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962章:表白被拒了?
    苏沫沫看着厉老爷子怀里抱着的那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脸上的笑容更是发自内心:

    “这些年我也很好。”

    “你也过得很好,那就好。”

    颜恺就这样木纳的看着苏沫沫,他们两个人的一举一动都被厉司夜和阮萌萌看在眼里。

    厉司夜率先走了过去,他十分自然地将苏沫沫揽进了自己的怀中,目光幽深的看着面前的颜恺:

    “她跟我在一起自然都好,你问的这些纯粹就是废话。”

    苏沫沫一听到厉司夜这略带几分敌意的语气,就觉得有些搞笑。

    她没好气地用手肘推了厉司夜一把,谁知她家亲亲老公却只是优雅的笑了笑。

    而站在一旁的阮萌萌看着颜恺脸上的难过和失落,一时间目光变得有些幽深。

    “先进屋吧,有什么话我们进屋再说!”

    厉老爷子的一番话,立刻让大家纷纷收敛了情绪,回到了他所住的公寓里面。

    不过就是从外面走进来的这转眼的功夫,一一那个小家伙就已经在厉老爷子的怀里睡着了。

    苏沫沫看到这一幕之后,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爷爷,你都抱着她走了一路了,难道都不累吗?”

    苏沫沫的话音才刚刚落下,老爷子怀里的小一一就不安的翻了个身。

    老爷子慌张的朝着苏沫沫的方向瞪了一眼,压低了声音警告到:

    “小丫头片子,你给我小声点,别把我的小宝贝给吵醒了!”

    说着这话,厉老爷子小心翼翼的在一一的脸袋上面抚摸了一下,喃喃自语道:

    “这才多长时间呀,又算得了什么呢?我得把这几年亏欠的时间全部都给补回来。”

    如今苏沫沫他们一家人也已经团聚了,洛杉矶这边的职责也算是尽到位了。

    所以她回去之后便订好了三天之后回国的机票。

    这天晚上到了吃饭的时间,苏沫沫并没有看到阮萌萌的身影。

    因为为了能够更好的照顾厉老爷子,阮萌萌和厉老爷子就住在同一间公寓,只是房间有所不同罢了。

    这栋公寓虽然比不得御景山别墅那样富丽堂皇,但是也算得上是足够豪华的。

    上下总共有两层,每一层都有七八个房间,足够他们一家人舒舒服服的住下来了。

    当一桌人围在餐桌边上准备吃饭的时候,苏沫沫不由得抱怨:

    “萌萌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几天一大早出门天擦黑了才回来,而且老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不管谁和她说话,她都是一副怏怏的样子,好像没有什么精神。”

    苏沫沫一时间觉得有些担心。

    而恰好在这个时候,厉籽棉站在二楼的楼梯口朝着苏沫沫这边看了过来。

    她大声地打着招呼:

    “妈咪,萌萌阿姨正躲在房间里面哭脸脸呢。”

    “哭了吗?”

    苏沫沫一听到这话,立刻将自己手中的碗筷放下了。

    很快她便直接去了二楼阮萌萌的房间。

    只不过才刚刚走到房门口,就隐约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压抑着的哭泣的声音。

    苏沫沫在门口站了一会,并没有选择立刻走进去,而是抱着厉籽棉下楼。

    她的脸上写着满满的担忧:

    “怎么会突然之间就哭了呢?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到这里,苏沫沫好像是突然反应了过来。

    她扭头看向了坐在餐桌边上的厉司夜:

    “老公,你说该不会是因为萌萌舍不得我们,所以这才偷偷的躲在房间里面哭吧?”

    “要不然我们趁着这个机会去劝劝她,让她晚一两个月再跟我们一起回宁海城,你觉得怎么样?”

    而厉司夜却只是淡漠地扫了她一眼,并没有接下她的话头,安静的地头吃饭。

    坐在爹地旁边高冷无比的厉子澈小朋友优雅的喝了一口汤。

    他扫了自家妈咪一眼,默默的吐槽:

    “真是有够幼稚的!”

