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一更+二更】
    龙君本是想短暂的借用他的身体。

    此时在腹中被剖开之后,却不得不离开。

    楚尽霄这时并非人样,而是目光血红的龙族模样。

    在探出龙爪之后,他理智短暂的恢复了一瞬间,从失控的状态中出来。

    楚尽霄低眸目光颤了颤,慢慢回过神来。

    师尊。

    对了,师尊。

    ——师尊不能出事!

    他抬起头来,便见那之前强制困住他的龙君早已经退出了身体之外。

    他没有看向楚尽霄,反倒是看向了宁霁。

    “你的徒弟在这儿。”

    祖龙轻声道,又抬目笑道:

    “只是很快,他或许便不是这样了。”

    那白衣剑修停在原地,听见这话后却皱了皱眉。

    一瞬间想到了一个关键剧情。

    ——楚尽霄被灌入疯血。

    他收紧手,看着龙君,皱眉问:“你做了什么?”

    在原著中,龙君因为当年因人族受天谴之事,对人类极恨。当时楚尽霄在祖龙冢接受传承之后,便被龙君怀着恶意输入了疯血。

    他表面一副为了龙族纯种血脉延续,无条件的帮助他觉醒血脉,指引楚尽霄从满布危险的祖龙冢中走出。

    实则是为了让他报复人族。

    他在替楚尽霄觉醒血脉时,将疯龙血也给了他。

    这是千万龙族多年以来,对人类恨意的血液。

    在觉醒了疯龙之后,楚尽霄便会面目全非。

    被龙性压倒人性,一步步的沦为兽类,自此再与人类毫无瓜葛。

    这是原著书中所说。

    宁霁记得那时候,曾写过楚尽霄因为疯龙血暴露,而主动请命离开师门。

    后面……堕入了魔域。

    龙君的恶意,几乎改变了他整个人生。但即便是如此,在书中,主角受依旧是个好人。

    宁霁垂眸指尖顿了顿。

    “楚尽霄。”

    他抬头只低声叫了声那人名字,他便停了下来。

    剖身而出的玄龙上半身恢复了人身,克制不住的捂着腹部跪在地上。

    鲜血流满台阶。

    他眼前模糊,却还是用龙爪死死的伪装着自己。

    思绪一闪而逝,宁霁回过神来。

    便听楚尽霄带:“师尊。”

    楚尽霄的喘息声响起,慢慢抬起头来。

    宁霁的声音便像是开关指令一般。

    他费力的扯出一个笑容。

    甚至……克制住了血脉的本能。

    龙君眯了眯眼,难得有些诧异。

    楚尽霄克制住了疯龙血。

    他心思急转之下,祖龙看向了宁霁。

    他与楚尽霄血脉相连。可是如今却因为一个人类,那头玄龙不惜破开身体。

    他原本觉得这个人是障碍。

    此刻见他又因宁霁克制,不由慢慢沉下了脸。

    腹中被破开之后,楚尽霄还在挣扎。

    他的种种行为都在表明:他不愿意成龙。

    真是可笑,世上竟然有不愿意成龙的人。

    祖龙此生最恨人族。

    原本是看楚尽霄是个好苗子,此刻也动了杀意。

    “——既然不会成为本君所想,那便摧毁了事。”

    “龙族不需要被驯服的龙。”

    他深深看了两人一眼,掩下眼中冷意之后,忽然消失。

    祖龙本就是灵体,消散时叫人猝不及防。

    一阵天旋地转,他们所处的环境瞬间便变了。

    “嗤,倒是有麻烦了。”

    楼危宴看了眼周围道。

    自龙君消散的地方起。

    富丽堂皇的龙宫消失。

    那些原本坐在原地言笑的宾客们都僵硬了身体,一瞬间骨化。

    这些水族宾客们修为极高,不比外面元婴期的骨龙差。

    骨化之后,无痛无觉,更是棘手。

    他忽然出声,楚尽霄才注意到这殿中还有一个人在。

    他双目血红,抬起头来,凶狠的盯着那人。

    好像他再往前一步,就要杀了他一般。

    那是一种兽类的直觉。

    楼危宴看了他一眼,却对这种只会完全凭借本能的兽类毫无兴趣,只看向宁霁。

    宁霁在猜到这里是祖龙冢之后,便已经知道这人身份了。

    之前因为一直被归墟二字蒙蔽。

    宁霁一时之间没有想到,此时却知道了这人是谁。

    在祖龙冢十年之后,现世后出现在东海。

    除了无尽渊的魔尊,不会再有别人。

    “你一路跟着我们,究竟有什么目的?”

    他淡淡抬眸。

    龙柱倒塌,山海倾覆。

    楼危宴从柱子后面走了出来,似笑非笑道:“我不是说过吗?”

