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613章 胡闹
    “我!”看着鱼问凝的样子,李钊叹了口气,一时之间,表情也是极其的无奈。

    “出去啊,你没听懂我的话吗?”鱼问凝再次开口道,那酥酥的声音之中竟然是带上了些许的愤怒。

    听到这话,李钊只好是点了点头,“好,我先出去,不过,你别哭了,不然待会儿你师妹进来,还不知道要怎么想呢!”

    “我知道,你出去!”鱼问凝再次开口道。

    “好!”李钊翻了一个白眼,不再废话,转身就是离开了房间之中。

    走廊外面,苏蒹葭一直站在那里,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而看她靠在门边的动作,很显然刚才她就在门口偷听的,即便是被李钊发现了,她也是可爱的吐了吐舌头,没话说。

    李钊瞪了她一眼,转身进了隔壁的房间之中。

    只是刚进门,就是看到搬着椅子坐在门边的陈薇薇抬起了脚,抵在了自己的胸口。

    “你,干什么?”看着陈薇薇的动作,李钊愣了一下,然后道,“你干什么?”

    “这间房间,你别进来了!”陈薇薇开口道。

    “为何?”李钊有些狐疑。

    “你身上带着别的味道,我对这个味道过敏!”陈薇薇道。

    “什么味道?”李钊在身上嗅了嗅,香香的,并没有什么能让人过敏的东西。

    “女人的香味!”陈薇薇似乎是有些吃醋了,狠狠地瞪了一眼李钊,然后开口道。

    “女人,,,”李钊有些无语,“薇薇,过分了啊,你知道的,我们现在在峨眉派的手上,还要闹内讧,不太好啊!”

    “不是你要我配合你的?”陈薇薇轻哼了一声,“我现在不就是配合你吗?”

    “你!”李钊张了张嘴,一时之间,哑口无言。

    “哼,渣男!”陈薇薇再次轻哼了一声,懒得跟李钊多说什么。

    “好了,别生气了,现在我们是出来执行任务,不比平常时候还能打闹,乖,听话!”李钊低声解释道,同时伸手,缓缓地托住了陈薇薇的玉足,示意她不要这样。

    察觉到李钊的手,陈薇薇脸色一红,只觉得脚下痒痒的,当下也是急忙缩回了脚。

    两人收拾了一下,便也是下了楼,准备吃饭。

    楼下,青云师太带着一众徒弟坐在了大厅之中。

    而大厅内,除了峨眉派的人之外,少林,武当一众人也出现在了那里,显然大多数的武林豪杰都已经聚集起来了。

    “我们是时候跑了!”李钊低声在陈薇薇的耳边开口道。

    “跑?跑去哪里?”陈薇薇开口问道,眼中有些不解之色。

    “我们要先一步去昆仑山,在山上,我们才能够打听道执法者的情况!”李钊开口道。

    “可是,你不是和执法者有仇吗?”陈薇薇有些狐疑的看着李钊,“你若是上山了,到时候,岂不是很容易出事?”

    “你放心吧,其实我大致已经明白了,为什么当初执法者会对我赶尽杀绝了!”李钊淡淡的开口道。

    “为什么?”陈薇薇轻声道。

    “因为我窜起来的速度太快了,他们怀疑,我也是妖物冒充的!”李钊压低了声音。

    “后来,执法者右护法邱明,也就是那个白玉书生曾经找过我,在确定了我不是妖物之后,便是放弃了追杀我,这一点,我很清楚!”李钊道。

    “所以说,你怀疑针对执法者的这整件事情,都是妖物策划,一手引导而成的?”陈薇薇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东西,略有些惊讶的问道。

    “十有八九!”李钊点了点头。

    “喂,你们两个,嘀嘀咕咕在说些什么东西?”看到李钊和陈薇薇下来了,却迟迟不肯过来,还在悄声不知道讨论着什么,青云师太眉头一皱,当即喝问道。

    “师太!”听到这话,李钊牵住了陈薇薇的手,缓缓走了过去,“师太,今天我已经给你徒弟诊脉查看过了,她体内的毒素,已经全部清楚了,我们,,,”

    李钊本想说鱼问凝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没有大碍了,可是下一秒,他就是僵住了,因为楼梯上面,鱼问凝正缓缓地走了下来。

    而此刻的鱼问凝,脸色苍白,一瘸一拐,整个人乍一看虚弱到了极致,而且旁边的苏蒹葭还伸手扶着她,那样子,哪里像身体恢复了?分明还是重伤未愈的样子!

    这个鱼问凝,怎么回事?

    李钊脸上浮现出了一抹诧异之色。

    而青云师太又是眉头一皱,然后道,“你说话啊,怎么说了一半,又不说了?”

    “我!”李钊摸了摸鼻子,下一秒,鱼问凝也是开口了,“师傅!”

    “问凝!”看到自家爱徒从楼上下来了,青云师太也是连忙站了起来,脸上多了一丝丝的紧张,“你没事吧?你怎么下来了呢?要是身体没有恢复的话,就不用下来!”

    “师傅,徒弟没事了!”鱼问凝脸色苍白,咬着唇轻声道。

    “胡说,还说没事,你看你虚弱成了这个样子!”青云师太责怪道,然后一甩袖子,就是准备扶着鱼问凝过来。

    只是一摸到鱼问凝的手,青云师太突然就是一愣,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自家徒弟,然后又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东西一样,嘴角微微一弯。

    “问凝,你伤得这么严重,怎么还下来了呢,快坐,快坐下来!”青云师太连忙把鱼问凝拉了过来,坐在了旁边的桌子上面。

    而另一边,李钊脸色一黑,看着鱼问凝,一时之间倒是不知道她葫芦里面装的什么药了。

    “师傅,其实我没事的,我伤势已经好了!”鱼问凝开口道。

    “胡说,你的伤势什么样子,我不知道?”青云师太责怪道,同时看了一眼旁边的李钊,“李小兄弟,我这徒弟的伤势,到底怎么才能好?”

    “师傅,其实我已经好了!”鱼问凝急忙开口道,“不会耽误事情的!”

    “哎!”听到这话,青云师太也是摇了摇头,“问凝,现在各大派都已经到了这里了,他们也不会多留,少林,武当几派的掌门人都要求先去执法者!”

    “现在我们和执法者,争得就是一个时机,谁先到,谁就能够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青云师太开口道,“只是你现在的伤势未愈,我们,哎!”

    “师傅,你不用担心,我的伤势,其实已经好了很多了,我不会拖我们峨眉派的后腿的,我会跟峨眉派一起走的!”鱼问凝急忙开口道。

    听到这话,青云师太满意的点了点头,但是脸上的担心之色还是没有退却。

    “师傅,其实,其实我只要跟在峨眉派的后面就可以了,李先生陪我一起,这样你也能放心一点!”鱼问凝开口道,同时看向了李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