    苏沫沫一听这话瞬间就不高兴了,她斜着眼睛看着自家儿子:

    “哎哟喂,你说我幼稚?行,你不幼稚,那你告诉我,萌萌阿姨她怎么突然之间就躲在房间里面哭脸了?”

    厉子澈慢条斯理地咽下了最后一口饭,然后放下筷子,优雅的拿起纸巾擦了擦自己的嘴角,这才说道:

    “能让一个女孩子这么伤心闷闷不乐,连续几天还偷偷躲在房间里面哭,大概率是因为失恋了!”

    “噗嗤!”

    因为厉子澈的这句话,厉老爷子刚刚喝进嘴里的那口汤还没来得及咽下去,就直接被呛得喷了出来。

    他连忙抖了抖胡须,一脸震惊的看向厉子澈:

    “哎哟喂,我的小宝贝啊,知不知道什么是谈恋爱啊?这还就失恋了?”

    厉子澈摇了摇头,脸上分明挂着一副我是看你可怜才勉为其难告诉你的表情:

    “难道不是吗?你们自己只顾着自己的事情,根本就不知道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

    “昨天颜恺叔叔去教堂那边做礼拜,我看到萌萌阿姨给他送花,结果颜恺叔叔好像是拒绝了,所以理论上来说,我认为这应该不算是失恋,可能是单恋吧!”

    厉老爷子在听完厉子澈的这一番话之后,彻底震惊了。

    他的手就僵在半空中,一直指着厉子澈所在的方向。

    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一个七八岁孩子能够说出来的话吗?

    如此的老练,如此的真知灼见,就连大人恐怕也不能看得如此清楚吧!

    可是苏沫沫和厉司夜两个人对于厉子澈的反应似乎是见怪不怪了。

    因为他们两个人比谁都清楚,自家宝贝那可是早熟的很啊!

    他会分析出这个话来,理所应当。

    厉司夜一把将厉老爷子的手给拽了下来:

    “你家宝贝小曾孙早熟这种情况,习惯就好了。”

    厉老爷子目登口呆,坐在一旁的苏沫沫在听完这句话之后若有所思。

    她的眼底似乎有一抹狡诈的光一闪而过。

    颜恺和阮萌萌两个人在感情这方面曾经都受过很重很重的创伤,所以能够让他们动情,应该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苏沫沫非常意外他们两个人能够在异国他乡相互扶持,成为最好的朋友。

    阮萌萌能够放下之前和战连城的种种,开始另外一段感情,这本来就是苏沫沫最愿意看到的事情。

    而且最重要的是,苏沫沫知道阮萌萌她心地善良,而且非常非常的有才华。

    这样一个好姑娘,颜恺不应该错过她。

    在吃过晚饭之后,厉老爷子就带着两个孩子先到楼上去睡觉了。

    这几天舟车劳顿,而且一直都带着两个孩子在身边,所以咱们的厉大boss也压根就没有吃到肉。

    今天晚上一回到两个人的房间,他就干脆利索地将自己洗了个干干净净,然后裹着浴巾往床上一躺,就等着夫人来临幸自己。

    可是等了老半天却一直都没有看到苏沫沫的身影。

    咱们的厉大boss犹豫了一会儿,终究还是皱起眉头,重新将自己的睡衣换上。

    不过当他刚刚打开卧室房门,准备出去找苏沫沫的时候,就看到那只小狐狸正蹑手蹑脚地摸到了阮萌萌房间的门口。

    此刻她手上正拿着一把钥匙,钥匙刚刚对准钥匙孔。

    眼看着就要插进去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道低沉的声线:

    “你在干什么?”

    “啊!”

