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六章 江南
    江南,新交房的别墅小区处处透着新气象,各种果树、花树,曲径流水,美不可言。

    有座别墅一楼木板阳台直通主人的卧室,阳台外就是一条小溪蜿蜒而过,溪边高大的橙子树将枝丫伸到阳台上来,刚好遮住了阳台上摆放的藤椅和圆茶几。

    藤椅上坐着女子,有着江南人特有的婉约温柔的气质,长发披肩,柔情似水,只是此刻盯着手上的文件表情是僵硬的。

    文件刚从文件袋里抽出来,落在女子手上之前经历了跨国邮递。

    “梦瑶——”直通阳台的卧室里,四月走出来,她手里端着两杯新榨的橙汁,黄澄澄鲜艳可爱。

    将一杯橙汁放在李梦瑶面前玻璃茶几上,四月走到另一把藤椅上坐下,喝了口手中橙汁,心情愉快,看着李梦瑶手中文件袋和文件笑着调侃:“你们家覃山海可真行啊,一个微信一通电话的事,他却寄信件,嗬,还用这么大张纸,这么大信封,这是给你写了多少情话?”

    四月放下手中橙汁,探身抢过李梦瑶手中文件,瞟了一眼,顿时变了脸色,大大的《离婚协议书》几个黑体大字映入她的眼帘。

    她将《离婚协议书》扔烫手山芋一样扔到了茶几上,问道:“什么情况?失去联系这么久,不是给你惊喜,而是给你惊吓?”

    李梦瑶倒是没有四月那么激动,她向卧室内看去,语气平静说道:“他说,离婚了,这栋别墅归我,这栋别墅他出了大半的钱。”

    李梦瑶收回视线看向四月,四月再次端起橙汁喝了一口,缓缓内心的震惊与意外:“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会贪他的房子?”

    李梦瑶当然不是那样的人。

    四月不明白的是:“好端端的,他干嘛提出离婚?你又没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他这完全是毫无征兆啊。”

    四月实在想不明白。

    “也不是没有征兆,”李梦瑶始终是平静的,这种平静才让四月担心,“他在去英国前就不跟我说话了。”

    四月仔细回忆着覃山海是什么时候出发去英国的,那时候恰好发生了丁复的事,她和李梦瑶还有弓翊报了警一直在警局录口供,尔后她和弓翊都跟随李梦瑶住到了覃家别墅,紧接着覃山海就出国了,出国前对李梦瑶冷暴力——

    四月一惊:“这位覃家大先生不会是对丁复的事心存芥蒂吧?”

    李梦瑶抿唇不说话,除了这个原因,她实在想不明白还能有什么别的原因。的确是在这件事情发生后,覃山海对她的态度冷却下来的,难道他竟是这种有着封建思想的大男子主义者?她被丁复差点……在他心目中,她的清白和纯洁就大打了折扣?

    李梦瑶心绪纷乱,四月已经拿起了手机:“不行,我要给覃山海打个电话。”

    李梦瑶哀莫大于心死的语气:“不用打了,我打过,关机了。”

    ……

    ……

    向家,新人的婚房内,喜气依然满满充溢在房内,没有退散,那对即将为人父母的新人更加甜蜜。

    常苏将一张银行卡交到了向清的手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