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702章 秦峥受伤
    对于林氏的二次再嫁,秦峥与谢远城的意见是一致的,便是要办的风风光光的。

    也正是因此,这事儿才迟迟没有定下来。

    如今顾九说起来的时候,林氏骤然脸色一红,旋即睨了她一眼,嗔道:"小丫头,还打趣我?"

    见她伸出手来去捏自己的鼻尖,顾九也不躲,任由她捏了一下,方才笑眯眯道:"我这怎么是打趣呢,这是在关心母亲呢。"

    小姑娘笑的眉眼弯弯,引得林氏无奈的叹了口气,到底是认真的回应了她:"约莫是在年后了。"

    昨儿晚上的时候,谢远城来过一趟,听他话中的意思,这日子便是在过年之后了。

    对于成婚之事,林氏是十分期待的。

    不同于先前的忐忑,如今跟谢远城说开,且又经了那一场让她既好笑又感动的求亲之后。她现下只剩下欢喜与心安了。

    听得林氏这话,顾九也替她欢喜,林氏虽然是长辈,可成婚是大事,更何况她前半生受了太多的苦,如今好容易得偿所愿,顾九也想将这事儿大办,也算是全了他们做晚辈的一片心。

    念及此,顾九复又笑道:"如今已然十月了,母亲冬日里不如随我们回府住吧?"

    如今林氏的身体已然大好,再住在梅园,就有些不合适了,更何况,如今明德夫人几乎日日在此,为的是什么目的,众人皆知。

    林氏知道她的意思,因此只沉吟了一瞬,便点头笑道:"既是如此,那我改日便着人将东西收拾收拾,待下个月初随你回去可好?"

    见林氏终于答应随自己回府住,顾九自然是喜不自胜,林氏见她这模样,心中越发觉得熨帖。

    别的不说,单说顾九这一份孝心,便是谁都比不得的。

    接下来的时日,果然如林氏所说,程芝兰日日都换着法子去纠缠庄子期。

    倒也不算是纠缠,毕竟这二人,显然都乐在其中的。

    到了十月中旬的时候,谢远竹也在京中安置了下来。

    先前的时候林氏留她。想要让她在京中待在过年,起初谢远竹是不同意的,后来不知怎的又改了主意。

    因着萧山有事情不能来,便让人将儿女众人都送了过来,就连才出生没多久的小孙儿都被一并送到了京城。

    得了这消息之后,林氏便陪着谢远竹一起寻房子,终于赶在人进京之前,将房子给安置妥当了。

    到了十月十八那日,谢家人便都进了京中。

    谢远竹膝下有一儿一女,男孩名唤萧骁。女孩名唤萧筠。

    萧骁才十八岁,却已然做了父亲,他生的器宇轩昂,倒是继承了谢远竹的眉眼,举止进退有度,瞧着便是个果敢能干的。

    而萧筠今年才十岁,正是天真烂漫的时候。

    至于萧骁的媳妇,因着身体有些虚弱,所以并未下车,只是在马车里行了一礼,瞧着模样倒是弱不禁风的。

    待得将他们都送到了住宅之后,众人寒暄了几句,林氏便起身告辞了。

    谢远竹再三留她,林氏只是摆手一笑,末了又轻声道:"你们好容易才见面,必然有许多话要说,我就不在此打扰了,晚上的时候我在武德楼定了宴席,届时再为他们接风洗尘。"

    得了林氏这话,谢远竹也不与她客气,只笑道:"阿城,你送远黛回去吧。"

    谢远城自然求之不得,却被林氏睨了一眼,旋即便咳嗽了一声道:"无妨,我在这里陪你们吧。"

    这话一出,谢远竹顿时踹了他一脚,道:"让你去你就去,那么多话呢。"

    林氏不让送,那是她懂事儿,不愿意给谢远城添乱。可这臭小子怎么半分都不懂呢?

