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893章:带着你的赔钱货一起滚!
    苏沫沫兴奋地说道:

    “没错啊,就是小咩,你们看!她怀里还抱着孩子,一定就是她。”

    看到这一幕的沈司晨只觉得自己的心脏突然开始狂跳,都快从喉咙眼里面蹦出来似的。

    他也跟着往前凑了一些,焦灼的开口:

    “把画面再放大,再放大一些。”

    “好的,先生。”

    在沈家老宅门口安装的监控摄像头,用的都是高清的设备仪器。

    所以里面拍下来的场景是非常非常清楚的,即便是将画面多次放大,也毫不会影响画质。

    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电脑屏幕上阮小咩的身影逐渐被放大。

    一张苍白的小脸也逐渐清晰无比的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画面里的人的确是阮小咩没错,可是当苏沫沫的看清楚了画面里的场景之后,一颗心顿时也揪了起来。

    她皱着眉头:

    “你们看到了吗?她怀里还抱着孩子,这么晚还要出去,而且走的时候身上也没有带包,更加没有带手机,什么都没有带,就这样一个人走出去了。”

    要说这个世界上谁最了解阮小咩,那就非沈司晨莫属了。

    毕竟他们两个人相处了这么多年,不说是了如指掌,多多少少对她的行为习惯也是很清楚的了。

    沈司晨看着阮小咩的背影还有离开的脚步,总觉得似乎哪里有些不太对劲。

    他再仔细的观察了一阵之后,突然开口说道:

    “你再把画面放大一点,调到最大。”

    技术人员听从了沈司晨的安排,他点了点头指尖翻飞。

    在一番操作之后,阮小咩的脸部表情被定格,然后逐渐被放大,最后几乎占据了整个大半的电脑屏幕。

    她脸上的细微表情,甚至是细微的痕迹,都被在场的众人看得一清二楚。

    “我的天呐!”

    苏沫沫不敢置信的低呼了一声,她捂住嘴巴,有些惊慌的看着视频里阮小咩的脸。

    只见她那俏丽的小媛媛脸上,分明就有十分明显的红肿的指痕,甚至嘴角还有一丝丝的血丝流了出来,没有来得及擦干。

    很明显,应该是跟谁起了争执之后匆忙离开的,所以才没有带任何的东西。

    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这个画面之后,苏沫沫只觉得一种莫名的愤怒从内心深处一下子涌到了头顶。

    她二话不说转过身去,一把拽住了沈司晨。

    再开口的时候,她的声音里充满了气急败坏:

    “沈司晨你还是个男人吗?你就是这样保护小咩的吗?当初你不惜千里迢迢一路追到m国去强行把她带回来,逼着她把孩子生下来,不许她把孩子做掉,难道这一切的一切就是为了把她留在你们沈家被人虐待,被人殴打的吗?”

    “沫沫!”

    厉司夜知道在看到阮小咩这个样子之后,苏沫沫的情绪会有些失控。

    于是他疾步走到了苏沫沫的身边,张开双臂抱住了她,让她稍微冷静了一些。

    毕竟阮小咩挨打这件事情沈司晨他自己是不知情的。

    所以就算要怪也怪不到他的头上去。

    被苏沫沫强行拽着,沈司晨脸上的表情更加呆滞。

    他此刻的心情更是无以言说的震惊。

    在老宅里面,除了几个佣人之外,就只有沈老太太和沈妈妈她们两个人了。

    沈老太太非常疼阮小咩,所以是绝对不会做出动手打她的这种行为的。

    那么唯一有可能的就是沈妈妈了。

    沈司晨一直就知道自己的母亲不喜欢阮小咩,也猜到或许阮小咩会离家出走,是因为母亲用了非常恶毒的话语去伤害她。

    可是他想一万遍都没有想到,自己的母亲竟然会动手去打她?

