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931章:劫匪居然是他!
    他竟然意外的笑了出来,而且那个笑容能够看出来是发自心底,没有一点虚情假意的:

    “哈哈,你还真是个爽快性子,挺有意思的!”

    不过邱启凌的话音还没落下,他突然抬手一把攥住了苏沫沫的胳膊,一个用力,直接将她拎到了自己的跟前。

    那意味深长的目光朝着她脖子上面扫了过去,随即玩笑的说道:

    “怎么,今天出门采访没把那条一千万的项链带出来?”

    “项链?”

    见邱启凌突然扭转了话头,苏沫沫一下子还没能反应过来。

    愣了几秒之后,突然就想到了昨天下午在手表店里面发生的那个小插曲。

    当时那个男人戴着帽子和口罩,还有墨镜,整张脸都遮得严严实实的,她倒是没认出来。

    如今细细一想,昨天的那个男人倒是跟邱启凌的身形似乎有七八分的相似!

    “原来是你!”

    邱启凌的脸上浮起了一抹玩世不恭的笑容。

    他将放在口袋里面的墨镜掏出来戴在脸上,然后转身优雅的离开了:

    “希望接下来我们的采访会比较愉快。”

    苏沫沫看着邱启凌优雅转身离开的背影,一时间只觉地打翻了五味瓶一样的,各种味道都有。

    她万万没有料到,这个传说中非常难搞的邱启凌,居然就是昨天在千玺广场的商场里面和也是抢手表的那个讨厌鬼。

    华夏国有一句老话叫做冤家路窄。

    之前,苏沫沫还不能深刻的体会到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如今她倒是真真切切的理解了一把。

    她沉默了片刻,下意识的伸手抚过了自己光秃秃的锁骨,心中暗暗到了一句不妙。

    昨天自己不知道他的身份,贸贸然就把那条项链给亮了出来。

    今天又跑到这里跟他起了争执。

    到时候自己的真实身份,他只怕早晚都能够猜出来。

    那岂不是瞒不住了?

    就在苏沫沫脑袋里面转得飞快,琢磨着接下来应该怎么处理的时候。

    她并没有察觉到在片场里面一个非常阴暗的角落里,有一个黑色的身影正藏在那里。

    那好像是一个男人,他蜷缩着身子,喉咙里发出了沉重的呼吸声。

    “呼和,呼和……”

    这声音就好像是指甲划过了磨砂玻璃,也像是野兽压抑的低吼,从喉咙深处迸射出来。

    藏在暗处的那双眼睛,此刻更是如同雪一般的红。

    那双血红的眼睛正死死的定格在苏沫沫的身上:

    “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水性杨花,是不是不管哪个男人都可以牵你的手?是不是只要是个男人就可以碰你!那是不是我也可以……”

    一种接近歇斯底里的谷欠望之火,在那双血一般的眸子里面开始燃烧了起来。

    很快便以燎原之势将他眼底最后残存的一丝丝的理智都给吞噬干净了。

    秃然暗处的那个人,脸上一下子露出了非常痛苦的表情。

    他一把掐住了自己的脖子,全身颤抖起来,好像在拼命的挣扎,抵抗着些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隐藏在暗处的那道视线实在是太过于**了。

    以至于站在空地上的苏沫沫竟然能够有所感知。

    她下意识的回头看了过去,目光飞快地扫过片场里的每一个角落。

    却发现在那几个黑洞洞的角落里面根本就没有人影。

    好奇怪呀!

    为什么刚刚从自己走进工作室的时候,就觉得在自己的背后有一道非常阴森无比诡异的目光一直在紧紧的跟随着她呢?

    “沫沫,你怎么了?在看什么呀?难道这里面还有你的熟人吗?”

    方心辞走了过来,跟苏沫沫打了个招呼。

    看到她脸色异常,便好奇地开口询问了起来。

    苏沫沫将视线收了回来,她摇了摇头:

    “可能是我多心了吧,没什么事情,我们赶紧去准备一下,待会儿就要进行采访了。”

    “好的,这个采访稿是你领头编撰出来的,所以待会儿采访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没问题。”

    这一次采访的场地就定在了工作室的化妆间里面临时整理出来的一个地方。

    邱启凌这个时候还在旁边化妆整理造型。

    而方心辞就在旁边调试相机,准备拍摄。

    苏沫沫则是站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拿着采访稿不停的背着台词。

    虽然她已经和邱启凌那边沟通过了,待会的采访她并不会露面。

    但是她会在镜头外面进行提问,还有对整场采访的流程和节奏进行把控。

    为了能够更好的完成任务,不出现任何的错误,她必须要熟记里面的台词和每一个问题。

    这样才能够随机应变,节省**家的时间。

    所以为了能够尽快的把整个台词稿都背下来,苏沫沫选在了一个比较僻静的楼道的角落里面。

    她安静的背着手中的稿子。

    打算等邱启凌那边做完造型之后,一切就可以正式开始了。

    在十分钟之后,场务那边的准备工作已经全部完成。

    他开始招呼着众人准备进行采访:

    “**家伙的准备工作都已经做好了吗?采访马上就开始了,各个部门的人员请马上到位,各个部门的人员请马上到位!”

