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622章 原来是这种感觉
    话音落下的那一瞬间,唐初露看到男人流转的眸光顿时凝固成冰,变成一潭死水,失去了所有亮色。

    她突然就有一种报复的爽快,松口道:“如果你要去的话也可以,刚好我不想浪费那一个位置,这顿就当做我们的散伙饭,以后没事不用再见面了,碰到也当作不认识,你觉得怎么样?”

    说完,她看到男人的脸色果然又沉了下去。

    陆寒时站直了身子,忍了又忍的郁气始终积淀在心口。

    他把手按在额头上挡住双眸,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过了很久,他才把手放了下来,“好。”

    唐初露的笑容一下就僵在了脸上,没有想到他会点头答应。

    陆寒时见她没有动作,点了点车窗,“现在可以开门了?”

    唐初露没有说话,脸色有些难看。

    她本来就没打算带陆寒时去,但话是她刚才自己说出来的……

    她下意识地看向陆南方,以为他会拒绝,毕竟是他们三个先约好的,他有权利拒绝中途加人。

    陆南方看到唐初露的目光,以为她是因为这件事情内疚了,虽然很不爽会有一个陆寒时跟着,但是看了看唐初露,还是忍着答应,“没关系,只是多了一个人而已,不会有什么影响,就当是告别晚餐。”

    陆寒时嗤笑了一声,带着冰冷的不屑。

    陆南方忍不住沉着脸看了他一眼,碍于唐初露在场,也不想跟他起争执,没说什么。

    唐初露见他竟然答应了,还有些反应不过来,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陆寒时,最后只能打碎了牙往肚里咽,打开了中控锁。

    陆寒时刚拉开车门,旁边一道阴影闪过,耳边突然响起陆南方清润的嗓音,“不好意思,我有点晕车,能不能把前面的位置让给我?”

    陆寒时回头,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但拒绝的意思很明显。

    陆南方皱了皱眉头,想到学长之前跟他说的那些话,忍了忍,清淡道:“既然你这么坚持要坐前面,那我让给你,我坐后面,不舒服的时候再打开车窗透风。”

    他说完,就转身往后面的位置走去。

    唐初露听了他的话却出声叫住了他,“你要是晕车的话还是坐前面吧,前面会好受一点。”

    陆寒时冷了脸,提醒她,“晕车不会死人。”

    唐初露立刻不满地瞪着他,“你能不能别这么刻薄?晕车的滋味有多难受你知道吗?别站着说话不腰疼。”

    男人有一瞬间的怔然,随即用舌底抵了抵腔壁,冷道:“连晕车都忍不了,他算什么男人?”

    唐初露被他气得皱起了眉头,不耐烦地说:“全世界就只有你是个男人行了吗?那麻烦你坐到后面去。”

    陆寒时闭了闭眼睛,没有想到她会当着自己的面这么袒护陆南方。

    他忍了忍,最后还是关上车门,走到后面直接拉开了陆南方开门上车,把车门甩得“砰”地一声——

    巨大的震动让车里的气压变得更加压抑,唐初露不满地看着他,刚要开口,一旁的陆南方就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算了,不要生气,气的还是你自己。”

    他对她笑了笑,又看向一脸阴沉地盯着他揉过唐初露脑袋的手的陆寒时,“如果你实在不想坐后面,那还是我去吧。”

    他的体贴让步跟陆寒时的霸道形成了鲜明对比,让唐初露越发觉得陆寒时无理取闹,“我们都已经离婚了,能不能给彼此留点脸面,好聚好散不行吗?非要让我对你最后的那点好印象都没了?”

    听她说这么重的话,陆寒时的脸色也很难看。

    他看了陆南方一眼,又看向唐初露,“他故意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你没看出来?”

    唐初露听他这么说只觉得不耐烦,“我们两个之间还有什么关系可以挑拨?再说了,南方他吃饱了撑的来挑拨我们两个?他有什么立场?你以为她是柳茹笙吗?”

    柳茹笙的名字一出来,陆寒时立刻就安静下来。

    仿佛想起了以前的一些回忆,他瞳孔暗沉了一瞬,沉默了。

    那些从来没有被他放在心上的细节突然就浮现在眼前——

    柳茹笙刚刚回国那会,他开车去接她,是让她坐在副驾驶,而唐初露坐在后座……

    虽然那一次是因为情况紧急,但柳茹笙那么下意识的一个动作,如果被唐初露看在眼里的话是不是也会难过?

    陆寒时一下就没了争辩的力气,仰头靠在身后的座椅上,越去想那些事情,心情就越沉重。

    见他不说话了,唐初露也不想跟他争吵,转过头身系好了安全带,等陆南方坐上来之后直接踩下油门开了出去。

    车子刚刚开出停车场,陆南方忽然有些犹豫地看向唐初露,“露露,安全带是不是坏了?”

    唐初露抽空看了一眼,“没有啊,是不是哪里卡住了?你用力扯一下看看。”

    陆南方闻言用力扯了一下,安全带依然纹丝不动。

    唐初露皱起眉头,将车往前面开了一点在路边停下,解开自己的安全带,探身过去帮他查看情况。

    两个人的距离隔得格外的近,呼吸都能够交织在一起,只要一转头她的唇就能够擦过他的脸颊。

    陆南方脸红到了耳根,一瞬不瞬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唐初露,心跳的声音大到难以置信,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唐初露正专心地扯着安全带,随着她的动作脸颊旁边的碎发一下一下地挠着陆南方的肌肤。

    短暂的瘙痒从毛孔钻入他的血管,像一阵阵细小的电流汇聚起来直击心脏。

    从后座陆寒时的角度看过去,他们两个现在的姿势暖昧得不像话,近乎要贴在一起。

    他用力地抵了抵眉心,那股怒火又燃了起来,刚要开口打断他们,脑子里面忽然闪过一个画面——

    当时柳茹笙也让他给她系过安全带,他嫌麻烦没有拒绝。

    同样的场景,同样的画面,只是换了人物,却让陆寒时忽然懂得了什么。

    那时候的唐初露坐在他这个位置上,看着他给别的女人系安全带的时候,是不是也像他现在的心情一样?

    沉闷煎熬,像是整个心脏都泡在了苦水里,然后慢慢煮沸,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

    他的声带突然就紧绷起来,失去了发声的能力,眼前的这一切好像是一个轮回,让他去体会曾经唐初露的感受。

    陆寒时忍不住抬手按着自己心脏的地方。

    他想,原来看着另一半和别人这么亲近,是这么难以忍受的感觉。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