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885章:还好有惊无险
    这一看不打紧,只见苏沫沫已经单脚踩在了断墙之上。

    厉司夜的俊脸瞬间变得一片铁青,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苏沫沫现在都已经有差不多九个多月的身孕了,她挺着那么大一个肚子,竟然在爬那半米高的台阶!

    而且很明显能够看得出来,她的目标就是台阶前面的那一堵差不多有一米高的断墙之上。

    而断墙能够容纳她站立的地方,也不过一只脚的位置而已。

    虽然的一米高的距离对于普通人来说并算不得什么,可是对于一个怀孕九个月即将临盆的孕妇而言,就是非常非常危险的了。

    苏沫沫这家伙是不要命了,还是不想要孩子了?

    自己不过是发了个呆走了一会神,她就这样自作主张了!

    一想到这里,厉司夜的声音顿时充满了怒气。

    他一下子站了起来,连带着嗓门也变大了:

    “苏沫沫,你在做什么?”

    话音还未落下,他已经迈开了步子,用最快的速度朝着苏沫沫那边走了过去。

    同样的也正是因为他这一声恼怒的呵斥,还有声音里面那隐隐夹杂的怒火,让正准备伸腿迈过去的苏沫沫被唬得吓了一大跳。

    她几乎是下意识的扭头看了过去,一回头就对上了满脸怒火的厉司夜。

    这会儿,他正气势汹汹的朝着自己走过来,那样子分明就是来算账的。

    苏沫沫知道厉司夜在看到自己爬墙的时候会不太高兴,但是万万没有料到他的反应会这么大。

    于是她心里一虚,脚下的步子也跟着有些慌乱:

    “不是的,老公你听我说……”

    委屈巴巴的开口,在说话的同时,右脚也跟着落下。

    正是因为分了心,她的右脚在落地的时候,竟然不小心一滑,直接给踏空了。

    “啊!”

    苏沫沫突然惊叫了一声,整个人猛的朝着地上摔了下去。

    这一幕看得急匆匆赶过来的厉司夜直接魂飞魄散。

    他以最快的速度朝着苏沫沫那边跑了过去,声音更是声嘶力竭:

    “苏沫沫!”

    站在一旁的方心辞看到这一幕之后,也是吓的一张脸变得惨白如纸。

    她直接将自己手中的单反往旁边一甩,用最快的速度朝着苏沫沫扑了过去。

    只听到“砰”的一声沉重的闷响,方心辞在苏沫沫落地的最后一个瞬间一把抱住了她。

    她一个翻身,用自己的身体给苏沫沫当了一回人肉垫子。

    苏沫沫身体笨重,所有的力量都压在了方心辞的腿上。

    两个人落地的时候,方心辞只觉得有一股尖锐无比的刺痛从自己的小腿腿骨那里骤然炸裂开来。

    她低头看了过去,发现自己的小腿恰好撞在了一处尖锐无比的断臂上面。

    她仿佛能够听到骨头“咔嚓”裂开的那种声音。

    冷汗豆大的冷汗就这样突然从额头上冒了出来。

    方心辞痛苦地捂着自己的小腿,整个人几乎快要昏厥过去。

    而另一边,苏沫沫虽然摔在了方心辞的身上,但是两个人一落地,她依旧还是顺着惯性滚落在了方心辞的身侧。

    她在侧身翻滚的时候,那隆起的肚子恰好碰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一阵剧烈的抽痛从腹部的位置传了过来。

    苏沫沫仿佛听到“砰”的一声闷响,下一秒就有一股热流就这样涌了出来。

    “啊!老公,我的肚子,我的肚子好疼啊!”

    因为突如其来的巨大疼痛,苏沫沫一瞬间缩成了一团,她开始痛苦地捂着肚子低声喊了起来。

    穿在她身上的浅黄色的汉服也被打湿,里面甚至还有一丝丝的血水浸了出来。

    厉司夜被眼前发生的这个场景吓到心神俱裂。

    他几乎是双目赤红地冲了过去,一把将苏沫沫抱起来,紧紧的揽入自己的怀中。

    当他低头检查的时候,发现苏沫沫的裙摆被打湿,甚至还有血流了出来。

    他扭头看到躺在地上蜷缩成团的方心辞,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开口威胁道:

    “要是她们母子出了任何问题,我保证你活不过明天!”