    听到广播里面的声音之后,苏沫沫放下了稿子。

    手里面的稿子还有预先准备的问题,她已经背的差不多了。

    到时候只要她专心一点,整个采访流程应该会非常的顺利,不会出错。

    就在苏沫沫准备转身走出楼道的时候,突然从拐角的暗处冲出来一个黑影。

    在苏沫沫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那双手死死的捂住了她的口鼻。

    而空出来的另外一只手,一把打横抱住了她的腰,将她整个人直接拖进了楼道的阴暗处……

    “呜呜呜!”

    苏沫沫猝不及防,碰到这样的意外,几乎是吓到魂飞魄散。

    她条件反射地拼命挣扎起来,双手用力的去掰捂住自己嘴巴的手,一双腿也是不停的踢踏踩蹬。

    身后扛着她的那个人,似乎拥有着一股非常强**的怪力。

    苏沫沫的这点挣扎力道在他的眼里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他好像非常轻而易举的就把人给举了起来,十分轻松地跑走了。

    不管苏沫沫怎么捶打他,他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这样的力量悬殊让苏沫沫彻底害怕起来。

    她惊恐的想要尖声**叫。

    可她的口鼻却被死死的捂住,根本就没有办**发出一点声音来。

    这些年她一直就跟在厉司夜的身边,出生入死也不是第一回了。

    所以当碰到这种场景的时候,她竟然意外的还能够稍稍冷静一些,强迫自己保持理智。

    既然现在抵抗不了,那她干脆就放弃了挣扎,也没有尖叫。

    只是在心中暗暗的记着歹徒逃跑的路线。

    她要保存体力,然后再静静的等待机会。

    歹徒不知道跑了多远,当苏沫沫被扔在地上的时候,她几乎可以确定自己还并没有离开这栋写字楼,而是被困在一个非常阴暗狭窄的小黑屋里面。

    这个小黑屋里面充满了霉味,极有可能是位于楼道后面放置杂物的小仓库……

    “啊!”

    被重重地扔到了地上,苏沫沫不知道被什么硬物撞到了肩膀,疼得她一张小脸惨白一片。

    她一边揉按着,一边扭头朝着身后看了过去。

    只见刚才把自己强行绑架过来的那个男人,正在不停的,急促的喘着粗气。

    当苏沫沫抬起头来的时候,借着房间里面微弱的亮光,打量起眼前的一切。

    在她看清楚出现在自己眼前的那张脸之后,她彻彻底底的惊呆了。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搏,怎么会是你?”

    苏沫沫心中的震惊,简直无**用语言来形容。

    因为她发现,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的确是方一搏没错。

    只是他好像跟自己认识的那个方一搏有些不太一样。

    此刻的他那双眼睛里面充满了血丝,胀得通红。

    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肉都紧紧的绷着,脸上的表情更是无比的扭曲。

    他的呼吸急促而沉重,整个人就仿佛是受到了巨**的刺激,更像是一只蛰伏了许久的野兽看到了猎物似的。

    面前的这个人虽然跟方一搏长得一模一样,但是苏沫沫可以确定,绝对不是她认识的那个方一搏。

    “你这个贱人,你为什么要跟那个男人卿卿我我?“”你知道吗?自从我认识你之后,我都只敢在暗地里偷偷的多看你两眼,可是你呢,你竟然随随便便就跟一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勾勾搭搭,还让他碰你的手,是不是你们**人都这么轻浮?”

    方一搏的目光正死死的锁定在了苏沫沫的身上。

    他不停地自言自语,整个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越说越激动:

    “你说,你和我说,你是不是早就已经跟那个男人勾搭上了?你们两个人是不是早就已经上过床了是不是?是不是?”

    苏沫沫在听到方一搏的这番话之后,只觉得他实在是太离谱了。

    她又惊又怒,噌地一下站了起来,就连声音都变得无比的凌厉:

    “方一搏,你是不是疯了?这个任务是怎么落到我们头上的你心知肚明,我不过就是负责采访邱启凌而已,你怎么能这样说我们呢?”

    听到苏沫沫这么说,方一搏整个人好像又回过神来。

    他低下头不停地拍打自己的脑袋:

    “没错没错,你和他明明是第一次见面,你们是第一次见面……”

    话音落下,他突然又开始用力的拉扯起自己的头发来。

    他痛苦无比的咆哮着:

    “为什么,为什么你明明就是第一次见面,你就让他牵你的手?”

    “为什么,为什么第一次见面都能牵手,我们两个人作为同事,日日夜夜朝夕相对,却连正眼看你都要躲躲藏的……”

    “不对,你第一次见人家,你就让人家碰,我们认识这么长时间了,是不是就可以……”

    说到这里,方一搏最后残存的一丝理智一下子消失了。

    他的脸上突然露出了极其扭曲的表情。

    他咧开嘴狂妄地**笑着,笑的非常恶心,张牙舞爪的就朝着苏沫沫那边扑了过去:

    “我要你,沫沫,你知道吗?我很喜欢你,从我第一眼见到你开始我就已经喜欢上你了,只不过我一直压抑着自己内心的这份感情,不敢让你知道!”