    苏沫沫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大跳,身子一抖,脑门直接撞到了门板上。

    只听到“砰”的一声闷响,苏沫沫捂着自己的额头,只觉得疼得两眼发黑。

    等她一回过头来,看到站在自己身后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老公厉司夜,顿时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气。

    她抬起手就朝着他的身上捶了过去,没好气的抱怨到:

    “厉司夜你干什么呀?你不知道偷偷站在别人身后会吓死人的吗?疼死我了,额头上肯定撞出一个大包了!”

    苏沫沫没好气地不停地抱怨。

    厉司夜却十分淡定的开始拆她的台:

    “要不是你自己鬼鬼祟祟的站在别人的门口,又怎么会被我偷偷摸摸的站在你的身后呢?你知道吗?你这种行为叫做自己做贼心虚!”

    “你这个家伙,还恶人先告状是不是?”

    苏沫沫的话音还没来得及落下,面前那张房门突然被人从里面一把给拉开了。

    “哎哟喂!”

    原本大部分的力气全部都靠在门上的苏沫沫一下子重心不稳,整个人直接的朝着房间里面栽了过去。

    倒是站在她身后的厉司夜那叫一个眼疾手快,飞快的捉住了她的胳膊,然后重重地往后面一扯,便将她直接扯地撞进了自己的怀里。

    房间里面,阮萌萌正伤心呢。

    冷不丁听到门口似乎是传来了什么动静,所以正打算出来看看。

    可这个时候,自己才刚刚打开大门,就看到厉司夜和苏沫沫两口子正臭不要脸的抱在一起,十分的恩爱。

    她顿时只觉得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这两口子分明就是故意跑到自己面前来秀恩爱,刻意要往她心窝子上面捅刀子的,太过分了!

    “你们……你们太过分了!”

    阮萌萌一个转身飞快地冲进房间,把自己甩在了床板子上,哽咽的抽泣了起来。

    “你看看,你看看你做的好事!”

    苏沫沫没好气的伸手再厉司夜的身上捶了一下。

    她一边捶还一边拼命地将他朝门外赶:

    “你赶紧给我出去,我在这里开导开导萌萌,晚上你就别等我了,说不定我就在这里睡了,你自己一个人乖乖的睡吧,啊!”

    “苏沫沫,你!”

    厉司夜彻底目瞪口呆了。

    合着今天晚上他那香喷喷的花瓣沐浴就这么白洗了?

    亏得他还满心期待着今天能够吃上一顿肉呢,谁知道却只能干巴巴的站在这,眼睁睁的看着自家老婆拿阮萌萌当挡箭牌,将自己拒之门外。

    苏沫沫多聪明的一个人!

    她一眼就看出了自家老公脸上那满满的不乐意的表情。

    她眼珠子转了转,嘴角勾起了一抹狡猾的笑容。

    在关门之前,她还不忘记蜻蜓点水似地在他的唇上印了一吻:

    “老公,晚安喽!”

    “砰”的一声,苏沫沫话音才刚刚落下,房门就这样重重地被关上了。

    咱们的厉大boss就这样毫无人性的被关在了房间的外面。

    而刚才蜻蜓点水的那个吻,就像是火药的引线,瞬间就将他身上的火给点燃了。

    厉司夜满头黑线,就这样看着紧闭着的房门,无可奈何地转过身去,心里不停的琢磨着明天一定要好好的收拾收拾她。

    而房间大门的后面,阮萌萌一个人正坐在床角的边上抱着膝盖,脸上的表情似乎看上去有些悲伤。

    苏沫沫没有多说什么,直接爬到了床上,跪坐在阮萌萌的对面。

    阮萌萌听到动静,抬头看了苏沫沫一眼。

    原本她以为,按照她的性格一定会轻言细语地安慰自己。

    可是没想到苏沫沫那个家伙一上来劈头盖脸就来了一句:

    “我听说你表白被拒了,是不是真的呀?”

    阮萌萌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抬起头来就这样看着苏沫沫,原本只是有些悲伤的心情被她这么一番质问,眼泪突然就像决了堤的洪水喷薄而出。

    苏沫沫看着她那伤心的样子,似乎丝毫都不心疼,还继续在她的心窝子上面捅刀子:

    “唉,既然你都已经被拒绝了,那还有什么好郁郁寡欢的,干脆就放弃好了呀!”

