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四百九十九章 炽火神功
    听见来人这话,向轩伸向面具的手不由的一停,随后仿佛思忖了半晌之后,这才是收回了手掌,然而口中却是说道“难道你以为向某真的怕了燕苍天?向某只是懒得理会你等之间的阴谋诡计罢了!”

    这话说完,向轩右手一松,便即将来人扔到了司马宁之的床前,随后开口继续说道“小子,既然你按照约定带来的不死神功,那么我与燕苍天之间的交易,便算完成!”

    说完这话,向轩脸上再次恢复了开始的风流潇洒,随后转身便朝着门外走去,眼看着他就要走出门去,向轩的脚步却是一停。

    眼看向轩在门口站住了身形,浑身笼罩在斗篷之中的人影,心中不由的又是一紧,方才与向轩正面抗衡,若说他心中不怕,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毕竟,他面对的乃是一位站在了武林中最顶端的存在,武圣大圆满境界,便是放在任何一处,都足以震慑天下。

    而来人,就真如向轩所说一般,乃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罢了,之前借着燕苍天的威名,震慑住了向轩,已经足够惊险了。

    虽然说话间语气依旧平静,但是他身上的里衣却是早已经被自己的汗渍浸透了。

    眼看着向轩就要离开,但是却又在门口停下了脚步,这又怎能让来人心中不惊,不过即便如此,他却是不能露出半点怯色,否则说不定,向轩真会将他拿住,去魔教换取其余神功。

    届时,那一位到底是会顾忌自己的性命,将魔教秘传交给他,还是愤怒之下,将向轩的脑袋砍下来,挂在光明顶示众,这可就有些不好说了。

    在来人的心中想来,恐怕后一种的可能会更大一些,毕竟天下第二,圣火魔教教主,又怎会如此轻易的便受人威胁?

    若是他杀死向轩,那自己的下场又会如何?这恐怕是显而易见的!

    “不行,我要做的事情,还没做完,我决不能就这么死了!”不过转眨眼的功夫里,诸般想法便在来人的心中转了个遍。

    然而,便在他心中杂念丛生的档口,就听向轩的声音传了过来,“小子,人我给你了,日后你在见到燕苍天时,可别忘了,代替向某,与他问好!”

    说完这话,向轩便即头也不回的踏出了房间,随后身形一动,便即凌空飞起,眨眼之后,便即消失在天际,不见了踪影!

    “呼!”浑身笼罩在斗篷中的身影,见向轩终于走了,于是不由的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不知过了多久,这人影仿佛才是缓了过来,随后只听他口中喃喃自语道“怎地,这向轩,与当日所见,仿佛有些许不太相同之处?”

    想到这里,这人不由的摇了摇头,将这杂念从脑海里驱逐出去,“许是我紧张过度,想的差了,一位武圣圆满境界的存在,又岂是那么容易冒充的?况且,这老匹夫司马宁之便在眼前,即便这向轩有鬼,那又如何!”

    想到这里,这人影精神不由的一震,随后目光再次落在司马宁之的身上,这司马宁之不知被向轩如何处理了,只见他此时双目紧闭,彷如沉睡一般,但却根本对于外界之事毫无所觉。

    除此之外,这司马宁之身上,浓重的龙气涌动,只看这气势便可以知道,此时的他恐怕体内伤势已然尽去,一身功力甚至犹有精进,一旦让这司马宁之醒来,便是一位神气完足的神桥武圣!

    “不过可惜,司马老贼,你这一身功夫,却是要成全了我了!”来人一双眼睛,盯着司马宁之,其中全是仇恨,“以你之神功,治好我体内的伤势,便算是我从你和晋皇身上,收回的第一笔利息吧!”

    说完这话,只见来人伸手入怀,从中摸出了一个小巧的瓷瓶,拔开瓶塞一倒,顿时一粒晶莹剔透,周身闪耀着琉璃色彩的丹丸便即出现在了他掌中。

    这丹药,乍一看去,真真是神丹,然而,若是仔细看去,便能看出,这丹丸之中,有一丝浓重的黑气,却是怎么也都挥之不去!

    一扬手,将丹药吞入腹中,随后这人直觉体内丹田之处,一道疯狂旋转的真气旋涡便即形成。

    在这旋涡的正中,赫然便是那丝魔气!

    “不错!”忍受着体内经脉撕裂的灼烧感,这人眼中闪过一丝疯狂,随后口中称赞一声,便即断喝道“司马老贼,试试阳宵的吸功大法的滋味吧!”

    话音一落,这人便即伸出手掌,狠狠的印在了兀自昏迷不醒的司马宁之的丹田之上。

    随着他的手掌印落,顿时体内丹田中的真气旋涡疯狂的运转起来,随后浓重的龙气便从司马宁之的身上涌入了来人体内!

    司马宁之一身真元乃是神桥武圣级别,若是等闲凡人,想要吸他的真元,恐怕只要一滴,便能够将这普通人撑得爆体而亡。

    此时只见这人影一边吸取司马宁之的真元,一边浑身痛苦的抖如筛糠,不过一瞬间的功夫,面具之下便流出了一道血痕!

    但即便如此,这人依旧没有收回按在司马宁之丹田之上的右手,只听他口中一边惨嚎,一边顽强的吸取司马宁之的真元。

    在他体内,他之前服下的那枚丹药,此时药力已经完全化开,正是有这枚打丹护住他的心脉,并且助他炼化真元,拓展经脉,如此他才能够强撑不死!

    口中一边发出惨叫,怪人一边疯狂吸取着司马宁之的真元。

    也是亏得这庄园地处偏僻隐秘,否则单单是庄园之中,此时发出的鬼哭神嚎一般的叫喊声,便能将官兵引来。

    如此,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司马宁之体内的真元全数被他吸了个干净,右手一松,来人仿佛从水中捞出来一般,浑身脱力的倒在了司马宁之床前。

    而床上的司马宁之体内的真元,被这人吸了个干净,却是再也活不成了,一代大晋宁王,神桥武圣,便是在这山庄之中,如此憋屈的走完了自己的一生!

    “好!好!”不知过了多久,这人从昏迷中醒来,随后感受了一下体内奔腾不休的真气,当即欣喜万分的连连道好!

    在吸收了司马宁之全身的真元之后,来人赫然从一个什么武功都不会的普通人,一跃成为了一位神气完足的先天圆满高手!

    只待日后他能够领悟武道精神,那他便有机会超凡入圣,成为武林中,真正顶尖的那一批人!

    在他体内,那由于大丹带来的真气旋涡,此时也是全数消失不见,自然阳宵的吸功大法他便再也使不出来了!

    沉吟了片刻之后,只见这人伸手入怀,摸索了一阵,却是又从怀中拿出了一本线装的古朴秘籍,低头看去,便见秘籍封皮之上,赫然写着四个大字,炽火神功!

    <br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