    “我对你很感兴趣。”

    他语气漫不经心。

    目光却紧紧盯着宁霁。

    这种领地被冒犯的感觉叫楚尽霄低吼了声。

    宁霁暂且按捺住他。

    余光中,周围的水族已经纷纷围了上来。

    宁霁握着剑。

    只对楚尽霄道:“先出去再说。”

    楚尽霄只好点了点头。

    ……

    自从龙君挥去龙宫水族骨化开始。

    整片海域便笼罩着一股死气。

    即便是在外面。

    谢风也能感觉到锁龙柱往内的危机。

    那之前守在这里的骨龙不知听见了什么召唤消失不见。他收紧了手,看着那道入口。

    想着剑尊绝不能出事。

    他目光担忧。

    海岸上,谢与卿也收了手。

    他盯着海面看了许久。

    过了会儿,皱了皱眉后,让青离与青雾下海。

    他刚刚卜算时发觉不对,便准备派两人下去看看。

    鲛人通水性,又是水族一脉,进入海底要比旁人轻易的多。

    两人一听是探听宁霁剑尊,都十分认真。

    “楼主放心,我们一定会探听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的。”

    谢与卿微微颔首。

    青离与青雾转身跳入了海中。

    归墟入口是封闭的,一路向前游,他们只能在海底找些小妖来问。

    然后一路顺着染血的地方游过去。

    两只鲛人沉入海底。

    去了一趟之后,本以为一无所获。

    谁知却竟误入了一处秘境。

    “兄长,这是怎么回事?”

    青雾有些疑惑,青离也皱了皱眉。

    按理来说,现在不到归墟的开放时间,他们无法进去。

    怎么会轻易就进来了?

    两人互看了眼,都察觉到了不对。

    谢风握着剑,正想着剑尊如何,就听到了游动的声音。

    他目光一利,瞬间回过头去,长剑骤然拔出,青离眼疾手快的侧身避开。

    不过即便如此,还是差点叫人多心,两人都以为对方是海中怪物,打斗了起来,直到青离认出了对方身上玉清宗的标识。

    “你是玉清宗弟子?”他问。

    谢风停了一瞬。

    青雾在一旁连忙道:“我们是孤月楼的人。”

    “是楼主让我们下来寻人的。”

    他拿出孤月楼的令牌。

    谢风这才信了些。

    不过,因为归墟龙宫突如其来的变故,他还是留了些心。

    “秘境尚未开放,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他看向两人问。

    两人眼中也是疑惑。

    青离将自己顺着深海一路游进来说了遍。

    谢风皱了皱眉,看出他们不似说谎的样子,这才才说出了方才秘境中发生的变故。

    ……

    一炷香时间后。

    “你是说,这里不止有欲魔,还有一群怪物?”

    青雾问。

    谢风点了点头:“若不是剑尊救我,恐怕我也得葬身在这其中。”

    “进来的九十几人,现在恐怕也就剩几个了。”

    他皱了皱眉:“劳烦你们上去向各位长老禀告这里的事情。”

    “之前归墟封闭,这么大的消息恐怕还没有传出去。”

    他面色严肃,青离点了点头。

    他下来便是为了弄清海底的事情,自然是要回去禀告的。

    只不过一想到剑尊进了归墟深处。

    两只鲛人心中就紧了一瞬。

    直到弟弟提醒:“兄长,现在当务之急是先回去禀告,楼主也许会有办法。”

    他低声道。青离点了点头。

    不过,临走前他望向受伤的谢风:“现在可以出去了,你不走?”

    这种时候,能逃命的都会想着逃命。谢风却摇了摇头:“我在这里等剑尊。”

    他语气坚定,青离也不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深海。

    谢风想着将事情报与其他几位长老。

    却不知道除了谢与卿之外,其余的门派的长老都已经被静虚控制住。

    如今那些弟子们已经被祭献,祖龙冢开启,自然也没有必要再遮遮掩掩。

    魔族之前设结界伪装归墟,如今该死的人已死,结界在此时被去除。

    静虚冷笑一声,看着那些破了的传音符,眉梢舒展了些。

    “掌门,此事一旦泄露……”

    旁边弟子有些胆战心惊。

    背叛修真界,与魔族勾结,几乎祭献了年轻一代所有精英弟子。这样的事情传出去,恐怕虚演派便要成为众矢之的。

    他心中不安。

    静虚却皱眉道:“何必害怕。”

    “我们虚演派一直是九大门派末尾。这些年来,被他们欺压的还不够吗?”

    “便是那宁霁。分明是已经病入膏肓,但因为玉清宗的剑尊身份,本尊贵为一派掌门,却不得不向他行礼。”

    “这种日子,本尊已经受够了。”

    “暂且让他们在里面争着,只要是有人得到了祖龙传承,我们就杀鸡取卵。”

    “到时候只要得到东西,还怕他们?”

