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915章,相亲局
    晌午的阳光尤为强烈。

    写字楼里百叶窗里遮着光,办公室里的人,大部分都聚堆在茶水间里。

    除了去食堂的,其他人在这里吃外卖。

    郝燕也在其中。

    她刚将筷子放下,手机响起来。

    郝燕放到耳边,“喂?”

    秦淮年在电话里问,“午休了吗?”

    郝燕道,“嗯,刚吃完饭!”

    正想也询问他一句,就听见他接着就道,“我在咖啡厅,你过来一趟,有点事情。”

    语气里似乎还有些严肃。

    郝燕怔愣,“现在吗?”

    “嗯。”秦淮年道,“我让任武过去接你了!”

    挂了电话,郝燕还有些懵,觉得过于突然,从写字楼里出来时,黑色的商务车果然已经停在了路边。

    驾驶席坐着的是任武。他新婚燕尔,原本应该出去度蜜月的,但苏珊现在怀孕了,没法太劳累,再加上秦淮年之前离开秦氏了一段时间,现在公事繁多,他也想早点回来辅佐,蜜月的事情就放

    在孩子生了以后。

    任武和苏珊有情人终成眷属,苏珊和郝燕又是朋友,他们关系也更亲近了些。

    郝燕笑着开口,“任助,你知道秦淮年突然叫我过去,是什么事么?”

    任武挠了挠脑袋,似是有些不好说,支吾道,“郝小姐,等你过去就知道了!”

    郝燕一头雾水。

    半个小时后,商务车停在一家咖啡厅。

    郝燕推门进去。

    客人不多不少,视线梭巡,她很轻松就从人群中找到了秦淮年,不管在哪,他英俊的五官都尤为出众,能将周边都淡化成背景。

    只是他不是一个人。

    对面,还坐着位气质婉约的贵妇。

    郝燕走过去的脚步愣了愣,贵妇正是秦淮年的母亲,姚婉君。

    母女俩面对面而坐,而姚婉君旁边,还有个年轻的女人,标准的瓜子脸,黑发披在脑后,举手投足间,都很有大家闺秀的气质。

    女人看向秦淮年,神色羞涩不自然。

    明显是相亲局。

    郝燕踟蹰着不知该不该上前时,姚婉君不经意间的抬头,看见了她,表情有些意外。

    秦淮年顺势也发现了她,起身大步流星的过来,拉着她一起坐回到了椅子上。

    姚婉君像是被惊到了,“燕子?”

    郝燕莫名有些尴尬,“伯母……”

    她不知该说点什么,一旁的秦淮年,抬起手臂搭在她身后的椅背上,没有刻意拉开距离,身子也朝她倾了不少,看起来,像是把她搂在怀里一样。

    秦淮年慢条斯理道,“妈,这回你知道我为什么不需要相亲了吗?”

    姚婉君哪里还能不明白。

    她只好转脸看向身旁,略带歉意的开口,“抱歉啊,薇薇,今天恐怕要让你先回去了,等改天有时间,我再找你和你妈妈一起喝茶!”

    今天的相亲局,姚婉君也是赶鸭子上架。

    二儿子突然跑去国外几个月,回来后,夫妻俩也不得不关注一些他的感情生活,毕竟知道他早就分手了,而且郝燕也已经嫁给别人了,秦博云便决定给他相亲。

    一是免得他受到打击,二也确实到了该成家的年纪。

    所以,在丈夫的要求下,姚婉君也只好诓骗秦淮年,把他约出来相亲见个面。

    女人闻言有些不太情愿,但又似乎是碍于教养不能多说什么,留恋的看了眼秦淮年,点头,“我知道了,姚阿姨。”

    姚婉君为表歉意,亲自送着对方出咖啡厅。

    郝燕和秦淮年也默默跟在后面。

    郝燕已经明白了,秦淮年突然叫她过来是何缘故,她对他是百分之百的信任,只是这样一来,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姚婉君,毕竟她此时的身份很尴尬。

    她抿紧嘴角,有些紧张的看着姚婉君。

    郝燕害怕从这样温婉的长辈眼里看到愤怒和责备。

    姚婉君亲自将人送走以后,回过身走到他们面前,神情欲言又止,眼神疯狂的试探,“你们两个……啊?”

    秦淮年点头,“嗯。”

    他这样的回答,直接肯定了姚婉君所想的。

    郝燕手心微微出汗。

    她几乎是屏息的看向姚婉君,却没有见她有发火的迹象。

    这些已经在姚婉君的预料之中了。

    她很了解儿子,知道他的性子,更清楚他把郝燕一直放在心上,唯一能让他魂牵梦绕的女人,也只有郝燕一个。

    所以,他让郝燕过来时,就全都了然了。

    姚婉君皱眉,把秦淮年往旁边拉了两步,咳了声提醒,“淮年,燕子现在已经结婚了!”

    秦淮年道:“我知道。”

    “……”

    姚婉君又咳了两声,“淮年,你真的要给燕子当男小三啊?”

    秦淮年勾唇,“倒也不是不可以!”

    他之前刚回国,还不知道真相时,不是没有抱有这样的念头。

    当时秦淮年就想过,哪怕她真的跟别人结婚了,那他也不打算放弃。

    脸面还是道德,都可以不要,只要她。

    “胡说什么呢!”姚婉君神色严肃。

    这可是涉及到伦理道德的事情,她怎么可能允许儿子去当男小三,所以非常正经的说道,“至少也得等她先把婚离了!”

    听到这里的郝燕:“……”

    秦淮年也正经的点头。

    这话和他心中想的一样,不过不能坐以待毙。

    半年的时间,对他来说太长了。

    姚婉君就没有再发表什么,笑容依然温婉,看向她的眼神也充满善意,司机将车开来,临走时,只温声问了她句,“燕子,伯母给你的镯子还在吗?”

    郝燕怔了下,点头,“在的!”

    她一直都很妥帖的收好,姚婉君送给她的时候,说是给自己儿媳妇的。

    姚婉君闻言,笑着点了头。

    目送了姚婉君离开后,郝燕的眼圈就红了。

    她不可能不动容。

    即便她和席臻的婚姻是假的,但是在别人眼里,她都算是结过一次婚的,郝燕的内心很忐忑,刚刚甚至不敢和姚婉君的眼睛对视。

    可没有想到,姚婉君竟然会愿意接纳她,没有任何芥蒂,像以前一样。

    秦淮年握了握她的手,无声的安抚。街道的对面,有双眼睛朝他们看过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