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567章 事情败露
    “只要他回答了我的问题,我自然会放下。”

    景炎整个人都是透露着一种干脆利落的气息,众人看着这么决绝的景炎也停下了自己手上的动作,盯着丁伟默不吭声。

    景炎来到门客居已经三年了,当初是越王亲自把他招进来的,什么来历没有任何人知道。

    通过这么多年的相处,大家都很了解,景炎这个人虽然为人冷漠但对门客居的感情着实不一般,外冷内热,总是会默默的解决掉门客居里边比较棘手的问题。

    他从来不会无缘无故这样对待一个人,除非这个人先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在众人敌视的目光之下,丁伟紧张地抬起自己的手指想要将剑往一边拨一下,可发现根本就拨不动。

    “说丁峰在哪里?”

    再次淡漠的开口,那剑尖的刀锋一转,比之前更贴近了丁伟的脖子,却没有出血只是留下了一道痕迹。

    触摸着的冰凉让丁伟浑身发抖,嘴唇哆嗦着,在众人的面前这才开口回复道。

    “丁峰身体不舒服在住的地方休息。”

    话落,众人都看见了景炎脸上那若有若无的冷笑。

    “跟你们一起去的那些人都只受了轻伤而已,怎么到丁峰的时候就变得卧病在床起不来!”

    景炎的逼问丝毫不留情面,手握着的剑也没有丝毫的松懈,未曾料想这样的询问,丁伟一时脑子混乱不知道自己该回答什么。

    “你和丁峰两个人到底在搞什么鬼?”见丁伟不回答自己的问题,景炎的脸上浮现出些许的不耐烦,“之前就是你们两个人怂恿大家去找杨辰的,要不然大家也不会不知道深浅地上去找麻烦。”

    景炎的话瞬间惊醒了在场的所有人,门客居今天早上听闻有一个叫杨辰的年轻人住进了安澜别院,本来没想着去做什么事情,那丁伟和丁峰两人一唱一和,硬是把大家哄着去了。

    “……我……我们……没什么目的,只是看不惯罢了。”

    丁伟听到景炎的这番话眼底迅速掠过一阵错愕,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怎么猜的这么准?他怎么知道的。

    “看不惯,看不惯会对这个人下毒吗?”

    景炎淡淡的一句话,让在场的所有人吃了第二个瓜。

    下毒?什么情况?

    在场的人都是一头雾水,听着景炎的话云里雾里的完全不知道在说什么。

    “……”丁伟头上的冷汗如同雨一般哗啦啦的流了下来,众人看着他如此紧张的样子就知道了,景炎刚才说的那番话都是事实。

    “下毒?给谁下毒?”

    “难道是新来的那个门客杨辰?”

    在场的所有人绕是在迷糊的也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联系故事的前后很明显,被下毒的那个人就是杨辰。

    “不对呀!我们走的时候看见那杨辰安然无恙啊……”

    其中同杨辰对决的人回想起他们离开的时候,杨辰安然无恙,怎么可能会中毒呢,可突然之间联想到的是什么?

    瞪大的眼睛直瞧着丁伟,停顿了片刻,询问道:“丁峰是不是中毒了?我记得当时我们所有人出招的时候,杨晨将我们进攻的招数原封不动的退回来,现在丁峰没有出现,他是不是中毒了?”

    “……”丁伟愣住了,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自己和丁峰两个人谋划的事情这么容易就在大家面前戳穿。

    那写满不解和困惑的目光看向景炎,他平时不是在门口,局当中什么也不管吗?为什么这次却因为杨辰的事情义无反顾的站了出来。

    “丁伟和丁峰这兄弟俩真是心狠手辣,再怎么说这杨辰也是越王亲自招揽进府的,要是杨辰真的中毒身亡,最后追究责任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在劫难逃。”

    细思极恐,门客居的人想到这里看向丁伟的目光便充满了愤怒。

    景炎听着众人七嘴八舌讨论的话,默默地收回停留在丁伟脖颈处的长剑,淡漠地扭身离去,就好像所有的事情跟他没有关系一样。

    丁伟站在门客居众人的面前实在是无地自容,灰溜溜地逃走了。

    “大家这里怎么这么热闹?”

    范瑾得到越王的指令之后,就去安澜别院找了杨辰,随即带着他来到了众门客聚集的门口居,却不曾想刚刚进门就撞见了这么热烈的场景。

    范瑾在越王府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场景,感觉有些新奇,于是先杨辰一步凑了过去。

    “范先生?”

    众人听见那独特的嗓音,向着身后一看,才发现范瑾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他们的身后,连忙供手向他施礼。

    别看范瑾的年龄很大,实力却不容小觑,在众多门客之中,他的修为也算得上是中上。

    “你们在讨论什么,怎么这么热切?”

    “……”

    跟范瑾交好的几个人想要开口说什么,但目光在看到其后的杨辰,瞬间闭上了嘴。

    “既然不说的话就算了。”

    范瑾看着众人盯着身后的杨辰欲言又止的样子,留意到大家变得有些尴尬的神色,只能将这个话题挑开。

    “来来来,我问你们介绍介绍,”范瑾别说这边拉着自己身后的杨辰推到了众人的面前,“从今天开始是杨辰就是你们门客居的训练者,杨公子在这里待的时间不多,但这段时间他会一直帮助你们提升修为。”

    范瑾的话一出,现场陷入一种极致的静默当中,众人的目光都停留在杨辰的身上上下打量着,没有其他的动作。

    注意到众人的反应,杨辰心里边冒出了疑惑,因为没有人跳出来反对自己,也没有人跳出来支持自己。

    自己之前不是把他们收拾的挺服帖么?站在这是什么反应。

    “怎么?大家……”

    范瑾注意到大家异常的态度开口想问缓解氛围,却突然被人群中一个中年男子叫住。

    “范先生,你等等,我有事需要跟你私聊。”

    范瑾带着疑惑给杨辰一个眼色,跟那中年男子一起去到了一边比较偏僻的地方。

    杨辰站在原地观察着这门客居周围的环境,双手交叉,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任由那些没见过他的门客肆意打量。

    扫过一眼,他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在诸人的修为,参差不齐,有的高有的低,不仅如此,有些人的虚伪甚至一直停止在某个方面,气脉也有些不顺似乎是因为修炼方法不得当的原因。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