    阮小咩那么倔强那么骄傲,但是又那么懂事。

    但她真的受了自己母亲的那一巴掌,她也绝对不会还手的。

    所以屈辱之下,她才会不管不顾什么都不带,抱着孩子匆匆离开!

    此刻的沈司晨就这样被苏沫沫拽着,他脸上的表情实在是一言难尽。

    他喃喃自语:

    “怎么会这样?不可能的,怎么会这样呢?”

    在一旁嘟嘟囔囔的他好像突然回过神来,连忙转过身去,一把抓住了那个技术员的领口,大声的说道:

    “快,你马上把八号摄像头的监控资料全部都给我调出来,从昨天晚上七点开始,一个都不要落下。”

    沈司晨记得很清楚,八号摄像头的位置是正对着老宅的玄关的。

    如果昨天晚上这门没有关掉的话,多多少少应该能够拍到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那技术人员被暴怒的沈司晨吓得满头大汗,他连忙点头,手指轻颤,最快的将八号摄像头里面的画面给调了出来。

    画面里面显示,昨天夜里沈家老宅客厅的大门并没有被关上。

    但是因为八号摄像头距离客厅还是稍微有一点距离的,所以摄像头拍的并不是特别特别的清晰。

    但从身形和动作上就能够判断的出来,站在前厅的那两个人的确就是沈妈妈和阮小咩。

    技术人员将时间调到了昨天晚上七点左右,阮小咩正在客厅里面喂奶。

    能够看得出来,那个时候她心情还是不错的。

    不时会和怀里的小宝宝两个人互动,脸上的笑容也非常的温柔。

    可就在差不多十几分钟之后,沈妈妈突然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

    她站在沙发边上一双手不停地比比划划,不知道和阮小咩说了什么。

    没过一会,沈妈妈的脸色突然就变得开始不太对劲,整个人也开始歇斯底里了起来。

    她几步冲到了阮小咩的面前,一把就将她手中的奶瓶拽着过来重重地砸在了地上,并且凶狠地用手指着她的鼻头大声地咒骂着什么。

    在整个过程中,阮小咩都是一声都没吭的。

    在面对沈妈妈的责骂的时候,她只是默默地将掉在地上的奶瓶捡起来。

    从头到尾她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也许是看到了阮小咩的隐忍,沈妈妈得寸进尺地冲了过来。

    她再一次将阮小咩手中的奶瓶抢走扔掉,到了最后甚至还打算去抢阮小咩怀里的宝宝。

    因为沈妈妈的动作幅度很大,很明显能够看出来,为护住自己怀里的孩子一直就隐忍着的阮小咩终于开始反抗了。

    此刻的她脸上还带着几分祈求,不过还没说上两句话,就被暴怒的沈妈妈一巴掌扇的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要保护自己和怀里的孩子,阮小咩这一跤摔的很重。

    手肘磕在了桌子的角落上,有鲜血流了出来。

    可即便是如此,沈妈妈还没有要放过她的意思。

    隐隐约约的苏沫沫她们甚至能够从监控视频里面听到暴怒的声音:

    “你给我滚!!”

    “怎么……怎么会是这样呢?怎么可能会是这样呢?”

    沈司晨就这样看着监控视频里面的画面,那张俊朗无比的脸上瞬间血色褪尽,惨白得如同一张纸。

    原本垂在身侧的指尖也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了起来。

    那是失望,但是更多的却是愤怒。

    他的拳头松了又紧了又松,这是暴怒之后无边无际的内疚和恐慌。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个时候,在一旁的苏沫沫看到了这一幕之后,也是心疼得眼眶泛红。

    她有些无助地揪着厉司夜的袖子,目光闪躲地看着屏幕里面的画面。

    在那闪烁着白色雪花的屏幕里,阮小咩安静的看着沈妈妈,艰难无比地爬了起来。

    沈妈妈似乎是被她这太过于平静的反应给吓到了。

    她连退了两步,原本以为阮小咩是打算过来攻击自己的,可没有料到她竟然深深的朝着自己鞠了一躬。

    能够看到沈妈妈脸上的表情都变得诧异了起来!

