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510章 到了
    第510章 到了

    声落间,一众侍卫破门而出,转眼便将温酒和容生团团围住。

    这些时日赵帆都在这龙吟殿守着昏迷的老皇帝,唯恐生变,殿外守卫加了里三层外三层,将整个寝殿围成铁桶一般。

    饶是容生身手再好,眼看着温酒躲在那些守卫后面,也忍不住冷笑了一声,“温酒,你给本座等着!”

    随后,飞身而起破开屋檐瓦片,眨眼间便没入夜色之间,消失不见。

    几十个守卫着急忙慌的了追出去,暗夜里,一片灯火缭乱。

    温酒松了一口气,不着痕迹的将白玉瓶收入袖中,仰头,无声道:“谁要等你,有多远走多远吧。”

    “温掌柜,方才你可看清了刺客生的什么模样,穿的什么衣裳?”带头守在偏殿门外的侍卫开口问道。

    “模样?”温酒抬手摸了摸鼻尖,仔细的想了想,“好像长得有点像你。衣裳嘛……有点黑好像又有点紫,方才殿中灯火太暗了,我没看见啊。”

    一众守卫原本竖着耳朵听她描述,听到最后的一句,不由得无奈了。

    “你这……”不是废话吗?

    那问话的守卫脸都绿了,硬生生将后半句咽了回去,上下打量着温酒,心下十分的奇怪。

    那人悄无声息的就进了偏殿,靠近了温酒,却没有救她走,若说是仇家吧,也没有动手要她的性命,这事真是奇了怪了。

    那守卫百思不得其解,忍不住问道:“温掌柜可认得那人?”

    “不认得。”温酒应得极快,随即又加了一句,“也认得。”

    一众守卫都被她绕晕了。

    带头那个人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强忍没有对她动手,“到底是认得还是不认得?”

    温酒摊了摊手,有些纠结道:“这人算是认得的,可惜这张脸我认不得,我每次见他,都不是同一张脸,这到底算认不认得?”

    正值深夜,夜风从殿门前呼啸而过,席卷起地上的枯叶满天飘零,檐下的灯盏也被吹得摇摇晃晃。

    她这话一说完,满地寂静之中便掺杂了几分诡异。

    一众守卫们都是背后一凉。

    “温掌柜胡说些什么!”带头的开口低喝了一声,“刺客都跑了,你们还快去追!”

    “今夜再安排十个弟兄上屋顶守着!”

    众人偷偷的瞧了说完那诡异之言仍旧面不改色的温酒一眼,连忙退出了殿外,再次把门给关上了。

    温酒这才靠在门上,揣着袖中的白玉瓶,轻轻的松了一口气,抬眸看着屋顶被容生破出来的那个大洞。

    月光从中轻轻洒落下来,她伸手,将几缕月光揽在手心,忍不住低声道:“谢东风,你这次可要快点来啊。”

    我有些害怕。

    却因为今夜这月光同照在你我身上,而稍感安宁,因而无惧。

    ……

    一日后,帝京城外一百里,长平城。

    张岳泽一来就把原本的刘太守给拿下了。

    刘太守被张家军拖下去的时候,还一直在喊:“张将军!长平城几百年都没打起来过,城中百姓都是良民,可不能毁在我的任上啊!”

    “拖下去!”

    张岳泽压根没有心思理会这老太守的一片爱民之心。

    他带着三万兵马截杀谢珩,原本成竹在胸,不曾想各城守卫竟无一人敢挡谢珩的路,墨羽军一日行两百里,直逼帝京而来。

    若不是他带人早来一步,这原先的刘太守只怕已经下令开城门,迎谢珩了。

    张岳泽站在城门上,伸手抚过刀锋,“把张字旗收起来,让兄弟们藏身于市井之中,按照刘太守原来下的令来,开城门,迎谢珩,等他的人进了城,再就地伏击!”

    “将军!这谢小阎王凶名在外,虽说他这次只有五千轻骑,还是长途跋涉回来的,可是咱们这三万人……”身侧的副将一听这话,险些吓得脸都白了。

    谢珩那五千轻骑日行两百里,他们家张家军虽说只行了一百里,那也是快速赶路才赶到长平城的。

    张岳泽不悦的扫了他一眼,“三万人对五千,有何可惧?”

    那副将登时闭了嘴。

    过了片刻。

    仍旧有人忍不住开口道:“将军带了三万人对上谢珩那长途跋涉的五千轻骑,必然是胜券在握,既然如此,咱们何不紧闭城门,将谢珩的人挡在城外,用箭射杀……将军还是不要和谢小阎王当面交手,最为稳妥啊。”

    张岳泽瞬间冷了脸,“你的意思是,本将军不如谢珩?”

    众人连声道:“不敢不敢!”

    这边正说着话,瞭望台的士兵大声道:“谢小阎王到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