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894章 真正诅咒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林梦佳本来已经快要走到了阿颖的身边,看到她面露激动的样子,不由得停住了脚步。

    她的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关切之情。

    虽是不知道为何阿颖对于这件事情的真实性如此执着,可看到她这般伤心的样子,林梦佳满是同情之色。

    她上前正要再说些什么,唐峰却是忽然道:“让她说。”

    林梦佳有些诧异的看向唐峰。

    唐峰又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道:“让她说说,有什么证据。”

    林梦佳面露几分不解。

    她从来不认为,唐峰是个八卦的人。

    对于阿颖刚刚讲的这件事情,连林梦佳对于真实性都没有什么兴趣,难道唐峰会在意真假么?

    可既然唐峰这般讲了,林梦佳自然是没有再阻止阿颖的理由,便是又看向她,柔声道:“阿颖,你若是想说,那便是说说吧。”

    阿颖向前走了一步,她紧紧的抿着嘴,并没有开口讲话的意思,而是去解自己衬衫的纽扣。

    化妆师与她带来的四名助手,都是穿着清一色的白衬衫、黑色西裤,她们这等衣着,是为了工作方便。

    她们帮着顾客化妆换衣服,难免会弯腰蹲下整理裙摆,若是穿着裙子,有时候动作大了,可能会走光。

    不过,现在是盛夏,天气比较热,其他人穿的,都是短袖的衬衫,领口的第一枚扣子也都是解开的,唯独阿颖,穿着是长袖衬衫,扣子也都是一直扣到了最上面,严严实实。

    看到阿颖的这个动作,她身后的化妆师一脸的尴尬。

    在场尚有唐峰和两名发型师这三个男人,阿颖若是想要当众脱衣服,实在是有些出格了。

    那两个发型师,已经调转目光,看向别处,唐峰却是目不转睛,盯着阿颖看。

    化妆师上前想要阻止阿颖,可还没有等她伸出手,她便是看到,在阿颖对面看着她的那些人的脸上,出现了一抹惊诧的神色。

    距离阿颖比较近的那个小助理,还“啊”的叫了一声,很是仓促的向后退了两步。

    化妆师的心中便是一惊,连忙上前,阿颖只是解开了最上面的两枚纽扣,仅仅露出领口的位置,众人所看的,便是这里。

    化妆师也急忙看向她的领口。

    一看之下,她也是瞪大了眼睛。

    在阿颖的颈部,有一道很是明显的红色印记,有一圈,仿佛一道红线,缠绕在她的脖子上,整整齐齐的。

    而阿颖并没有理会众人惊诧的目光,继续解开了袖口的扣子,将两只袖子,全部都撸到了肘部。

    在她的两只手腕位置,也有着同样的红色印记,同样整齐的一圈。

    接下来,阿颖又弯下腰,挽起自己的裤腿,众人可以清晰的看到,在她双脚的脚踝处,也是有着同样的痕迹。

    这些红色印记,好像是一道被划破了尚未完全痊愈的伤口,隐隐还能看到血迹流出一般,清晰可见。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并不是伤口,而是长在阿颖身上的。

    面对着众人的惊骇,阿颖反倒是显得很平静,她将自己的双手举起来,伸到身前,缓缓的道:“当年我爸爸离开临吉县的时候,不过是十几岁,那时候,这个世界上,还没有我,可是,在我出生之后,便是带着这样的胎记,就如同,那些被剥了皮的人,身上的伤口一样!”

    林梦佳微微的张开嘴,她脸上的震惊,表露无遗。

    她和阿颖算不上熟悉,只是见过几次面罢了,每次都是跟着化妆师一起过来,帮着她化妆的。

    那几次见到阿颖,无论是什么天气,她都是穿着长袖,并且领口一定系上扣子,她虽是有些奇怪,可终究是没有放在心上,如今见到这一切,才是惊觉,原来阿颖这般,只是为了遮挡这些印记。

    也便是到了这一刻,林梦佳才明白,为何阿颖看到飞雪的时候,会怕成那个样子,为何提到了这个听起来完全像个故事的事情,会那么认真,而当被质疑的时候,又会显得那么激动。

    任何一个人,自己身上发生了这等奇特的事情,她都会对这件可怕的事情,心有余悸。

    孔庆华也是惊得站起身来,定定的看着阿颖,口中喃喃的道:“太不可思议了。”

    就连上官,都是禁不住向前走了两步,目光牢牢的锁定在阿颖的手腕之上,向着她低声问道:“你有什么感觉么?

    会疼?

    或是会不舒服?”

    “没有任何感觉,”阿颖自己也看着的双手,脸上带着苦笑,“可是,当我的奶奶看到这些的时候,当时便是晕了过去,待到她醒来之后,第一时间,便是想方设法去找寻那些当年一起离开临吉县的人,询问他们是否有了孩子,孩子出生了,可有什么异状。”

    林梦佳急忙问道:“其他人呢,可否与你一样的?”

    阿颖点了点头,道:“很快的,她便是得到了答复,所有离开临吉县的人,他们出生的孩子,无一例外的,刚刚出生的时候,身上都是带着这样的印记,这,才是狐妖真正的诅咒!它将这个印记,留在所有临吉县的后人身上,世世代代,永远都不会消失!”

    听着阿颖的话,上官伸出手,在她的手腕上,摸了一下,感觉这印记很是平滑,摸起来并无异样,就仿佛是画上去的一般,若是闭着眼睛,触感之上根本感觉不到。

    她接着又问道:“从所有人迁离了临吉县到你出生,至少也饿过去了十多年的时间,这这段时间之内,一定出生了不少的孩子,这么多人,都发生了同样的状况,难道便是没有想想办法么?”

    阿颖将自己的双手放下来,摇头道:“最初的时候,大家都是担心害怕的,唯恐这些新生儿会发生当年的事情,可是随着时间过去,所有人都发现,除了身上带着这印记,看起来有些恐怖,其他的,并无异样,时间久了,这等忧心忡忡便是淡了,也无人在意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