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五百九十四章 消磨了我的仁慈
    战神院,天榜排位之战!

    首轮第一档的天榜二十四至十四的争夺战落下帷幕。

    仅仅只是第一天,风云台的氛围就有些大爆炸穿。

    十一个位置!

    羽盟占据了五个!

    上官语汐,云飞叶,叶孤鸿,宁万流,以及苏逸辞……这五人在排位战首日,就爆了天榜第一档将近一半的位置。

    这种事情!

    如此现象!

    在以往的战神院历史上,未曾有过。

    “神羽院有点狠呐!”

    “不是神羽院狠,而是羽盟狠。这才第一天,就揽下五个名额,哪有这种道理?”

    “最狠的还是苏逸辞,风云院的头号种子就这么提前出局了。”

    “是啊!容羽的战力,妥妥的天榜前十,没想到第一天就折戟断剑。苏逸辞这究竟是个什么怪物?修炼速度未免也太逆天了。”

    “九星战神境,想想都让人害怕。除了天榜前五,剩下的人估计无人敢与之一战。”

    “等着看吧!这次的天榜之战,着实太过诡异,明天就是第二档了,兴许还会有同苏逸辞一般惊艳的人也说不定。”

    “战神院这么恐怖的吗?”

    “主要是这次有那关于‘天域计划’六个名额,很多人应该会全力以赴吧!”

    “……”

    夜!

    战伐之地!

    憾星山!

    羽盟!

    因为天榜之战的关系,战伐之地的很多人都返回了战神院的六部分院。

    羽盟也比之往常稍微冷清了一些。

    东面的峰台之巅。

    苏逸辞端坐于一方石台上,九天的星辰亮如璀璨的瑰钻,其盘腿静坐,呼吸吐纳都近乎虚无。

    “道心种魔,圣邪共存!”

    若是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苏逸辞的左边似有血色魔纹闪烁,右边则有金色圣芒流动。

    一正一邪。

    一道一魔。

    两种气息共同生长。

    此刻的苏逸辞,能够隐约感觉到灵纹空间内的“始魔神”封印之力有些躁动,其也能感知到绝世魔剑“染神血”溢出的锋芒。

    “呼!”苏逸辞轻吐一口气,双眸睁开,“若想压制染神血的力量,需要再将‘圣念篇’修炼到更高境界才行。”

    突然间。

    就在这时,一股锋芒锐气携带杀伐之气席卷而来。

    静谧的夜晚,一系列锋利无比的环状飞刃直取苏逸辞的后背。

    “嗯?”苏逸辞眼角余光一凛,其左眼瞳孔之中六芒星灵纹浮现,随着空间之力叠起,苏逸辞豁然消失在了原地。

    “叮叮叮……”密集的环状飞刃全数冲击在石台上,坚固的石台顿时被切开一道道深邃的痕迹。

    而,就在苏逸辞闪现至于峰台的另一侧,双脚落地的霎那,一股罡猛至极的巨力迎面砸来。

    “乱星重锤,暴击山河!”

    一记硕大的重锤通体闪烁着璀璨的星芒,这一击蕴含着摧毁山河之势。

    苏逸辞冷眸轻抬,其身形回旋,一掌祭出,却是以徒手迎击那沉重的星锤。

    “砰!”

    掌劲重锤巨力交摧,顿时气波荡地,一股罡猛的掌元光幕在空气中纵向爆开,苏逸辞身形未退半分,那道持握重锤者直接震退出去。

    “曜之极,玄光斩!”

    跟着,又是一声暴喝来袭。

    “嗡!”

    随着空间轻微一颤,一道金色光柱豁然譬如光之巨剑掠空,拖拽无尽毁灭之力斩向苏逸辞。

    “嗯?”苏逸辞目光微凝,其扬袖一挥,泣血剑随即入手。

    摇身舞剑。

    一股剑气纵横八方,苏逸辞反手挥出两束剑气迎向那金色光柱。

    “轰隆!”

    一声沉重无比的巨响在峰台之上荡开,金色光柱和黑色剑气交撞冲击,碎影绽爆,气波激荡。

    峰台大地,寸寸爆裂,层层掀开。

    密密麻麻乱石如掀起的飞蛾群,肆意铺散。

    极招对接。

    苏逸辞眼皮轻抬。

    “是你们!”

    旋即,黑暗中走出来三道气息阴厉的身影。

    布满杀气的面容正是乔宗恒,沈承,凌统三人。

    乔宗恒掌中金光环绕,如执掌着曜日神华。

    沈承双手指间夹握着一片片的弯月飞刃。

    凌统左手持握重锤,他的右臂空荡荡的,已然不见。

    三人如黑夜中的猎杀者,对着苏逸辞形成包围之势。

    “若是我没记错,你们三位应该是不能来战伐之地吧!”苏逸辞一手轻握泣血剑,脸上不见丝毫的慌乱。

    “哼!”乔宗恒面泛冷笑,“废话少说,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哦?三位是来杀我的?”苏逸辞声线微微拖长,故作讶异,道,“既然想杀我,为何不等明天呢?莫不是说,你们怕我抢了你们的天榜位置?一对一打不过,只好三个人一起来!”

    乔宗恒眼神一沉,“是有如何?怪就怪你太愚蠢,独自落单,让我们找到了机会。”

    “别跟他废话,直接解决了他!”沈承道。

    “不错,别让他的帮手来了!”凌统亦是跟着道。

    “哗!”

    席卷开来的气尘中蕴含着浓浓的杀伐之意,三人不说废话,直接朝着苏逸辞围冲而去。

    然,苏逸辞却是笑了。

    其饶有兴致的看着欺身而来的三人。

    “我理解你们的担忧,不过,我好奇的是,你们凭什么觉得……三个加在一起,就赢得了我?”

    就赢得了我?

    话落的霎那,一股惊天剑流于峰台地面爆冲而出。

    连同着崩裂断层的峰台,苏逸辞率先迎向乱星锤凌统。

    “寒冰成剑,冰裂!”

    流霜来袭!

    风雪骤起!

    苏逸辞的剑流所及之处,竟是凝结成冰。

    苏逸辞双手握剑,迎面斜挥朝前一斩。

    “轰隆!”

    流霜剑气一路爆冲,一道接一道巨大的尖锐冰柱就像是从贯破地表的异兽尖牙。

    每一道冰柱都非常的锋利。

    就像是突地的木桩,横七竖八,接连不断的斜贯穿出地表,朝着凌统迎去。

    凌统脸色一变,其单臂挥动重锤,连段的重击砸向那穿杀袭来的冰柱。

    “星锤七暴击!”

    “砰!”

    “轰!”

    接连不断的重击与之冰柱砸在一起,银色星芒绽爆,万千冰屑纷飞,然,也就在凌统的第七下重击击穿前方成排的冰柱之时,一道冷冽的剑影呼啸而来。

    “太慢了……”

    “嘶!”一串鲜血飙舞,凌统顿觉左臂剧烈一痛,他仅剩的左臂也直接连带着乱星锤飞离了肩膀。

    “完全是不堪一击啊!凌统师兄……”戏谑冰冷的声音从凌统的左侧后方传来,后者眼角余光中,苏逸辞如若鬼魅般侧身立于他的身旁。

    不远处的乔宗恒,沈承两人脸色皆是大变。

    不等两人开口。

    不等凌统回身。

    “你们三人已经消磨了我的仁慈……”

    苏逸辞反手出剑,一束剑气光寒天地,“嘶……”连同着喷上高空的血柱,一颗滚圆的脑袋顿时飞离了凌统的肩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