    片刻之后,她一把抱起了宝宝,转身便朝着外面走了过去,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

    伴随着阮小咩的步子离监控摄像头越来越近,她的脸也越来越清晰。

    此刻她的脸上并没有难过,反而还多了一丝解脱的轻快。

    不过和阮小咩的反应并不太一样。

    当沈妈妈看到阮小咩真的带着孩子就直接往外面冲的时候,她顿时气得勃然大怒。

    她站在那儿直跺脚,嘴里一张一合,脸上的表情也是十分的倨傲很明显,似乎又在说着什么讥讽的话语。

    看她那个样子应该是还在等着阮小咩回来和自己低三下四的道歉。

    可谁知道阮小咩就这样抱着孩子,一直走出了大厅头也没回。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意识到,这一次那个臭丫头真的不是在跟她开玩笑,她是真的打算离家出走。

    如果说换做是以前,孩子还没出生阮小咩要走的话,阮妈妈绝对不会多留一秒钟。

    可现在孩子都已经生了,再加上沈司晨又没有回来。

    这要是就这么让她走了,沈妈妈就觉得自己一定是说不清楚的。

    于是她迫不得已地追了出来,两个人就这样全部都站在了八号摄像机的下面,以至于她说的话所有人都听得非常的清楚:

    “阮小咩,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今天如果你敢走出这个大门,从今往后你就再也不是我们沈家的媳妇了,你再也别想踏进沈家的大门半步!”

    似乎是在听到这话之后,阮小咩脚下的步子一下子停顿了。

    沈妈妈在看到阮小咩的这个动作之后,脸上顿时浮起了轻蔑无比的表情。

    她双手环胸,目光十分鄙夷。

    她就知道自己之前的推测都是对的。

    阮小咩这个女人从头到尾一直惦记的就是沈家的财产和势力。

    如果沈司晨身无分文,什么都没有,她根本就不可能跟着他。

    现在自己说她两句,打了她一巴掌,她就要闹脾气离家出走,不过就是用来吓唬吓唬自己。

    只要自己声音一大,真的要把她赶出家门,她这不就是怕了吗?

    要怪的话,就怪她自己的肚皮不争气。

    自己生不出一个儿子,现在还有理了吗?

    自己要是她的话,生不出儿子,那就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服侍公婆,夹着尾巴做人。

    受点委屈那又能怎么样?

    没把她赶出去,让她在家里坐完月子,已经算是对她很客气的了。

    不过这一次沈妈妈却并没有等来阮小咩服低做小的态度。

    只见她淡淡的回头,那目光冰冷到几乎感受不到任何的温度:

    “沈阿姨,我知道从一开始你就从来没有把我真真正正的当成沈家的儿媳妇。你之所以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就是因为沈司晨的坚持,而我又怀了孕而已!”

    “再说了,我如今生下来的是个女儿,你就更加的看我不顺眼了,所以今天我到底是走还是留对你而言根本就没有任何差别,不是吗?”

    “哼,你这个下三滥,用什么口气和我说话呀?你以为你算个什么东西啊?”

    沈妈妈被阮小咩这么一怼,当下就恼羞成怒了,她怒吼着:

    “好啊,既然你想走,那就带着你的赔钱货一起滚!我告诉你,今天只要你胆敢踏出这个房门,沈家就永远不会认她,你自己好好掂量掂量!”

    沈妈妈原本是打算用这句话来威胁阮小咩的,她自己不在意她的身份,可总不能不在意她女儿的身份吧!

