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498章 矢口否认
    “李总,靳氏集团的靳董来了。”

    听见秘书的汇报,李曦和蒋骋都很惊讶。

    他们都没有想到靳封臣会来jr。

    “他会突然过来,肯定有什么事。你自己注意点。”

    蒋骋说完这句话,就走进休息室,把门关上。

    他走到休息室里唯一的一张沙发坐下,拿起一旁的笔记本电脑搁到腿上,然后打开李曦办公室的监控。

    虽然他和靳封臣未曾见过面,但之前因为上官媛被抓的事,靳封臣曾让人调查过他,多少对他有些了解。

    如果让靳封臣看到他和李曦在一起,肯定会怀疑李曦的身份。

    所以,他还是回避比较稳妥。

    李曦抬头看了眼墙角的监视器,她知道蒋骋肯定在休息室里盯着监控。

    她深深吸了口气,才让秘书把人带进来。

    “靳董,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靳封臣一进来,李曦就笑吟吟的迎了上去。

    靳封臣环顾了下四周,并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有事想向李总请教。”靳封臣语气冷淡而疏离。

    “哦?”李曦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我能有什么地方值得靳董向我请教?”

    靳封臣冷着脸,没有回答。

    见状,李曦挑了挑眉,作出“请”的手势,道:“靳董,先这边坐。你来的很是时候,我刚好有空,我们可以慢慢聊。”

    接着,她吩咐秘书:“送两杯咖啡进来。”

    “是。”秘书转身出去。

    偌大的办公室剩下靳封臣和李曦两个人。

    待靳封臣落座后,李曦坐到他的对面,脸上依然堆满了笑容,“靳董,我真的很惊喜,你竟然会来jr找我。”

    靳封臣轻轻掀眸,清冷的目光落在她那张美艳得不真实的脸上,将一瓶香水放到茶几上。

    看到那瓶香水时,李曦的笑容瞬间凝固,描绘精致的细眉蹙起,疑惑的目光看向他,“靳董,你这是什么意思?”

    香水是她送给江瑟瑟的那瓶。

    他会把它拿来,不会是发现了什么吧?

    李曦心里有些慌了,但面上维持着镇定,不显露一丝一毫。

    靳封臣薄唇轻启,嗓音如同淬了碎冰,“我还想问李总是什么意思?”

    他果然是发现了。

    李曦的心顿时平静下来,扬唇一笑,“我还真不懂靳董的意思。要不,靳董你就明说吧。”

    既然她这么说,那他就不必迂回。

    “香水里掺杂着一种市面上没有生产的药物。”

    说这话的时候,靳封臣的声音淬满了寒意,看着李曦的目光越发的森冷。

    “药物?”李曦震惊的瞪大眼睛,“你,你是不是搞错了?这可是我托人从国外买过来的香水,怎么可能掺有药物?”

    靳封臣死死盯着她,“你不知道?”

    她的表情完全就是刚知道的状态。

    “我怎么会知道?”李曦笑得很无奈,“我这香水一买回来,就放着,也没动过。要不是你说掺杂了药物,我恐怕都不会知道。”

    她的样子看起来不像是在撒谎,不知道是她太会隐藏了,还是真的不知情。

    靳封臣没有完全相信她的话。

    “你真的不知道?”他重复问了遍。

    李曦一脸茫然,举起手作发誓状,“我真的不知道。”

    靳封臣很清楚就算她真的知道,也会矢口否认。

    没必要和她在这件事纠缠下去。

    “把你让他帮忙代买的人告诉我。”靳封臣说。

    李曦微微一愣,“告诉你?”

    “既然你不知道,那他或许知道。”

    “他,他只是我的一个员工。当时他是出差,我让他顺便帮我带回来,他哪里会知道香水里掺有药物呢?”

    李曦笑得有些不自然,貌似很怕靳封臣知道对方是谁一样。

    靳封臣看在了眼里,心里立马确定这事一定和她有关系。

    “知不知道,还是得当面问清楚。”靳封臣不动声色的说。

    李曦干笑了声,“你说得对。不过你来得不巧,他人还在国外没回来。”

    其实根本就没有这个人。

    李曦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找谁假冒,只能随便找借口搪塞,希望靳封臣会放弃。

    “这么巧?”靳封臣挑眉,“看来我是真的来得不是时候。”

    他的语气意味深长。

    李曦心里开始有点慌了,但面上依然保持着镇定,“是啊,等他回来,我一定帮你问清楚。”

    看来今天是问不出什么了。

    靳封臣起身,淡淡道:“那就麻烦李总了。”

    “一点都不麻烦,这是我应该做的。”

    只要今天能搪塞过去,到时候她随便找个人假冒一下就可以了。

    靳封臣看着她,没有作声。

    他的黑眸幽深如潭,就好像会洞察人心一样。

    李曦莫名有点心虚,她咽了口口水,笑道:“我们聊了这么久,我都还没弄清楚香水里的药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她努力装出一副完全不知道的样子。

    “我妻子会病倒,就是因为这个药物。”靳封臣冷冷的回道。

    “啊?”李曦很是诧异,“可我一直都在用这个香水,我怎么没事?”

    靳封臣不愿多说,微微颔首:“我先走了。如果李总有什么发现,记得告诉我。”

    “一定一定。

    李曦把人送出去后,看着人进了电梯,门一关上,她迅速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长长的舒了口气。

    在靳封臣强大的气场下,她感觉自己根本无所遁形,好像什么心思都被看穿了一样。

    但愿今天他没发现什么。

    蒋骋从休息室出来,看到她的脸色不是很好,关心的询问:“怎么了?”

    李曦转头看他,“你不是在里面看了监控吗?难道不知道我怎么了?”

    蒋骋静默了几秒,才开口:“如果你是怕被靳封臣发现香水里的药是你专门加进去的,那大可不必担心。”

    “我怎么能不担心?”李曦皱起眉,“一旦被发现了,我的身份就会被怀疑。到时候我是上官媛的事,就会被他们知道。”

    到时候,她想报仇都难了。

    “只要你矢口否认,他们就算怀疑到你身上,也没辙。”蒋骋说。

    李曦一听,冷冷的笑了声,“你把靳封臣想得太简单了,太蠢了。就凭他刚才的神情,我想他已经怀疑到我头上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