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四章 承诺
    这是因为,两人并不是直接对话,而是用意念进行沟通。

    郦苏望了祭台上的云河一眼。

    云河依然安详地睡着,美丽的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看起来就像一个睡天使。纯真的睡容,对郦苏无比信任,毫不设防的,仿佛认为郦苏对他所在的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

    看着这样的云河,让郦苏既安心又有一种幸福而平静的憧憬。

    又起云河临死前流着泪对自己说的一番话。

    “苏,我们还是朋友吗?我能不能拜托你保护希希和我的朋友……”

    他那凄凉绝望的模样是那么楚楚可怜。

    郦苏的心头紧了一下,觉得很难受。

    他的灵魂因为自己牺牲了,他的遗体,他的鲜血,他的遗物,甚至是他的女人,自己又全部贪婪地据为己有了。

    要是连他这个最后的请求自己也违背,那么自己的确太对不住他。

    或许,善待他的兄弟和朋友,是自己唯一可以回报他的地方了。

    想到这里,郦苏用心念对穹苍道:“穹苍之神,请你饶恕这几个人吧!我答应过云河会好好保护他们的,如果我连这一点都做不到,我就真的愧对他了。不如这样,只要你不要向云河身边的人动手,无上国的人,我随便你挑选一千个,你看中的都可以随便吃,可以吗?”

    穹苍盯着郦苏道:“皇帝,你什么时候为了朋友变得如此慷慨大方了?该不会是受云河影响吧?呵呵,本神吃了云河的灵魂,就算我肯放过他们,他们也会没完没了地烦着本神。要是本神哪一天心情不好,一不心把他们杀掉了,岂不是害你辜负了玩具朋友的承诺?”

    穹苍总是热衷对郦苏冷嘲热讽。

    事实来说,如果郦苏真的把云河当成朋友那样尊重,就绝对不会用他的遗体做那种事,更不会占有他的妻子。

    穹苍觉得这个皇帝的心比自己更黑,这也是穹苍选择皇帝的原因。

    郦苏沉着声音道:“穹苍之神,请你放心,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我保证让他们以后不会再来打扰你。”

    “好吧!那本神就答应你!记住你刚才对本神的诺言,用一千个灵魂交换那几个人的活命。哈哈哈!”穹苍的笑声很刺耳。

    “一言为定。”纵使心有不甘,郦苏在情急之下也只得答应,郦苏的脸色越来越黑。

    跟穹苍的沟通结束之后,郦苏对唐紫希道:“爱妃,你在这里稍等寡人片刻,寡人出去处理一些事情就回来陪你。”

    “好的,陛下。可是陛下,我有点害怕。”唐紫希望着祭台上的妖怪,又望了一眼一脸唳气的穹苍,畏惧地低下头,下意识向着郦苏靠近。

    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她熟悉和信任的人只有郦苏。

    她可不想跟一只狐妖和一尊邪神待在一块,那样她会缺乏安全感。

    在郦苏灌输给唐紫希的意识中,唐紫希的性格设定就是对郦苏很小鸟依人的那种性格。

    郦苏轻轻抱了抱她,道:“爱妃,你不必害怕的。那狐妖早就死透了,现在只剩下一个没灵魂的空壳。寡人用灵气养润他的遗骸,保持其新鲜与活力,只不过是为了榨取他的血。至于这位古神前辈,他是寡人的守护者,没有我的允许,没有任何人能伤害你。”

    唐紫希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又好奇地问:“那妖怪的血有什么用?”

    郦苏神秘地笑了笑,附在唐紫希耳边道:

    “天狐是这世上最珍贵的远古妖兽,要是能化形有天狐,其狐血蕴藏着不可思议的力量,用之炼制而成的朱颜丹,既能让人容颜不衰,延年益寿,又可治百病,解万毒,是这个世界上最神奇的灵丹。只可惜寡人才捕捉到这一只狐妖。”

    “原来这样啊!陛下,你的学识真是渊博,臣妾好佩服!”唐紫希笑道。

    “爱妃,你歉虚了。寡人还不了解你吗?你才是真正的炼丹宗师,有关炼丹术方面的知识,寡人还得请教你呢!”郦苏在唐紫希耳边哄了一口气,道:

    “爱妃,回到皇宫后,你来寝宫亲自教寡人好吗?”

    唐紫希红着脸点了点头,笑得心花怒放。

    皇帝是暗示晚上要临幸她啦!

    这对每一个妃子来说,是最幸福的事情。

    安慰好唐紫希之后,郦苏就身形一闪在唐紫希面前消失了。

    神殿空间发生一阵扭曲。

    无论是正抱着幻夜在空中疾飞的小白,还是在长廊上朝着神殿深处奔跑的陆柴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卷到一个白茫茫的空间里。

    “幻夜少爷,小白大人,你们不是已经离开了吗?为什么又会出现在这里。”陆柴看着迎面飞来的小白和幻夜十分惊愕。

    小白气急败坏地说:“你问我,我去问谁?肯定是那邪神搞的鬼!把我们困在这里了!”