    如果厉司夜不是看在刚才方心辞替苏沫沫当了一回人肉垫子的情况之下,只怕他会抑制不住自己的心情,直接当场就把她给撕碎了。

    一旁的方心辞尽管这个时候已经痛得快要昏厥,可是当她面对厉司夜那冰冷的目光的时候,她还是会被吓到脸色惨白,浑身发抖。

    厉司夜冷冷的哼了一声,火烧火燎地抱着苏沫沫飞速离开。

    原本蜷缩在地上的方心辞突然全身颤抖着,拼尽全力想要爬坐起来。

    好不容易坐起来之后,她虚弱地靠在断壁的边缘不停的喘息着,那样子就好像用尽了全身所有的力气。

    好一会儿她才能稍稍的松了一口气,她用颤抖的双手从自己的裤兜里将手机给掏了出来。

    她低头扫了一眼自己已经被鲜血染红了的裤腿,痛到牙齿几乎都开始打颤了。

    方心辞下意识的抬头,看着厉司夜已经上车离开。

    直到车子彻底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中之后,她才颤抖着拨通了一个号码。

    “嘟嘟!”

    电话那头在短暂的响了一声之后就被人接通了。

    方心辞声音低沉,艰难无比地开口:

    “她摔倒了,但是我的腿也断了,我现在必须要马上去医院……”

    没过多长时间,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就从拐角处飞快的行驶了过来。

    车子缓缓地停在了路边,一分钟之后,车子里面有两个身材魁梧的保镖走了下来。

    他们二话不说,飞快地将方心辞抬上了车。

    上了车之后,有人替她做了粗略的止血处理。

    方心辞直到这个时候才发现,副驾驶的位置上似乎有人坐着。

    此刻早已疼得全身都冒了冷汗,她艰难地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

    可是小腿处传来的巨大疼痛让她浑身发抖,牙根打颤,甚至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而另外一边,当厉司夜火烧火僚的江苏沫沫送到医院的时候,她身上穿着的汉服群的裙摆几乎已经全部被羊水给打湿了。

    仔细的看,上面还有一丝一丝的血迹在蔓延。

    苏沫沫立刻被送到了急诊科,没过多长时间又转到了妇产科,到最后直接被推到了产房里面。

    由于事情发生的实在是太过于突然,以至于厉司夜并没有做好任何生产的准备。

    像是待产包、证件那些东西,他通通没有带过来。

    就在他在手术室的外面焦急无比的等待着的时候,医生从产房里面跑出来通知他,苏沫沫胎膜早破,孩子差不多应该是要出生了。

    胎膜早破是医生的专业术语,说白了就是羊水破了。

    苏沫沫不小心摔了一跤,把羊水给摔破了,这个时候应该是要发做准备要生孩子了。

    厉司夜向来就自恃冷静无比,可是即便这已经是第二次陪着苏沫沫生产,他还是会紧张到手足无措,就像一个楞头青一样。

    他就这么呆呆傻傻的站在产科病房的门口,甚至连想追问医生一些什么东西,都不知道自己应该从何开口。

    他呆滞的在病房门口站了差不多整整两个小时,直到产房里面突然传来了一阵清脆而尖锐的啼哭声。

    “呜呜哇哇……”

    这清脆响亮的啼哭声,才让厉司夜猛地从恍惚中惊醒。

    他拔腿就朝着产科那边冲了过去,就在他准备拍门的时候,产房的大门在同一时间被一名护士拉开。

    他定睛一看,护士的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婴儿:

    “请问谁是苏沫沫的家属?”

