,爱你们么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