    见状,林氏还要再说什么,就听得谢远竹笑道:"好了,他若是不送你,我还要不放心呢。待得你回府了,他再回来也是一样的。"

    林氏推辞不得,只好答应,待得要上马车的时候,谢远城却是先将她小心翼翼的扶上去,方才自己随着登了车。

    林氏无奈失笑,眼见得马车启程,一面道:"你真不用送我的,头一次见晚辈儿们,你这个做舅舅的怎好中途离开?"

    闻言,谢远城则是无奈笑道:"我若留下来,阿姐怕是要给我一顿好骂的。况且,我也想来送你--这几日,咱们都没有单独说话的机会了。"

    自从确立了关系,谢远城反倒是比以前更恪守本分,他倒不是为了自己,只是不愿意林氏被人非议。

    可是这么做是一回事儿,心里想念如野草野蛮生长,却是另外一回事儿。

    男人说这话的时候,神情里满是可怜巴巴,若不是林氏早知道他是什么脾气,怕是都要被他这模样给欺骗了。

    如今见状,也只是睨了他一眼,淡淡道:"分明昨日才说过话,再说了,你还想如何单独?"

    这话一出,谢远城却是轻笑一声,反问道:"你当真要听?"

    男人的眉眼里带着显而易见的调戏,那眼神看起来要多不正经就有多不正经,林氏被他这模样打败,无奈的捏了捏眉心,嗔怪道:"你可正经点吧。"

    这个人,就耐不住三分正经!

    谢远城闹了她一会儿,便不再逗她,只是从袖中拿出来一张图纸,递给她道:"其实我之所以来送你,还有一桩事儿,这是院子的图纸,我不懂这个,只能劳烦远黛你了。"

    他这话说的闲适,可只有自己知道,手心已经出汗了。

    很显然,林氏也没想到有这么一出,见到他将图纸递过来,下意识问道:"给我做什么?"

    她才问完这话,却又后知后觉的明白了他的意思。脸色越发的红了几分。

    这是拿她当女主人呢!

    谢远城见她懂了,也不再多言,只轻笑道:"你眼光好,选的自然都是好的。"

    他说到这儿,到底没忍住,靠近了她,轻声笑道:"包括我在内。"

    话音未落,他便得了女子眼风一记。

    谢远城不以为意,朗声一笑,伸出手来去触碰林氏的脸。可最终那手指只是落在了她的耳边,替她将碎发抚到了耳后。

    "好了,不闹你了。"

    男人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里满是温柔,林氏只听他这语气,都要在这一片柔情之中沉溺了。

    ……

    因着晚间的时候要宴请谢家人,所以到了黄昏时分,顾九便带着丫鬟一起去了梅园。

    这两日,林氏还住在梅园,她的药物还有再吃半年,且因着巩固效用的关心,这段时间还需要施针。

    所以住在梅园里面,要方便一些。

    下午的时候,天色便是一阵风雨欲来的征兆,这会儿天色已经暗沉了下来,西风紧,吹的人有些冷意。

    顾九裹了裹披风,临上马车的时候,又顿住脚步,让白术去拿一件大麾过来。

    白术应声去了,顾九则是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

    这两日秦峥越发的忙了,像是今晚这样的场合,秦峥原本是不会来的,只是碍于林氏的面子,所以便是再忙,也得过去一趟。

    但他现下还在大理寺,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到。

    那人一向是个不顾温度的,顾九每每出门,都要留意替秦峥多带一件衣服,否则他自己是绝对不会想到的。

    她才想到这里。便见白术抱着秦峥的衣服快步走来,一面笑道:"夫人,大麾拿来了。"

    顾九应声接了,这才随着上了马车。

    去梅园接了林氏,一行人这才去了武德楼。

    不想走到路上的时候,却与秦峥的车马擦身而过。

    他一阵风似的带着下属们匆匆而行,连那马儿的身上似乎都带着几分凌冽来。

    因着顾九在马车里,所以秦峥并未看到她,或者说,他的忙碌。让他并没有留意四下的环境。

    待得秦峥等一行人过去之后,林氏方才后知后觉的问道:"方才……那是峥儿么?"