    突然出现在她眼前的厉司夜,把她吓了一大跳:

    “是我,我是苏沫沫的丈夫。”

    “恭喜您,是个女孩。”

    护士在看到厉司夜之后,被他那绝美的容颜惊艳到心口微微一窒。

    不过却还是强作镇定地将手里已经包裹在襁褓中的婴儿递了过去。

    厉司夜顺势将婴儿接了过来。

    他抱孩子的动作很熟练,不过他甚至没来得及多看的婴儿一眼,便抬头拔腿准备往产科病房里面冲:

    “苏沫沫的情况现在怎么样了?”

    看到厉司夜这个阵仗,护士连忙将他拦在了门口:

    “不好意思这位先生,这里可是产房,里面还有其他很多孕妇在里面生产,您不能就这样进去!你太太现在已经生产完毕,还需要在产房里面留观一个小时左右,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待会我们会通知你过来接人的。”

    如果没有问题的话……

    护士会这样说,也就是代表苏沫沫这一次生孩子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这是正常的顺产吗?

    在得知了这一点之后,厉司夜悬着的一颗心这才重新落回到了肚子里。

    也就是这个时候,他才得空低头看了一眼襁褓中的婴儿。

    他怀里抱着的是一个女孩儿。

    太好了,真的是个女孩儿!

    他怀里抱着的这个宝宝有着深深的双眼皮,皮肤也和苏沫沫一样的白皙干净,完全就不像当初厉子澈初生时候那样的皱巴巴的。

    他们的小女儿刚刚生下来就非常的白净,非常的漂亮。

    那双小眼睛时不时的睁开一条细缝,然后又马上合上了!

    小小的家伙抱在手里,根本就不敢用力,生怕用力过大会不小心伤到她。

    真的是个女孩儿!

    苏沫沫如愿以偿了,而自己也如愿以偿了。

    两个儿子两个女儿,想来他们两口子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吧!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厉司夜在产科外面等了足足一个小时的时间,终于等到了苏沫沫观察结束被送出来。

    厉司夜第一件事情就是走上前去,将捧在手里的那一束百合轻轻的放在了她的床头。

    看着大汗淋漓,脸色苍白,十分虚弱的苏沫沫,厉司夜的心里莫名其妙地涌上了一股深深的心疼。

    母亲出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让孩子**母乳。

    在高级病房里面,苏沫沫正躺在病床上喂母乳。

    此刻的她整个人就好像是刚刚从水里面捞出来一样,全身上下湿透,就连头发也是湿哒哒的,看上去无比的虚弱。

    可即便如此,当她扭头看到身侧白白嫩嫩非常漂亮,非常可爱的小女娃的时候,那疲倦的脸上还是不受控制地浮起了一抹温暖的笑容。

    她有些艰难地回头扫了厉司夜一眼,声音轻轻的说道:

    “是女儿,我就知道一定是个女儿。”

    厉司夜站了起来,靠在了她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

    “辛苦了。”

    虽然这已经是第二次陪着苏沫沫待产了,可两次陪在外面待产的厉司夜都是心急如焚的。

    当年在生厉子澈的时候,他们被困于那个神秘的岛屿,苏沫沫不小心早产。

    厉司夜在外面听说苏沫沫难产,更是急得疯了似的。

    所以才会在苏沫沫怀第三胎的时候格外的小心翼翼,可谁知道意外却还是发生了。

    虽然孩子已经足月,可问题是这并非苏沫沫身体自觉发动,而是在摔了一跤之后才发动的,这也让厉司夜感到尤为恼火。

    好在医生都说了母女平安,厉司夜这口气才硬生生的憋了下去。

    否则的话,他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找方心辞算账。

    此刻的苏沫沫躺在病床上,并不知道厉司夜心里的那些弯弯道道。

    她低下头去,眼神温柔的看着躺在自己身侧的女儿。

    看着她那安详的睡颜,只觉得自己就算是再辛苦那都是值得的。

    当年自己在生厉子澈的时候因为是早产,再加上脐带绕颈等诸多因素导致孩子难产,她吃了很大的一个亏。

    这一次虽然羊水破的有些意外,但胜在母女平安。

    再加上因为已经是第三胎的原因,苏沫沫的产程比较投胎的时候要快了很多,同样的也少受了很多罪。

    苏沫沫伸手轻轻地抚摸着女儿白皙细致的肌肤:

