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486章 香水
    江瑟瑟又连连打了几个喷嚏,她用力揉了揉鼻子,但还是不舒服。

    “去洗把脸,看会不会好点。”靳封臣看她把鼻子都揉红了,心疼的说道。

    “好。”

    之后江瑟瑟去洗了把脸,确实舒服了不少,不过偶尔还是会打个喷嚏。

    她没往心上去,觉得香味应该很快会散去。

    晚上回到家,家里的人都问她今天怎么喷香水了。

    她只能苦笑着解释一遍下午在公司发生的事。

    “这是喷了多少,怎么这么香?”宋青宛捂着鼻子,眉头紧紧皱起。

    她怀着孕,一闻到太香的味道就会反胃不舒服。

    “两三下。”

    刚说完,江瑟瑟又打了个喷嚏,把宋青宛吓了一跳。

    “嫂子,你这是怎么了?”

    江瑟瑟吸了吸鼻子,一脸无奈,“喷了这个香水后,我一直都在打喷嚏。”

    甚至还不停的流鼻涕。

    宋青宛眉头皱得更紧,有些纳闷,“不对啊,下午喷的,怎么味道还这么浓?像刚喷的一样。”

    “我也不清楚,她说是限量版的。”江瑟瑟也觉得奇怪,但还是没往深处想,只当这是一款新上市的香水。

    她们没想到的是,香味持续到了晚上十点多,还是没散去。

    江瑟瑟时不时就会打个喷嚏,鼻子很不舒服,而且长时间闻着这个味道,熏得她脑袋都有些昏昏沉沉。

    一个晚上,她不知道自己洗了几次脸。

    每次刚洗完,都会舒服些。

    但过了会儿又难受起来。

    靳封臣看她这么难受,觉得不大对劲。

    “阿嚏!”

    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的江瑟瑟又狠狠的打了个喷嚏。

    靠坐在床头的靳封臣当即合上笔记本电脑,下床走到她面前。

    “可能是对香味过敏,到医院检查看看。”靳封臣说。

    江瑟瑟细眉微蹙,“不用了。也许明天就好了。阿嚏——”

    看她难受的模样,靳封臣轻轻叹了口气,“换衣服,我们去趟医院。”

    在靳封臣的坚持下,江瑟瑟只能妥协。

    到了医院,经过医生的检查,并没有检查出什么来。

    “我都说了没事。”江瑟瑟转头看着靳封臣,神情有些无奈。

    “医生,真的没问题吗?”靳封臣还是不放心,如果真的没什么,她怎么会一直在打喷嚏。

    “应该是有点过敏。我先开点药吃,回去后如果有出现什么情况,一定要马上来医院看看。”医生交代道。

    江瑟瑟点头,“好。”

    拿了药后,靳封臣和江瑟瑟直接回家。

    回去的路上,整个车里都是那个香水的香味,江瑟瑟只能降下车窗,让风吹进来,香味才没那么浓。

    “这香水的留香时间也太长了吧。”江瑟瑟感觉自己都快被香晕了。

    靳封臣侧头睨了她一眼,说:“不要再用这瓶香水了。”

    他隐隐觉得,这个香水不对劲。

    但如果香水真的有问题,怎么他和其他人一点事都没有?

    江瑟瑟失笑,“我本来就不怎么用香水,更何况味道这么浓的香水。”

    只是她不明白李曦怎么好端端的送她香水?

    莫名有种“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的感觉。

    回到家后,江瑟瑟直接上床睡觉。

    次日,江瑟瑟醒来,她从床上坐起来,抬起手伸了个懒腰,哈欠打到一半突然想到件事。

    她吸了吸鼻子,香水味没了!

    靳封臣从浴室出来,正好看到她有些开心的样子,便出声问道:“怎么了?”

    闻声,江瑟瑟转头,有些激动的说:“封臣,香味没了。”

    靳封臣走上前,闻了闻,微微放心了一些,“确实没了。”

    “是啊,总算没了。”

    “你人没事吧?”靳封臣还是有点不放心。

    江瑟瑟摇头,“没事啊,而且精神也特别好。”

    说完,她大步走进浴室。

    洗漱完,江瑟瑟和靳封臣一起下楼吃早饭。

    饭厅很热闹,靳封尧、宋青宛和孩子们都在,靳父靳母也从京都回来了。

    一看到江瑟瑟,靳母立马关心的询问:“瑟瑟,没事了吧?”

    靳母刚到家,就听青宛说起了昨天的事。

    江瑟瑟边拉开椅子坐下,边笑着道:“妈,我没事了。刚才睡醒,一点香味都没了。”

    靳母点点头,“那就好。”

    “不过嫂子,既然你对那个香水的味道这么敏感,还是不要再用了。”宋青宛提醒道。

    江瑟瑟笑,“嗯,我不会用的。”

    那瓶香水已经被她收在抽屉的最角落,这辈子都不会用。

    宋青宛笑笑,没再说什么。

    “以后别人送的礼物还是小心点。”靳母说,“听青宛说你昨天一直打喷嚏,我都替你难受。”

    “妈,对不起,让您担心了。”江瑟瑟一脸歉然的看着她。

    靳母递了杯牛奶给她,“道什么歉,妈又没有在责怪你。”

    “我知道。”江瑟瑟接过牛奶,冲她笑了笑,“我知道妈最疼我了,怎么会责怪我呢?”

    “就你嘴甜。”靳母又剥了个鸡蛋放她盘子里,“多吃点。”

    “谢谢妈。”江瑟瑟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

    见状,靳封尧挑了挑眉,“嫂子,怎么感觉你今天心情特别好?”

    “是吗?”江瑟瑟自己并没什么感觉,“我每天心情都挺好的啊。”

    “不,我觉得你今天很不一样。”

    江瑟瑟不禁失笑,揶揄道:“封尧,宛宛就在你身边,说话注意点。”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靳封尧连忙解释,“我只是觉得你今天情绪有点亢奋啊。”

    “你想多了。”

    江瑟瑟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我只是很开心,那个香味终于没了。”

    靳封尧还是觉得有点不对,他转头向靳封臣看去。

    靳封臣和他相视一眼,目光落在江瑟瑟带着笑容的脸上,神情若有所思。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