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294章 只要有我在,没有人敢欺负你
    傅悦想起小时候经常欺负他,也猜到了,脚断了的他,应该也没有少受别人欺负。  “对不起啊。”  傅悦开口说道。  周千煜身体怔了一怔,停下车,看向傅悦,“你,说什么?”  “我好像从来都没有真心诚意跟你说过对不起,但是现在想想,我真的欠你一句对不起。”  傅悦认真地说道。  “你以为一句对不起,就会让我放过你了?”  周千煜反问道。  傅悦听着他这句话,心里又不舒服了,“我是就事论事,小时候的事情,是我对不起你,但是后来,你也做了很多对不起我的事情,你也没有道歉。”  她看向窗外,看到了不远处的药店,“那个,是不是药店?”  :周千煜重新启动车子,傅悦下车后,很熟悉的买了棉签,双氧水,消炎药,绷带。  她先用双氧水给周千煜清晰,提醒道:“洗的时候,会有点疼,但是这个是可以消毒的,你忍一忍,很快就不疼了的。”  她说着,捧着周千煜的手吹着。  周千煜感觉到手背上传来清晰的疼痛,也因为她的吹拂,减轻了不少。  他,不过是磨破了皮,锤击上去的时候,有点疼,而傅悦的头,被打破了,还脑震荡,她好像,也没有对他,喊过疼。  他的心,瞬间柔软了不少,另外一只手,捧住了傅悦的脸蛋。  傅悦以为他又要捏她,防备地,往后躲开,喊道:“我轻点,我轻点,你不要生气的又捏我的脸。”  周千煜看她手挡在自己的脸前,真心害怕的样子,很是无奈,“我没有要捏你的脸。”  傅悦将信将疑地把手放下,“我要给你上药了,上药的时候,也是有点疼的,然后在用绷带保住,你不要碰水,明天就能结疤了。”  傅悦举了举绷带提醒道。  周千煜看她在给他上药,很轻柔,很小心翼翼,因为要方便,所以,她蹲在他的面前,就小小的一只。  “我不捏你。  你别躲。”  周千煜说道,手再次朝着她伸过去。  傅悦还是担心地,但也不解地,抬头看着他。  周千煜碰到了她的脸颊。  她的脸颊比他想象的更加柔软,细嫩,很有弹性,就像是鸡蛋一样。  傅悦看他的眼中倒影了小小的她,像是怜惜又迷魅一般的眼神,再融入了感情后,变得更加的闪耀。  她一瞬间,恍惚了下,可又一想,周千煜不会想要迷惑她爱上他吧,这粉末属性的男人,太阴险了。  她缓过神来,往后仰头,推开他的手,“你干嘛,你捧着我的脸我怎么给你包扎,我们赶紧弄完了,我还得去找我哥,我担心他的安慰。”  周千煜意犹未尽的收回手,“你不用担心他,他做事可比你靠谱,你除了我,应该也没有树比较强大的敌人了。”  “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贬低我?”  傅悦不解地问道,闷着头给他包扎。  “我是在告诉你,只要有我在,没有人敢欺负你。”  周千煜沉声道。  傅悦觉得好笑的,扬起笑容,给他包扎好了,站起来,俯视着坐在位置上的他说道;“你没有出现之前,也是没有人能欺负我的,我的圈子里混的风生水起,到处都是来巴结我,讨好我的,圈子里尊称我为爷,大爷,你出现后,不仅你,刀疤,金百惠,都来欺负我了,走了。”  傅悦都不给他说话的余地,朝着外面走去。  周千煜在她身后跟着。  “我知道回去的路,我来开车吧,你的车子停在机场就有人来开?”  傅悦问道。  “我打个电话给刀疤就行。”  周千煜说道,打开了车门,把钥匙递给傅悦。  傅悦利落地拿了钥匙,开车,回去之前的印度餐厅前。  “哥。”  傅悦人还没有进去,就先喊。  傅厉峻收起了手机,来到傅悦的面前,对着周千煜说道:“我能和我妹妹单独待一会吗?”  周千煜耸肩,算是默认了。  傅悦跟着傅厉峻上了车。  “哥,那个刺杀你的人,是你敌人派来的吗?”  傅悦问道。  “从他盲打的情况看,应该不是,攻击我,应该是因为我是外国人,还有他有反社会人格,加上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不要转移话题。”  傅厉峻沉声道。  “嗯?”  傅悦应了声,又点了点头,“哥你要跟我说什么?”  “傅默然那边答应认你,但是有一个前提。”  傅厉峻说道。  “什么前提?”  “他们不让你和金炫柠联姻,他们想要傅钕悦和金炫柠联姻。”  傅厉峻说道。  “答应他,麻溜的。”  傅悦毫无所谓地说道,“我和金炫柠就见过几次面,他也是一个狠角色,我觉得不适合我,关键是,他妹妹是金百惠,有这样的小姑子,我一辈子都鸡犬不宁,傅钕悦要收了这个妖孽,随便,我巴不得,不过哥哥,他们真的认我吗,公开承认我吗?”  傅悦有些不敢相信,这样的事情,她经常做梦梦见,但是醒过来,发现,只是做梦而已。  “这次是真的,还有,你和周千煜是交往关系,我不信,你是不是又有新的把柄在他手上,你得告诉我,我才能帮你。”  傅厉峻沉声道。  傅悦犹豫了下,觉得,哥哥是可以值得信任的人,“我答应他给她生个孩子,所以他放过我。”  “你脑子没问题吧,孩子生下来后呢,归谁?”  傅厉峻严肃地问道。  傅悦摇手,“不会有孩子的事情,我现在诓骗周千煜把我之前的事情全部洗白,他帮我洗白后,我就消失,或者耍赖。”  傅厉峻拧着眉头思索着,“他不是那么好诓骗的人。”  “所以,我们从长计议,反正也不急,下蛋至少要十个月,何况,蛋影子还没有。”  傅悦笑嘻嘻地说道,倒是很乐观。  “先这样吧,我尽量安排好。”  傅厉峻拧眉,看了下时间,“我们该出发了,我还要去还车。”  “哥你的车租的啊?”  傅悦问道。  “不然呢?”  “幸亏你车幸运,好多车,都被枪击到了吧,你这车子停的位置不错。  没有被殃及。”  傅悦说着下车,拍了拍车顶,算是奖励一般。  “你啊,别在这么没心没肺,还有一件事……”傅厉峻的脸色又凝重了起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