    “但是如果你早告诉我你这么轻浮,那我也不用压抑的这么痛苦了对不对?”

    苏沫沫彻底被方一搏这疯狂的样子给吓到了,她拼命地闪躲着:

    “你这个疯子!疯子!”

    苏沫沫扭头就要逃跑。

    可是她脚下的步子甚至都还没来得及迈开,胳膊就被方一搏一把死死地攥住。

    她好不容易挣脱开来,可脚踝又落在了他的手里。

    方一搏一个用力,将她扯的身体腾空,整个人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不管苏沫沫怎么样的挣扎,方一搏的手好像是长在了她的脚上。

    任她怎么踢怎么踹,根本就甩不掉。

    “沫沫,你为什么要这样?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可是你为什么还要离开我!”

    “难道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像你一样水性杨花吗?没错,是这样的,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是那么的水性杨花,都是贱人,都是**!”

    方一搏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开始痛苦的低吼出声。

    当他再度抬起头的时候,那双赤红的眼睛里面充满了恨意,还有狂热的占有欲:

    “你知道我现在要怎么做吗?我要把你们这些水性杨花的**人狠狠的压在身下!“”我要每天都狠狠的折磨你们,我要打断你们的腿,这样你们就不会出去勾三搭四,也不会害人性命了……”

    方一搏的嘴里不停的嘀咕着,到最后他干脆直接扑到了苏沫沫的身上,伸手开始拼命的去撕扯起了她的衣服来……

    而另一边,在工作室里面,谁也不知道苏沫沫到底碰到了什么样子的情况。

    眼看这采访就要开始。

    “哎,对了,刚才你们那个负责采访的**记者呢,不是说去背稿子了吗?都已经进行广播了,她怎么还没看到人?”

    当所有人都已经准备就绪,就连摄像机都架好的时候,终于有人发现负责采访的苏沫沫竟然不见了。

    身为邱启凌的经纪人,赵哥的脸上瞬间就露出了不耐烦。

    他冷冽的开口:

    “真是笑死人了,刚刚是谁还在这里义正言辞的说不要亵渎她的工作,不要亵渎她的新闻稿,要接受采访就认认真真的做好准备工作?”

    “可是如今我们的一切准备工作倒是做好了,她自己人跑到哪儿去了?她真是严以律人宽以待己啊!我看她对工作也就这么个态度了!”

    听到赵哥这冷嘲热讽,方心辞的脸上也露出了一抹尴尬的笑容:

    “那个什么,**家不好意思,稍微等一下,我打个电话催促一下。”

    方心辞飞快的走到了旁边,把电话掏出来开始拨打起了苏沫沫的号码。

    其实她对苏沫沫一直都非常放心的。

    因为她很清楚,苏沫沫在对待工作的时候,一惯都是非常认真。

    如果她不是真正有什么急事要处理的话,绝对不可能在这个紧要关头出这种岔子。

    电话很快就被拨通了,但是在一阵漫长的铃声之后,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道机械性的**人的声音: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竟然没人接电话?这完全就不像是沫沫的作风啊!”

    方心辞还是没有死心,她又重新拨打了一个。

    可是结果依旧如同上一次一样,根本就无人接听。

    方心辞的脸色一度变得非常的尴尬。

    赵哥看到她这个样子,脸上的冷笑也跟着浮了起来。

    他讥讽地说道:

    “你们这些人,真是太可笑了!我们浪费这么长时间做准备做造型配合你们的工作,可是你们呢,却连这点诚意都没有!”

    “既然你们这么忙的话,那采访也不用再继续了,纯粹就是耽误我们的时间!”

    “赵哥,请您不要这样说,沫沫她对工作上的事情向来都非常的认真,如果不是真的有什么急事要处理的话,她绝对不可能耽误的,要不然再等十分钟,我再打电话催促一下看看。”

    这个时候,方心辞也变得开始有些焦灼难安起来了。

    要知道,她们能够得到这个机会,能够得到邱启凌如此的配合,也是非常非常不容易了。

    眼看着采访就要开始了,在这最紧要的关头,苏沫沫怎么会突然一下子掉链子了呢?

    方心辞焦灼的拨打着苏沫沫的电话。

    这一次电话响了很多声,可是依旧没有接通。

    方心辞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无比的难看。

    就在她准备按掉电话的时候,一直就在等待中的邱启凌突然开口说话了:

    “你们先别出声,安静仔细的听一下,看看外面是不是有什么响动……”

    人在听到邱启凌的这番话之后,纷纷差异的屏住了呼吸。

    “叮铃铃,叮铃铃!”

    果不其然,一阵清脆的铃声从外面传了进来。

    虽然微弱,但是只要保持足够的安静,还是能够听得很清楚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