    闻言,顾九这才回神儿,旋即笑道:"正是他呢,看夫君行色匆匆,想来是在办差事呢。"

    她说到这儿,复又笑道:"咱们继续走吧。"

    吩咐了车夫之后,车夫便继续往前行,可顾九的心中却起了几分狐疑来。

    他这么晚还出去,且带了这么多的人,所为何事?

    顾九虽然不知道答案,却也知道,那事儿必然非同小可。

    似乎是为了验证她的想法,宴席的时候,秦峥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

    林氏替他道歉,谢远竹则是笑着摆手道:"峥儿的事情忙,不需要特意过来的,况且我们此番在京中住的时间不算短,以后有的是机会。"

    闻言,林氏笑着应了,顾九却莫名觉得心中有些不安。

    待得宴席散了之后,她将所有人都送到家里,这才带着下人回了府上。

    回房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她叫来赵嬷嬷,问道:"大人可回来了?"

    听得她眉眼凝重的询问,赵嬷嬷摇头道:"没有,大人不是跟您一起回来的么?"

    说着,她又轻声问道:"可需要老奴现下去大理寺打听打听消息?"

    往日里的时候,若是秦峥有事要晚回来,必然会先着人给家里报信的,今日原本也该如此,但赵嬷嬷并没有听到有下人来回禀,还以为他是跟着顾九一起回来的呢。

    见状,顾九摆手道:"不必了,嬷嬷先下去休息吧。"

    她宴席上的时候喝了几杯酒,这会儿整个头都有些疼。

    赵嬷嬷应声去了,却并没有歇着,而是吩咐人去熬了醒酒汤,自己则是在回廊下候着,预备顾九有事儿可以随时的传唤她。

    顾九喝了醒酒汤之后,便靠在床上缓神儿,不知怎的,夜里见到秦峥的那一幕一直在脑子里回想,她总觉得要有什么大事儿发生了似的。

    她有心等到秦峥回来,确认他的安危,可这一夜……

    秦峥都没有回来。

    顾九这一夜都未曾合眼,听着外面的风呜雪嚎,直到天色将亮的时候,方才勉勉强强的眯了一会儿。

    谁知她才睡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便听得外面有下人敲门。旋即便是白术带着焦灼的声音响起:"夫人,您醒了么?"

    顾九被吵醒,一时觉得头脑有些嗡嗡作响,她勉强应了一声,问道:"何事?进来说吧。"

    得了她的话,白术顿时便推门而进,冷风随着门开的那一瞬,裹挟着吹了进来,知让顾九打了个哆嗦,神情倒是清醒了几分。

    "出什么事儿了?"

    听得顾九询问。白术连忙回禀道:"方才大理寺差人过来通报,说是大人受伤了--"

    她一句话未曾说完,就见顾九勃然变色,几乎是踉踉跄跄的从床上下来,沉声问道:"伤到哪儿了,可严重么,大夫怎么说的,夫君现在何处!"

    顾九连珠炮似的问了诸多问题,倒是让白术有些手足无措,不知该先回答哪个问题的好。

    末了,她只能挨个回禀:"说是伤到了胳膊,并不严重,前来回话的人说让您安心,大夫已经看诊过了,如今大人就在大理寺暂且歇着呢。"

    听得她回禀完,顾九却并没有觉得心里踏实,反而越发七上八下的。

    她几乎是着急忙慌的捞了衣服来,一面胡乱的穿着,一面嘱咐道:"让人备车,我收拾好了去大理寺!"