    “别人都说女儿就是妈妈的小棉袄,今天这么顺利,我也没有吃多大的苦头,看来果然是真的。”

    喂完奶之后苏沫沫,直接靠在枕头上,足足昏睡了一天一夜。

    因为生孩子实在是消耗太多太多的体力了。

    在这个期间,厉司夜也没有叫醒她,只想让她好好的休息一下。

    苏沫沫并不知道在她睡着的期间,林翩翩她们都曾经过来看望了她和孩子。

    这一觉苏沫沫睡得十分得餍足,等她清醒过来喝了一碗清汤,让这才觉得自己的体力稍稍恢复了一些。

    苏沫沫醒过来的第一件事情自然是要看自己的女儿。

    厉司夜把女儿抱到床边的时候,看到苏沫沫那张俏脸依旧惨白而憔悴,心中顿时无比的心疼。

    他伸出手来报复似地在小宝宝的鼻子上轻轻戳了一下:

    “你看,一一她睡着了。”

    厉司夜认真的盯着小宝宝看好一会,脸上突然之间露出了十分宠溺的表情。

    几年前,苏沫沫在生厉子澈的时候,他一直就觉得刚刚生下来的宝宝一定会皱巴巴得非常非常的难看。

    可是这一次他的女儿却打破了他这个观念。

    小宝宝生出来之后,非但没有被羊水泡的皱巴巴的,而且皮肤还异常的白皙光滑,脸上一丁点的瑕疵都没有。

    那巴掌大的小脸上双眼皮十分的明显,特别是那双大眼睛水灵灵的,就和苏沫沫的一模一样,看上去非常非常的漂亮。

    这么漂亮又可爱的小萌娃,就连厉司夜都忍不住想跟她多多亲近一番。

    “不是老公,你刚才叫她什么?”

    苏沫沫差异无比的看了厉司夜一眼,似乎有些不敢置信的模样:

    “你确定你是认真的吗?”

    厉司夜并没有抬头,他继续伸手在自己的宝贝女儿的脸上轻轻戳了几下,一本正经的开口说道:

    “你知道的,我这个人向来就不太喜欢开玩笑。”

    苏沫沫彻底惊呆了:

    “……”

    当初在从马德里回国的飞机上,苏沫沫就一直在琢磨给自己的女儿起个什么样子的名字比较好。

    当时厉司夜随口说了一句,就叫她一一吧。

    苏沫沫并没有放在心上,可谁知道今天厉司夜竟然真的叫了她这个名字。

    虽然说一一这个名字听上去也挺可爱的,可是只要一想到这个名字的来历,苏沫沫还是觉得这件事情是不是安排的有点太草率了。

    人家其他的小朋友哪一个生出来名字不是爸爸妈妈经过再三思考深思熟虑?

    而自己家的宝宝呢?

    不过就是妈咪指,爹地说,就这么定了下来了?

    要是以后被崽崽知道她的名字来的这么随便,肯定会伤心的。

    就在这个时候,月嫂走了进来。

    她看了一眼已经睡熟了的小家伙:

    “夫人,小宝宝已经睡着了,您刚刚生产完毕,现在不宜抱孩子,交给我吧。”

    苏沫沫回过神来,她点点头将自己手里的小宝贝递到了旁边的月嫂身上。

    月嫂抱着孩子前脚才刚刚出去,后脚厉司夜就直接坐到了床边。

    他长臂一收,便将苏沫沫揽入了自己的怀中。

    他的这个动作非常的自然和熟悉,苏沫沫也没有抗拒,顺势就依偎在他的胸口。

    “老公,你确定真的叫她一一吗?难道你不觉得我们这样给她取名字实在是有点太草率了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