    “岂有此理!这邪神真是太可恶!”陆柴怨怒不已,双手扼着拳头。

    满脸泪水的幻夜突然愣了一下,望着某个方向,颤声道:“他来了……”

    “不愧是云河的好兄弟,洞察力真让人赞叹呢!”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虚空中传过来,正是威风凛凛,神态傲慢的郦苏。

    此刻,郦苏的身格变得壮实了不少,整个人的气质都不同了。

    他就这样静静的悬浮在虚空之中,也有种高高在上,不可攀越的气势,他身上释放出来的威慑,能直接将无境的陆柴震慑得不寒而悚,动弹不得,就更不用说只有圣境的小白和幻夜了。

    郦苏眉头凝聚的唳气越来越重了,甚至连眼底都开始发黑,虽然身形魁梧,但是脸上却难掩阴邪之气。

    “天啊!那个窝囊废皇帝怎么会变成这样?”小白看得脊背一阵发凉。

    他全身上下,也就只有嘴巴能动。

    幻夜盯着郦苏。

    这个人现在是一个灵修者了!

    他不但能使用凌空飞行术,还能直接用气息将大家震慑住。

    郦苏说过,他来河底神殿的目的,就是解除穹苍之神的封印,以获得无上神力。

    如今看来,他成功了,然而他的灵魂也被彻底黑化……

    幻夜声颤颤地道:“郦苏,你用云哥的灵魂献祭?”

    悬在半空中的郦苏一听,哈哈大笑。

    “阿夜啊!你又猜对了,有时候做人还是别太聪明的好,那只会自寻烦恼。”郦苏狞笑着道。

    幻夜的眼泪滴答滴答地再次撒落。

    “云哥对你不薄,你为何出卖他?”幻夜气愤地吼。

    郦苏望着幻夜,用冷漠的声音道:

    “我没有出卖他,这原本就是我与他之间的一场交易,他的灵魂就是这场交易的代价。你应该庆幸,他为你们背负了一切,如果不是他勇敢地牺牲了自己,你们现在全都死了。如果不想辜负他的一番心意,你们就好好活下去吧!”

    “不可能!云哥怎么可能会愿意将灵魂奉献给邪神?”幻夜颤声道。

    郦苏冷漠的眼神中挣扎着一丝哀痛:“如果不用他的灵魂献祭,穹苍之神就要吞噬整个无上国所有人的灵魂呢?”

    郦苏没想过,从封印中解除束缚跑出来的神灵居然是一个食魂噬魄的邪神……

    他以为只要自己为神灵解除封印,那神灵就会为了报恩,听命于自己。

    这是一个意外。

    即使有些偏差,但是总的来说,还是朝着他计划的方向发展。

    而云河虽然没了灵魂的,却以另一个方式留在自己身边,而且没有灵魂的云河,虽然少了些灵气和活力,但是身心都属于他的,显然让他更加安心。

    “丫的!以魂为食,这哪里是什么神灵,分明就是一邪物!”小白大骂:“而你身为无上国的皇帝,居然侍奉邪物,以魂献祭,你的所作所为,比起甄王更加可恶!真是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小狐狸真蠢,居然相信你,还为了救你耗费那么多力量!”

    郦苏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拿他跟甄王比较。

    他的脸色立刻一刷就黑了:“无知的妖龙,寡人的鸿图伟略,岂是浅肤的你所能理解!成就大事,必然是牺牲小我,成全大我。云河的事情虽然很可惜,但是始早你们会明白,他的牺牲并没有白费。寡人不想跟你们讨论这个问题了。”

    “你们走吧!走得越远越好!”郦苏幽幽叹息一声,道:

    “寡人费了好大的劲才说服穹苍之神放过你们。云河的遗愿是希望寡人保你们周全,寡人不能食言。还有,你们那个世界不是正遭受到一个叫做圣皇的大魔头的威胁?既然你们已经如愿以偿地得到了穹苍神晶,那么就赶紧回去拯救你们故乡的亲人吧!”

    “即使云哥死了,我也要把他带回去,还有唐姐姐,把他们还给我……”幻夜悲愤地吼。

    “阿夜,你这是何必呢!”郦苏啧啧地笑了笑:“云河的灵魂已经被穹苍之神吞噬了,现在只剩下一具空壳,已经无法魂归故里了,即使你带他回去也没用。只不过这具空壳对寡人来说倒是另有用途,所以就不能给你了。至于唐姑娘,她还要当寡人的皇后,也就不跟你们回去了。”

    “你想把云哥炼制成傀儡?”幻夜泣不成声,气愤地瞪着郦苏。

    “傀儡?傀儡之体只是死物,连一滴血都没有,冰冷冷的,有何用?寡人可对那种东西不感兴趣。云河的血,可是大有用途,寡人岂能如此浪费?”郦苏笑道。

    不是傀儡,那难道是?
为您推荐