    他此时终于说出了心里话。

    弟子本来也害怕不已,但是见掌门早就在预料之中,不由也放下心来。

    “可是魔族那边?”

    他们与魔族合作。

    若是魔族那边得不到传承……

    静虚冷笑一声。

    烛光下原本平和的面容有些狰狞。

    “本就是与虎谋皮,现在自然是各凭本事。”

    “你马上派人去守在海岸上,若是有活人出来,便立刻捉住。”

    他比其他人更清楚祖龙心思。

    祖龙厌恶人族,若是在开启阵法之后下去,他得不到传承不说,还会因此丢了性命,反倒是让楚尽霄进去。

    徐州楚氏一族虽然被灭门了,但到底被宁霁剑尊救下了一根独苗。

    楚尽霄身上有些龙族血统。

    若是他进去,正合了祖龙心意,便能得到传承。

    到时候守住海面,若是楚尽霄出来,他们甚至不用和祖龙正面对上,只要捉住楚尽霄就可以得到传承。

    静虚打的一手好算盘,此时眯了眯眼。

    原本之前一直不打算对谢与卿与宁霁出手。

    此时终于再也也忍耐不了了

    另一边,在鲛人将事情说出来之后。

    谢与卿皱了皱眉:“你是听谢风说,宁霁剑尊进了深海。”

    青离躬身点了点头。

    “不止如此。里面发生变故,那些弟子十不存一,剑尊好似是发现了什么。”

    谢与卿想到了之前宁霁的猜测

    ——有人在此次大比中动了手脚。

    如今看来毋庸置疑。

    那么动手的人……便只能是邀请他们来这儿的虚演派了。

    他指尖顿了顿,便见吴罡忽然神色严肃下来。

    “楼主。”

    “有一队人忽然往这边赶来。”

    吴罡话音落下,凝神仔细查探了一番,忽然面色大变。

    “有三个元婴中期的修士。”

    元婴修士在修真界并不常见,几乎已经说是凤毛麟角。

    各大门派的元婴修士不是身居要职,就是被奉为长老。

    那些元婴修士们也都是按照宗门实力分散的。

    便是身为天下第一仙门的玉清宗,也只有五位元婴修士。

    可如今一个小小的偏僻东海。

    竟来了三位!

    “看来这趟浑水不好淌。”

    谢与卿道。

    夜色下,只见他蓝衣白发,语气温和却看不清神情来。

    即使是在这种时候,谢与卿也面不改色。青离与青雾皱了皱眉。

    便见下一刻,一道光柱闪过,那三位元婴修士出现在了海岸上。

    “谢楼主。”

    为首的一人望向他,正是虚演派长老之一。

    他身后的两人看着却是陌生面孔,看起来像是掩藏起来的人物。

    谢与卿指尖放在轮椅之上,垂眸唇边笑意不变。

    “不知几位……前来何事?”

    为首之人刚要说什么,却忽然被人上前附在耳边低语。

    他面色微变。

    看向旁边抱剑的白衣剑修。

    谢与卿抬眸望着他。

    便听他沉声道:“宁霁人呢?”

    ……

    宁霁人呢?

    他此时正从龙宫之中走出来。

    坍塌废墟之中,那些骨化的水族都化为粉芥。

    宁霁白衣染血,手下一点也没有留情。

    龙君原本以为,这些水族就算杀不了宁霁,也能困住他许久。

    可是他却错了。

    当宁霁拿起剑的时候,这些东西便也不那么厉害了。

    即便是龙君不喜人族。

    在看到宁霁出剑之时,亦是觉得,这人果真是天纵奇才。

    人族修炼比起得天独厚的妖族要难上许多。可是这人却在短短百年就已至如此境地。

    若非他已经死去,倒真想和他较量一番。

    随着最后一只骨龙被一剑粉碎,后背陡然生出一根骨刺来。

    楚尽霄站起身来,勉强恢复了些人身,见状瞳孔一缩,下意识的就要替师尊挡住。

    没想到那根骨刺却自己停了下来。

    此时无数水族灰飞烟灭,海中终于露出祖龙冢的真面目来。

    ——那是一座海中荒坟。

    一条巨大的黄金龙身落在地上。

    这才是祖龙冢真正的样子。

    楼危宴收了长刀,看向宁霁。

    他原本见他身负重伤,以为他要弱上一些。

    没想到却相反。

    宁霁展现出来的东西,总是比外人看到的还要再厉害一些。

    他之前声明赫赫,竟然还是在藏拙。

    楼危宴越发觉得有趣。

    他目光探究,第一次对一个人有了好奇心。

    宁霁此时却没有管他。

    他握紧手中的剑,看向面前巨大的龙身。

    龙君见那些骨化之物拦不住他,便现出身来。

    “你很不错。”

    他看了宁霁许久,终于淡淡道。

    宁霁皱了皱眉,此时却忽然道:“你的力量被削弱了?”