    可谁知道这一次阮小咩就好像是下定了决心似得。

    她扭过头来安静地看了沈妈妈一眼,脸上并没有任何的情绪起伏。

    就这样抱着孩子,淡淡然地转身,一脸冷漠地离开了。

    沈妈妈在背后气到跳脚,可是碍于面子又没有继续再跟下去。

    就这样,阮小咩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了电脑的屏幕里,直到最后再也看不见,彻底的融入了马路上那一片漆黑的夜色之中。

    她的身影是那样的孤独和悲凉,叫站在屏幕前的苏沫沫看了只觉得心里刺疼的厉害。

    她也是几个孩子的母亲了,如果她知道厉老爷子会和沈妈妈一样嫌弃一一的话,她也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带着一一离开的。

    就如同阮小咩那样,没有丝毫的迟疑转身的时候,绝不犹豫。

    因为那个女儿是自己拼了一条命在产房里面生下来的。

    每一次生孩子,女人就如同去鬼门关走上了一遭。

    也许别人在乎的是孩子的性别,可是在母亲的眼里,她在乎的仅仅就只有自己身上掉下来的那一坨肉而已。

    那是根本就没有办法割舍开去的血肉亲情了。

    就像阮小咩那样,自己受了再大的委屈,她都可以打落牙齿活血吞。

    但是如果有人胆敢侮辱和瞧不起她的孩子的话,她一定会拼尽全力地去抗争。

    苏沫沫垂在身侧的手,再一次紧紧攥成了拳。

    她扭过头去看了一眼站在电脑面前早已呆若木鸡的沈司晨。

    再开口的时候几乎是咬牙切齿,那一字一句就仿佛是从牙缝中挤出来似的:

    “等我找到小咩之后,我绝对不会允许她再踏进沈家半步。”

    苏沫沫原本还憋着一口气,她正等着沈司晨和自己唱反调的时候,趁机好好的教训教训他呢。

    可谁知她的话音才刚刚落下,就看到沈司晨缓缓地抬起头来。

    此刻他的脸上挂着苍白而无力的笑容:

    “小嫂子,你放心吧,即便是你不开口说这话,在找到小咩之后,我也会带她离开沈家。这辈子我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欺负她,还有我的女儿!”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沈妈妈说的话实在是有些过分了,所以狠狠的刺激到了苏沫沫。

    此时此刻,她只觉得胸口憋屈的厉害。

    在得到沈司晨这样全权保证之后,她的语气里却还是带着讥讽的冷意:

    “沈大少,你这又是在说什么胡话呢?你们沈家那么大的产业,只要你沈大少随便勾勾手指头,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呢?”

    “就像你母亲说的那样,等着阮小咩下岗,上来补位的女人数不胜数,或许你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重新再找一个女人,看看是不是能够替你生下儿子给你老妈看看,再决定是不是真的要娶进门!”

    “苏沫沫!”

    站在一旁的厉司夜见苏沫沫说话越来越过分,忍不住提高了音量,直接拽着她的胳膊,将她拉到了一旁。

    事情的始作俑者是沈妈妈,而且从头到尾沈司晨一直就是护着阮小咩的这个态度,他从来就没有含糊过。

    并且阮小咩挨打和离家出走的这件事情,还是在沈司晨不在的时候发生的。

    舆情舆理,苏沫沫都不应该把这个责任全部都归究到沈司晨的身上。

    苏沫沫这会实在是替阮小咩感到委屈,而今被自己的老公大声的说了两句,她干脆别开脸,气鼓鼓的懒得再开口了。

    她实在是太生气,也太心疼阮小咩了,所以才会口不择言。

    可现在要她向沈司晨道歉这种事情,她实在是做不出来!

    反倒是沈司晨在听了她这番话之后,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有些无奈的笑了。

    只不过这个笑容里面却带着一丝丝苦涩的味道。

    他低下头有些呆滞的开口:

    “小嫂子,你说的一点都没错。”

    “你说什么?你这个家伙!”

    原本还在生闷气的苏沫沫万万没有料到,沈司晨居然会顺着自己的话往下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