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049章 被亲生母亲给算计了
    “傻!真傻!”

    顾老爷子伸手指了指慕浅,叹了一声,“那些事情我还能想不明白?老大一直都知道你跟顾轻染不是顾家的人。只怕早就受够你们了,倘若知道你们的真实身份,只怕是后患无穷。你呀,就是太天真了。”

    他摇了摇头,“小少主啊,你看看你现在这么善良,怕是以后回到隐族,难以主持大局啊。”

    顾老爷子话题一转,提及了隐族的事情。

    这事儿倒是让慕浅心头一紧,“顾爷爷,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可从来没有想过要回到隐族,更不想后半生去隐族,被囚禁在那个从来没有去过的陌生地方。

    在海城,她生在这儿长在这儿,哪怕在这儿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和不幸,但慕浅终归把这儿当做是自己的家。

    不想离开,也不打算在离开。

    “小少主,其实我一直没有告诉你。在隐族,只有少主的女儿才会继承族长之位。现在虽然是你外婆在主持大局,可她终归老了,不行了。”

    他叹了一声。

    “那……还有上官云渺啊。”

    慕浅觉得上官云渺还那么年轻,跟她有什么关系,也轮不到她来操心这些事情。

    至少,慕浅现在不想回去,也不想参与到这些事情里面。

    徒增麻烦和烦恼。

    “你妈妈……你妈妈她……唉!”

    提及上官云渺,顾老爷子反倒是长吁短叹的,这着实让慕浅有些意外,有些不明所以。

    “顾爷爷,你这是怎么了?上官云渺她……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虽然现在慕浅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可她终究觉得很多事情到现在还弄不明白。

    而且上官云渺神神秘秘的,着实让人费解,也让人好奇。

    同时,慕浅最大的感受就是生气。

    身为她跟顾轻染的母亲,还有那个墨云敬,两个人从来没有为他们做过什么,反倒是现在把一堆的事情直接推到了她和顾轻染的头上。

    不负责任!

    “你妈她也不容易啊。你也不想想,她一个女人,从生了顾轻染,在到生下你,然后自己打拼她自己的事情,还要暗中保护所有当年从隐族跟着她一起走出来的人。她呀……”

    老爷子长长的叹了一声,“是我顾国坤此生最敬佩的人。嗯,最敬佩的人。”

    他一连说了两遍。

    慕浅眼眸眨了眨,柳叶眉颦蹙而起,“顾爷爷,我没听懂你什么意思。你……能说清楚一点吗?我很想知道,她为什么从来不会主动出现在我的面前?为什么总是离我远远的?”

    “慕丫头啊,你误会你妈妈了。”

    听见慕浅的话,顾老爷子抽出自己的手,轻轻地打在慕浅的手背上,“那人是你的妈妈,你的亲生母亲,她怎么会不爱你?可这个世界上知道隐族存在的人不仅仅是你们。还有很多人,以及c国的,乃至于皇室的人。你应该知道隐族在c国的地位,也知道一个‘少主’在隐族的实力。如果你妈妈经常露面,出现在你面前,必然会给你和轻染带来灭顶之灾。他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尽量远离你跟顾轻染,不然更多人知道你们的身份,这对你们来说,就是一种保护。”

    隐族的实力慕浅虽然不是很清楚,但她知道一点,那就是隐族是一个神秘而又让很多人想要拥有的部落。

    她听墨景琛说过,想要进入隐族,还要在c国皇室拿到通行许可,得到批准才行。

    而现在,慕浅根本没有机会去隐族,自然也不知道内部的情况。

    反而听着顾老爷子说的那一番话,她觉得很有压力。

    “顾爷爷,我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可……我能不能不回隐族?”

    原本今天醒了过来时,慕浅听墨景琛说自己要回隐族看病。

    可现在慕浅觉得她不能回,而且一定不能回去。

    一种强烈的预感告诉慕浅,如果她这次选择回到隐族,那么以后可能真的就离不开隐族了。

    慕浅有些后怕,有些紧张。

    摇头似拨浪鼓,“我真的不想回去。”

    “你……”

    顾老爷子刚想要说些什么,却又犹豫了。

    他长吁短叹,“你这丫头也不容易,虽然早早的就知道你,可也没敢把你接回来,反倒是让你在外面吃苦受罪,也是老爷子我太失败了。”

    “顾爷爷,跟你没有关系,你已经很好很好了。”

    慕浅不想看见顾老爷子陷入内疚自责,当即说道:“过去的事情我都不在乎,但现在我真的不想回隐族。那里到底有什么秘密,我也不想知道,相反,我现在只想留在海城,过好我自己的日子。”

    说到这儿,慕浅眼眸微眯,脑子里忽然浮现出一种不可思议的想法。

    她凌厉目光直射向顾老爷子,问道:“顾爷爷,你是不是知道蛊毒?”

    “蛊毒?”

    顾老爷子眼眸闪了闪,垂下眼睑,没有跟慕浅直视。

    闪躲的眼神没能逃过慕浅的眼睛。

    她几乎笃定了心中的想法,当即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或者这么说,上官云渺催动了我体内的母蛊来为阿琛治病,她是不是料定了我后面蛊毒会越发的严重,甚至于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然后逼着我回隐族?”

    这种想法突然出现在脑海。

    让她觉得自己从头到尾都被算计了。

    而且是被亲生母亲给算计了。

    那种感觉,真的是前所未有的糟糕。

    顾老爷子嘴巴一张,有些话到了嘴边呼之欲出,可他还是咽了下去。

    慕浅松开了顾老爷子的手,抬手拂了拂额,只觉得有点头晕。

    现在只要有一点点的情绪波动,她就会觉得难受。

    “为什么……为什么?”

    慕浅摇了摇头,冷冷一笑,“难怪当初上官云渺救了墨景琛时,只说了墨景琛的病情百分之九十九能恢复,而我一旦催动体内的蛊毒就要看自己的运气。”

    当时她也问过关于自己体内母蛊的事情,但因为墨景琛中了枪伤,身体已经消耗到了极致,所以她不敢去多想。

    听见上官云渺那模棱两可的回答也没有深究。

    ,content_nu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