    祖龙乃是开天之初第一条龙,力量可通古今。

    宁霁在动手之前,便已经有了揣测,却没想到在面对真正的祖龙时,与他所想的并不一样。

    那些故布疑云的外物,并不像是祖龙真正的力量。

    楚尽霄也能感觉的到。

    他杀了一只偷袭的水族之后,站起身来。作为刚刚化龙之人,他血脉中神奇的与祖龙有一丝共通之感。

    能感觉的到,祖龙似乎是被什么压制着,在缓缓消散。

    听见宁霁的话。

    祖龙面色一冷,随即哂笑:“你若是我这个境界,也会如此。”

    “天谴?”

    宁霁直接吐出一个词。

    当年祖龙因在九州大战之际,受人蛊惑杀了人皇,这才遭了天谴。

    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他鬼面之下目光冷静。

    龙君轻笑:“是啊,天谴。”

    “天要你死,你……不得不死。”

    万年之前,他也称霸一方,可惜却敌不过天命。

    他语气嗤然,却似有更深的东西。

    宁霁长睫颤了颤。

    这是他第二次听到“天命”。

    一次是在得知自己是一本书中的人物时。

    另一次,便是现在。

    他目光定定看着龙君。

    在他笑容越来越大时,皱眉:“你真的相信天命?”

    这个问题倒是有些意外。

    祖龙指尖顿了顿,笑容停了下来,再次抬头道:“信又如何,不信又如何。”

    周围一片死寂。

    两人目光相对。

    似是一触即发。

    宁霁看着他,目光顿了顿,低声道:“我不信天命。”

    “我原以为你也是。”

    如今看来,却是他想错了。

    宁霁冷声道:“你当年之事,孰是孰非已经难料。”

    “你想报复,却不应通过如此办法。”

    这是他第一次与人说这么多话。

    还是一个几度要他性命的人。

    他声音冷漠。

    只因刚才一瞬间,由龙君身上,想到了他自己。

    若同样是“天命”,那么……他的选择已经很分明。

    他不会像祖龙一般一败涂地,怨恨他人,他会亲手破开这迷劫。

    所以,宁霁抬眸握着剑,指向龙君。

    “取出疯血来。”

    祖龙望着他。

    楚尽霄站在一旁,好似什么都听师尊的。

    如今祖龙冢中四个人。

    楼危宴只是收起长刀在一旁看戏。

    楚尽霄自是站在宁霁一边的。

    祖龙心中微顿。

    感受着自己失去疯血后,即将消散的身体,笑着摇了摇头。

    “血脉一旦注入,除非血枯而亡,否则不能拿出来。”

    “现在已经晚了。”

    他的疯血恐怕已经与楚尽霄的血脉融合在了一起。

    龙君有些遗憾。

    楚尽霄抬起头来,瞳孔一缩,乍然收紧了手。

    已经……融合了么。

    他不由转头看向宁霁。

    若是融合了。

    师尊会不会厌恶他?

    楚尽霄心中缓缓下沉,收紧手时,指节发白了些。

    宁霁没有注意到他的情绪。

    只是楼危宴看着,忽然觉得这人的表情怪怪的。

    不过楚尽霄站在阴影中,他又觉得这是自己的错觉。

    祖龙将支撑自己执念的疯血给了楚尽霄,他便也要消散了。

    万年前早已经死去的人,如今能够现身龙冢不过也是因为一腔恨意不甘,如今将这恨意与不甘给了别人,他便再也没有呢能够支撑下去的东西。

    在他话音落下之后。

    潮水起落,枯骨被海水拂走。

    那现身的龙身开始慢慢消散。

    祖龙笑着由灵体一点一点溃散。

    不过这结局是他自己一早便选择的,因此并没有什么意外。

    他只是在快要消失之际,看向宁霁。

    忽然道:“不知道像你这般不信命之人,能走多久。”

    祖龙既希望他走的比自己远一些,又不希望他远一些。

    宁霁抬头看着他,没有说话。

    但是最后一眼,祖龙从他眼中看出。

    ——会。

    他会一直走下去。

    这是很简单,又对宁霁来说,很自然的一件事。

    他瞳孔微缩,下一刻却彻底消失。

    随着祖龙消失,气息弥漫。楚尽霄闷哼了声,领地意识再次出现。

    他眼底发红,不由自主的变成了龙。

    宁霁低头,微微怔了怔,转眸却发觉自己手上也多了一个东西。

    是一颗内丹。

    祖龙消散前,将内丹给了他。

    宁霁皱了皱眉,下一刻,便见那内丹忽然碎开。

    一缕金光流入他体内,体内火毒慢慢被化开。

    宁霁眼尾发红,正想要查探那内丹中是什么东西,却忽然感受到一股异样的躁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