    因着没睡好。她只觉得自己的头疼更严重的了几分,但与秦峥的安危比起来,这些头疼却又算不得什么事儿了。

    眼见得顾九慌乱不已,白术也被带的有些不安,她急忙应声去了,顾九则是焦灼的换衣服。

    待得收拾妥当之后,她直接便乘着马车去了大理寺。

    而此时的秦峥,正在训斥郑怀洛:"谁让你传信的!"

    顾九到的时候,恰好听到这句,闻言顿时站在了门口。并未直接进去。

    里面下一刻便传来郑怀洛委屈的声音:"我可是替你着想,你居然还骂我?我说大人,今儿这事儿,你觉得自己瞒得过去么,与其现在瞒着小嫂子,倒不如让她知道,也好安心呢。"

    他这话一出,顿时便像是被什么砸了一下使得,旋即便是秦峥咬牙的声音:"你是想让她安心,还是想让自己看热闹?"

    郑怀洛不得不承认。其实后者的成分更大一些。

    可在秦峥的面前,他哪儿敢这么说?

    顶多只敢说一句:"您可不能污蔑我的一腔赤诚!"

    秦峥闻言冷笑,才想说什么,却听得门外传来姜道臣的声音:"见过夫人,您怎么来了?"

    顾九原想听秦峥到底瞒着自己什么,不想听到这一番啼笑皆非的话,才打算进去呢,就听被姜道臣给拆穿了。

    她丝毫没被抓包的自觉,既是被抓到了,索性便光明正大的进门。先是睨了秦峥一眼,这才道:"我过来看看夫君。"

    顾九一面说着,一面坐到了秦峥的身边。

    而郑怀洛,早在顾九进门的那一瞬,便整个人都站了起来,试图站在一个安全的地方看一出好戏。

    可惜很显然,顾九并不打算请他们"看戏",她坐下来的时候,便回头含笑道:"小郑大人,我要给夫君看诊。劳烦您回避一下?"

    她说这话的时候,分明语气是轻轻柔柔的,可不知是不是跟秦峥在一起久了,便是这笑容里,都与秦峥的笑里藏刀如出一辙。

    至少郑怀洛看到之后,却是瞬间觉得自己的后颈一凉,热闹也顾不得看了,应声便出门去了。

    出去之前,还不忘记把姜道臣也给拽了出来。

    待得房中只剩下他们二人之后,顾九这才收敛了笑容。板着脸道:"把手给我。"

    她说要看诊,是真的看诊。

    感受到小姑娘生气了,秦峥乖觉的将手伸了过去,趁着她诊脉的时候,还放软了眉眼,哄她道:"原是想着晚些时候告诉你的,这会儿还早,何必打扰你睡觉?你放心,太医夜里就来看过了,我并无大碍的。"

    听得他这话,顾九却并未接话,只是闭着嘴,替他诊脉之后,又去查看他的伤口。

    其实从脉象上,便可知道秦峥着实是没有大碍的,可顾九心里却不能放心,至少在看到伤势之后,她一瞬间觉得是自己学艺不精,所以脉象才会不准。

    否则,这么严重的伤势,脉象怎么就没事儿呢?

    眼见得小姑娘一瞬间就红了眼,秦峥心中柔软一片,因伸出手来,摸了摸她的头,放柔了声音道:"阿九,我没骗你,真的不疼。"

    他这话一出,便引得顾九抬眼瞪他,这次她倒是终于肯说话了,只是说出来的话却带着哭腔:"你又不是木头疙瘩,怎么会不疼!"

    先前包扎着纱布看不出来,这会儿她揭开看了,才发现伤口几乎深可见骨!

    这人是石头做的么?

    亏得他还能跟人谈笑风生!

    秦峥见状,不由得失笑,他是真没觉得怎么样,可顾九却觉得这是天大的事儿,甚至都替他疼上了。

    念及此,他又莫名多了几分自得。

    别的不说,大理寺的人,有几个有这样的待遇?

    不过是被砍了一下,便引得娇妻这般珍而重之的对待!

    至少他知道的人里面,自己是独一份儿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