    这句话好像是突然刺激到阮萌萌了,她脸上瞬间浮起了不甘心的表情:

    “凭什么呀?凭什么就放弃,我都已经喜欢他整整三年了,我才不想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放弃呢!”

    看到阮萌萌被自己击的如此硬气的说出这番话,苏沫沫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

    她伸手在阮萌萌的肩膀上重重地拍了拍,语重心长的说道:

    “是的嘛,这样就对了呀!喜欢就追,可怜巴巴的表白等着他的回应,这才不是什么英雄的作为!要是死缠烂打都追不到,那就吓药呗!”

    “噗!”

    听到苏沫沫如此无厘头的话,阮萌萌一下子被她逗得破涕为笑。

    看到阮萌萌的心情似乎终于是稍微变好了一些,苏沫沫这才一本正经的开口劝说了起来:

    “虽然说这几年的时间我都待在乡下,并没有和你们两个人在一起,但是我刚才听你说,你都已经默默的喜欢他三年了,是不是对你而言,这份感情已经珍贵到你根本就没有办法割舍的地步了呢?”

    阮萌萌脸上的表情僵了一瞬间,她似乎是在犹豫,也好像是在思考。

    不过很快她脸上的表情还有目光突然又变得坚定了起来:

    “其实从最开始的时候,我以为自己对颜恺的好感,仅仅是因为想要躲开战连城带给我的那些糟糕的不安的回忆。”

    “可是在经过这几年时间的相处之后,我发现我好像越来越喜欢他了,他那个人很正直,很单纯,也很善良,我甚至还曾经幻想过有一天能够嫁给他!”

    阮萌萌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双颊不由的红了起来。

    这种感觉甚至是当初在和战连城在一起的时候都没有过的心动。

    “只不过……只不过我身上背负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我一直觉得我自己配不上颜恺,所以才会一直以朋友的身份待在他的身边,拖了这么久。”

    “如今你们回来了,所以我那天鼓起勇气想要对他表白,因为我不想后悔一辈子……”

    阮萌萌在说道这番话的时候,语气里面带上了一丝丝的哀伤。

    苏沫沫看到他的不安的表情,似乎是猜到了什么。

    阮萌萌肯定是在介意当初自己曾经和战连城在一起的事情。

    她和战连城两个人曾经发生过亲密关系。

    虽然她是被强迫的,但是他们两个人之间有过肌肤之亲,这却是一件根本就没有办法争辩的事实。

    阮萌萌这些年一直在隐藏着自己的感情,就是因为她一直在为这件事情而感到深刻的自卑。

    听到她的这番话之后,苏沫沫伸手握住了阮萌萌的肩膀,她坚定不移的开口:

    “萌萌,竟然这样的话,那咱们就一不做二不休……”

    苏沫沫压低了声音,靠在阮萌萌的耳边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桶。

    阮萌萌越往后面听,一双眉头皱的越紧。

    她狐疑的看着苏沫沫,十分不确定的说道:

    “沫沫,这样真的可以吗?是不是不太好呀?”

    苏沫沫一副恨其不争的样子,直接一记暴栗弹在了她的额头上:

    “你懂什么呀,咱们华夏国有一句老话叫做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你后天一早的飞机回国,如果你再不行动的话,可能真的就来不及了!”

    “毕竟前几天我在和师兄聊天的时候听他提起过,他是打算长时间留在洛杉矶这边发展的,恐怕短时间之内是不会回国的,如果你这个时候还不抓紧机会,等你们回国之后,你们两个人之间的联系可就更少了,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苏沫沫的这番话,准确无误地戳到了阮萌萌的心窝子。

    她咬着自己的指甲,似乎是在做着激烈的心理斗争。

    几分钟之后她好像是突然下定了决心,眼神变得十分坚定:

    “好,那我就按照你说的去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